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G20后,中美关系走向何方

沈建光:中美在经贸领域与科技领域,均存在较大合作空间。特朗普连任压力下通过阶段性中美谈判成果讨好选民;美国经济已出现周期见顶的特征。

6月29日的大阪G20峰会上,中美两国元首达成共识,重启贸易谈判,且不再对中国出口美国商品加征新的关税,避免了中美贸易争端进一步恶化的风险。在笔者看来,此次中美两国元首在G20期间就重启贸易谈判达成一致,表明现阶段,中美双方均有达成协定的诉求,“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而今年6月初,笔者赴美国访问,先后到访硅谷、西雅图、华盛顿和纽约,拜访了谷歌、亚马逊和微软的经济学家团队,与政界、学术界人士就中美关系进行了广泛交流,并参加了2019中美金融研讨会。结合近期美国之行见闻,笔者认为,特朗普连任压力下通过阶段性中美谈判成果讨好选民;美国经济已出现周期见顶的特征;美国国内政界、商界在中美争端中不尽相同的诉求和政策分歧均是特朗普在G20妥协的原因。

争取连任是特朗普外交政策的核心诉求

笔者此行在华盛顿参加了由国务院发展基金会和哈佛大学法学院联合主办的2019中美金融研讨会,与中美政界、学术界人士交流中美关系,讨论贸易战前景与美国未来政治格局。这次会议,美国方面极为重视,参会嘉宾包括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 财政部助理部长塔波特(Heath Tarbert)、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奥尔蒙(Andrew Olmem),哈佛法学院国际金融体系中心主任斯高特(Hal Scott),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董事长麦克威廉姆斯(Jelena McWilliams)等。

针对美国2020总统大选,笔者发现,虽然最新的美国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大幅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但就笔者在美国一路交流的观感来看,政界人士大多认为拜登要击败特朗普的可能性极低。当前特朗普在鹰派人士中的支持率依然很高,共和党传统票仓中西部深红州的支持率也基本保持稳定,特朗普连任的阻力不大。

而对待中美贸易冲突,笔者观察到,美国经济强劲使得当前美国高层对待贸易谈判态度普遍比较强硬,与会的美方代表如商务部长罗斯在发言中多次谈及美国经济表现良好,强调贸易战对美国没有太大影响,但对中国影响更大,而且中国在知识产权,市场竞争、金融开放等方面承诺很多,但落地和执行尚有距离。鹰派主导的美国政府现阶段在谈判中妥协的意愿并不强烈。

但正如笔者上文所提,倘若美国经济下行压力显现,美国对待中美贸易问题的态度或许会有所软化。在刚刚结束的大阪G20峰会上,中美元首会谈达成共识,避免了冲突升级的更坏结果,也一定程度上与经济压力以及特朗普在大选前的政治考量有关。当然,也必须清醒认识到,中美仅仅是重启了双边经贸谈判,之前加征的关税也并未取消,未来谈判的过程仍将曲折。由于特朗普政府政策的摇摆不定和反复变化之下不断降低的“外交可信度”,中长期来看,不排除中美经贸争端卷土冲来、继续升级的可能性。中美之间的大国博弈,长期化、复杂化或将成为常态。

美国对华阵营并非铁板一块

尽管早前中美冲突上升,但此次美国之行,笔者发现,其实美国国内政界、商界诉求不尽相同,分歧也远大于一般认知。笔者此次在硅谷、西雅图和纽约拜访了一些全球顶尖的科技企业和金融企业,与美国高科技企业代表进行了广泛交流,其实已强烈感受到了美国政界、商界诉求的复杂性和多元性,而非舆论显示的那般鹰派占据绝对主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