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如何解决中国119万亿的养老金缺口?

阿普尔顿:如何建立私人的养老金架构,并激励人们主动增加储蓄?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解决方案,但有一些共同的工具可供使用。

50年前,当被问及亚洲国家面临的最大挑战时,没人会把退休列为该地区最棘手的问题。

1970年印度的预期寿命为47岁。在中国,这个数字为59。

步入老年是件稀罕事,而且如果你成功活到了90多岁,贫穷对你的威胁也不会比你年轻时明显大多少。在亚洲农村,大多数大家庭都很穷,但依旧会赡养最年长的家庭成员。

自那以来,亚洲世纪的经济革命让几十亿人过上了富裕的生活。收入提高意味着城市化普及、家庭规模变小、多代同堂家庭减少。更好的医疗条件使得人均寿命延长了20岁。

生活水平的提高减少了贫困,但还没有在绝对意义上使各国人民富裕起来。很多亚洲国家都面临着人口未富先老的风险。

亚洲开发银行(ADB)估计,到2050年,在全球60岁以上人口中,亚洲将占一半左右。

如今,无数亚洲人面临着孤贫终老的前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表示,未来30年,中国的退休储蓄缺口预计将增至119万亿美元。

什么都不做是不行的。政策制定者必须把完善退休计划摆在优先位置。

这并不是说亚洲政府不了解这个人口结构方面的定时炸弹。很多政府已经采取了实质性行动,试图确保财务可持续性。

通过计算得出的现实是,政府的安全网会亏空。对年轻人征税将无法永远为老年人提供养老金。

传统上,亚洲人很能存钱,但他们经常做出糟糕的投资选择,比如用现金储蓄,而不是充分增加财富,或利用复利来维持退休支出需求。此外,面对各种短期和长期目标,他们的储蓄越来越不够用。

部分答案是增加个人责任。这将意味着重新思考亚洲人与养老金的关系,并赋予他们权力,让他们对自己的财务状况做出更好的决定。

那么,各国政府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建立私人(即自愿)的养老金架构,并出台激励措施,在不干涉公民自由的前提下鼓励或要求人们增加储蓄?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解决方案,但有一些共同的工具可供使用。

首先,政策制定者需要明确目标,并确保得到公众支持。是为每个退休人员提供最低生活标准,还是提供一个目标退休收入?明确私人养老金将解决的问题。

第二,利用人性的惰性。除非劳动者主动选择不参加(很少人会这样干),否则默认把他们纳入某一比例的退休缴存计划。默默推动人们承担更多责任。

了解大脑是如何阻碍投资决策的,然后就可以通过明智的体系设计来消除这种阻碍,比如引导人们作出多样化的长期投资选择。大多数人没有时间或专业知识来自己投资,人们往往低估了他们在长期投资中可以承担的风险;相反,他们在较短期限内承担了太多风险。

第三,使用数据和行为工具来影响人们的行为。除了自动把人们纳入储蓄计划之外,还要鼓励他们自己储蓄。要求参加退休计划的企业按照员工缴存金额的一个百分比进行缴存。这种“白捡的钱”将鼓励人们缴存。

第四,设法让人们对缴存计划保有热情。私人养老金应提供个性化的账户报表,显示朝着某个目标取得的进展。将人们已经缴存的金额换算成他们退休后的收入水平。如果退休储蓄看起来像银行账户余额,这笔钱看起来可能更容易花。确保每个人在需要时都可以获取他们所需的信息。

帮助人们考虑如下问题:为退休存下的钱,在退休时如何能够转化为收入流。就资产管理和保险产品如何能帮助实现某人的收入目标提供指导。

第五、也是最后一点,政策制定者需要建立一个评估过程,以衡量私人养老体系的表现。以事实为基础对该体系进行讨论。当政治压力袭来时,这将帮到你。

亚洲各国政府迫切需要长期、连贯的养老金政策,让个人更容易规划自己的储蓄并主动行动起来。设计这些政策时的权衡十分复杂。在某国行之有效的制度,在另一个国家可能失败。构建更好的退休体系来帮助亚洲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这必须成为当务之急。

本文作者为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亚太退休业务策略师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