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贸易战

贸易战未来:如何定位中美核心利益并寻求共赢?

叶胜舟:中方的报复克制且有诚意,矛盾并未陷入死结。双方均未关闭谈判大门,两国领导人需亲自掌握刹车装置。

当地时间5月13日,美国公布第四轮3000亿美元征税清单,此后公共咨询约四周,召开听证会、最后回复意见期一周,特朗普还可视情况决定执行或延长。换而言之,是否实施还早、还有变数,特朗普只是变相给中国下最后通牒:要么一个月内达成协议,要么贸易战升级。

同日,特朗普在接待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时,狡猾地抛出多个“胡萝卜”,声称与中方元首“有非常良好的关系”、即将在大阪举行的美中峰会“非常有成效”,感觉中美贸易谈判“会是非常成功的”。这意味着即使双方谈不拢,也不会恶化到失控,两国元首亲自掌握刹车装置,全球资本市场不应紧张过度、反应过度。

中方核心关切问题并非死结

当地时间5月10日,刘鹤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中方三个核心关切问题,实质披露了目前谈判“卡壳”的难点:一是“取消全部加征关税”;二是“贸易采购数字要符合实际”;三是“改善文本平衡性”。

第一个问题,要求正当合理,涉及中国主权和尊严。没有任何让步余地,美方必须尊重,否则贸易战一打到底。即:如果达成协议,双方加征的关税或全部取消或对等保留;绝不接受中方取消关税、美国保留关税;绝不接受美方加征关税、中方无权报复。

美国对此让步不难,今后数十年美国依然是“老大”,用关税之外的手段折腾中国的办法多了去。有学者称稀土、美债、中国市场是中国打赢贸易战的三张“王牌”(两小一大),作为国内宣传打气可以,但可操作性极小,美国可以轻松找出30张类似“王牌”报复,而且不止于贸易领域,一个台湾问题就会找出N张“王牌”,折腾中国很苦。中国不应授人以柄,引火烧身,把战线拉长,把问题复杂化。

第二个问题,刘鹤证实在阿根廷G20峰会上,中美元首“已对贸易采购数字形成共识,不应随意改变”,但没有说出具体数额。据2月22日美国CNBC引述知情人士称,中国在第七轮磋商时,“同意向美国购买1.2万亿美元产品”。

极可能是中方为顺利达成协议,采购额报价太快太高。美国尝到甜头后,出尔反尔,视为肥羊可欺,又漫天加价,企图狠宰一刀,远超中方承受范围。有两个折衷办法可解决:其一,约定的采购总额适当增加1000亿-2000亿美元,中方多买些高端芯片,5G产业全面铺开用得上;或者其二,拉长采购时间,降低年均采购额。例如再加2-3年,甚至可确定今后6年(假设特朗普连任)向美采购商品金额。

第三个问题,也是涉及中国主权和尊严,不能让中国民众感觉又签一个丧权辱国的中美《望厦条约》。有两个通融的办法:其一,增加中方权利,增加美方义务和责任,在措辞上、形式上平衡;或其二,删除对中方的单向、强制性要求,参照中国加入WTO与美方谈判的先例,公布的正式协议不可有秘密条款,另签秘密的备忘录,汇集双方不便公开的内容和承诺。例如修改法律可表述为:“改革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中方为进一步推动自由贸易,自愿在2020年前按照法定程序,提请立法机构修订相关法律。”

美国终于觉醒,中国既荣幸也庆幸

2018年11月,基辛格访华时留下真言:“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要重新定位。”的确如此,肯定回不去,也不应回去。“老二”的庞然体量和迅猛发展,怎么隐蔽也挡不住,不可能闷声发大财,如今韬不了光、也养不了晦,必须正面过招,硬碰硬拼实力、智力和耐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