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者沉溺“沼泽”

库柏:因承诺“排干沼泽”而当选的民粹主义者们现在被指责沉溺于沼泽中,他们正在失去对腐败政治问题的控制。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正在努力阻止国会拿到他的财务记录和纳税申报表。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拒绝告诉欧洲议会,他为什么没有申报由阿伦•班克斯(Arron Banks)资助的个人开支,班克斯是英国退欧的捐助者,正在接受英国国家打击犯罪局(National Crime Agency)的调查。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正在寻求豁免权,以防止因涉嫌腐败、欺诈和违反信托而被起诉。

奥地利政府因极右翼副总理海因茨-克里斯蒂安•施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的一段视频而垮台——施特拉赫在视频里告诉一位神秘的俄罗斯人,如果她秘密捐款给他的政党,他就可以安排政府合同。正在竞选副总统的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因涉嫌领导一个犯罪组织并收取回扣而受到审判。捷克警方建议对亿万富翁、总理安德烈•巴比什(Andrej Babiš)提出补贴欺诈指控。

这里似乎有一种模式。因承诺“排干沼泽”(drain the swamp,原指排干沼泽里的水,以消灭传播疟疾的蚊子。这里用来比喻赶走害人虫,根除腐败的特权阶级的影响——译者注)而当选的民粹主义者们现在被指责沉溺于沼泽中——“排干沼泽”是特朗普喜欢说的一句话。对他们来说危险的是,他们正在失去对腐败政治问题的控制。

佐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的卡斯•穆德(Cas Mudde)在对民粹主义的著名定义中,将“纯洁的人民”与“腐化的精英”进行了对比。穆德将“民粹主义者激进右倾的三大问题”归结为腐败、移民和安全。

主流政客们迟迟未能意识到,贪图蝇头小利可能会让他们下台。例如,意大利政界人士认为,他们的高薪与(目前为2.3万亿欧元的)国债规模相比不值一提。然而,意大利智库Volta的负责人朱里亚诺•达恩波利(Giuliano da Empoli)写道,这些人的待遇激怒了选民。

轻微的中饱私囊之所以令人愤怒,是因为它符合人性,所以比盗窃数十亿资金更好理解。如果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没有接受某个朋友1.3万欧元的资助,用于购买两件定制西装的话,他可能会成为法国总统;如果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没有从大银行那里收取完全合法的演讲费的话,她可能会入主白宫;在英国,从2009年国会议员的报销丑闻到7年后的英国退欧公投,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线索。

在欧洲以外地区,巴西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因腐败而被判入狱,从而促成了民粹主义者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当选,而阿富汗的塔利班(Taliban)则因为他们的宗教热情和“排干沼泽”的立场而赢得了支持。

许多反腐败的改革者最终在泥浆里欢乐地打滚,这种结果其实是可以预料的。民粹主义者对政客侵吞公共资金的抱怨有时会暴露出他们也想那么干。其中许多人迷恋于富商的生活方式。

亿万富翁生活方式的吸引力可以解释为什么特朗普的数位内阁成员在用纳税人资金乘坐包机、私人飞机、军用飞机或头等舱航班后辞职;这也说明了为什么特朗普以前的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和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会被捕入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