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移民

欧洲应欢迎非洲移民

皮林:无论政治走向如何,非洲和欧洲的未来都紧紧相连。地理上的临近和欧洲人口特征的变化,都意味着欧洲应鼓励非洲合法移民。

当许多欧洲人听到“非洲移民”这个词,他们眼前浮现满船绝望的年轻男性,他们逃离了非洲大陆某个愚昧国度的暴力和可怖贫困。就像其他许多偏见一样,这幅画面有一丝真实,但大半是错误的。

据倡导非洲大陆改善治理的易卜拉欣基金会(Mo Ibrahim Foundation)对非洲移民的研究,真实的情况更加复杂。首先,只有20%的人为了逃离不安全的环境而移民。剩下的80%都为了更好的工作和前景移民。大量移民是年轻、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如果她们是白人,她们会被称作侨民。

事实上,根本没那么多非洲移民来到欧洲。全球移民中,非洲人只占14%(欧洲人占24%),而这些非洲移民中的70%都留在非洲。2017年,非洲前十的移民流动群体的人数加在一起,都没有墨西哥到美国的移民多。

90%逃离暴力和迫害的非洲难民都在非洲大陆内迁移。乌干达、埃塞俄比亚等国是流离失所难民最为慷慨的东道国,它们收留了来自南苏丹、索马里等国逃离冲突的难民。

追根溯源是有好处的。移民与人类一样古老。若非如此,我们现在会在东非大裂谷里挤作一团。包括唐朝(619-907年)和十九世纪的美国在内的许多文明在最开放移民时恰恰处于发明与乐观主义的巅峰。易卜拉欣基金会的创立人苏丹商人莫•易卜拉欣(Mo Ibrahim)表示,移民是“健康的”而“不是疾病”。

除了狭隘的经济原因外,还有许多我们应支持人口自由流动的理由。其中之一是移民应被视为一项基本人权,另外一个是,承认以前世代的移民关上新一代移民大门的虚伪。而当我们谈及欧洲对非洲的殖民时,欧洲负有历史债务。你破坏了它,你就负有责任。

皮尤调查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民意调查表示,民众对移民的观点没有报纸头条那么消极。调查发现,移民首选国家的大多数人都支持移民“让我们的国家更强大”这一论点,而不是将移民看作负担。可能出人意料的是,美国对移民的态度变得比1990年代更加积极,而英国、法国和西班牙渐多的大多数人也看到了积极的一面。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的副主席亚历山大•索罗斯(Alexander Soros)甚至说,除了民族主义者编造出的叙事之外,“不存在移民危机”。

然而,不管研究表明了什么,对移民的强烈反对在英国退欧和巴西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上台中可见一斑。民族主义的观点不能只归咎于奸诈的政客——他们中的很多人只是利用了现有的情绪。更仔细地研究皮尤调查结果,会发现社会中存在态度分歧。更年轻的人,以及受过更好教育、收入更高的人更可能积极地看待移民。

反移民情绪并不只在西方出现。在南非,来自津巴布韦、莫桑比克和马拉维的移民面对歧视、暴力甚至死亡。尽管这些移民大多勤恳地为社会做贡献,但常常被当成替罪羊。就连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简称:非国大)——最初的“彩虹党”——也承诺减少非法移民流入。

至于非洲到欧洲的移民,我们可以做更多事强调其积极影响,并消除消极影响。欧盟应鼓励来自非洲的合法移民,或许是通过美国式的“绿卡”抽签。就阻拦非法移民来说,其行动应该与欧盟自我标榜的价值观一致。将边界控制外包给利比亚的海岸警卫队和利比亚难民营,显然不是合格的做法,在这些难民营里,移民被强奸、殴打、勒索。

非洲各国政府也应发挥作用。为什么如此多的非裔医生、学者和科学家去欧洲找工作?因为太多非洲国家令人愤慨地忽视公共健康和教育,而这些国家的精英们私下向海外购买这些服务。如果在国内人人都有机会,有才能、有志向的非洲年轻人就会在本国追求事业。

无论政治走向如何,非洲和欧洲的未来都紧紧相连。两块大陆的临近是原因之一。人口特征同样重要。在一代之内,非洲的人口会翻倍至20亿人。非洲人口的中位年龄是19岁,而欧洲中位年龄则是38岁。当欧洲人口走向老龄化并逐渐减少,非洲将扮演重要的角色,填补空缺。欧洲政府越早将这一点视为可以利用的潜在积极一面,而非使人担忧的消极一面,就越好。

译者/卓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