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书评

陨落的超级大国:美国外交政策从胜利到狂妄

巴伯:资深外交官威廉•伯恩斯共为美国5任总统和10任国务卿效力,他的回忆录《秘密渠道》揭示了美国外交政策中一厢情愿思维的危险。

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见文首照片)是他那一代美国最重要的外交官之一,共为5任总统和10任国务卿效力。他的回忆录坦率地为这一不受欢迎的行业辩护,也证实了美国外交政策中一厢情愿思维的危险。

“见证毁灭”(Present at the Destruction)或许能作为《秘密渠道》(The Back Channel)的替补书名。伯恩斯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领导下国务院的“积极破坏活动”火冒三丈。他强调了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入侵伊拉克这一决定的傲慢自大,这是牺牲了美国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原罪”。对小布什的继任者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他持同情态度,但仍表示不满。他认为奥巴马冷静,思维缜密,但不懂变通。

“在前任的鲁莽后,奥巴马的‘不做蠢事’(not doing stupid shit)方针是明智的。”伯恩斯写道。“但是外交政策中有其他的愚蠢现实:蠢事自己发生,而对明智政策框架之外的事件做出反应将会是一项持久的挑战。”

当然,对不完整信息和复杂世界形势的必要提及,对这些批评做了平衡。然而总的来说,谈到他30年职业生涯的后半段中美国对权力的使用和滥用,伯恩斯的率直使人耳目一新。尤其是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之后,油然而生的复仇冲动带来无休止的战争,损失了大量的生命和金钱。

“美国人常常认为世界围绕我们、我们的问题与我们的分析转动,”伯恩斯写道,“我吃了苦头才意识到,其他人和其他社会有自己的现实,这些现实不总是对我们友好。这不意味着我们要接受或纵容他们看问题的角度,但是了解它们是明智外交的起点。”

他爽快承认自己的窘境在于外交职业已经在存在、渠道、洞察与影响力这几方面失去了它近垄断的地位。在维基解密(WikiLeaks)与跨国行动者(transnational actors)的时代,秘密岌岌可危,资讯随处可得。像伯恩斯一样曾从事治国之业的人面临泯然众人的危险。在推特圈(Twittersphere)中,外交手腕经年累月的优势消失了:比如召集能力,沟通能力,操控手段以求未来获利、尤其是通过结盟获利的能力。

伯恩斯正确地挑出老布什政府作为模范。这一结束了冷战的国家安全团队是顶尖的。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是一位精明的国务卿,受总统信任。老布什(见下图)知道克制的重要性。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他作出不推翻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的决定,在第二次海湾战争后的一片狼藉中看来更加明智。

伯恩斯认为老布什知道克制的重要性

但如伯恩斯所承认,美国在1991年处于权力的顶峰。一年之后,正当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准备入主白宫,伯恩斯在一篇有先见之明的备忘录中警告道,冷战的胜利遮掩了更多有害的发展。分裂势力逐渐高涨,有撤入民族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或两者皆是的风险。

“意识形态的竞赛并未结束——只是换了形式,”伯恩斯写道,“在很多地方,作为组织原则,伊斯兰保守主义仍是民主的有力替代。”

在每日事务的纷杂中,这些警告或被忽视,或已佚失。其他来自国务院的解密备忘录显示了伯恩斯对北约(Nato)过早扩张的担忧,尤其考虑到贝克和老布什对苏联最高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的非正式承诺。这么做的风险是,在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治下的俄罗斯,新的“背后一刀”阴谋论越来越有市场。事实上,苏联解体后,就再不可能将欧洲和俄罗斯的“中间之地”,譬如波兰,保持在防御封锁状态下。而且,正如伯恩斯承认:“俄罗斯从不是由我们去损失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