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关系

沉疴遍地的世界:避免互害,寻求务实合作

吴湘宁:中国人在质疑美国违反规则时还需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在这样一个全球总体不安全的时代,我们如何摆脱沉疴。

1945年二战结束,1989年美苏在马耳他高峰会上宣布“冷战”结束。伴随着不断出现的划时代的通讯和交通技术,国家间主动或被动的相互依存程度日渐加深,世界被认为踏在一个前所未有的、稳定的时代门槛上,国家间的冲突愈加显得不合时宜。

遗憾的是,如同二战的结束并没有避免美苏对立,冷战的结束也并没有印证福山主张的“民主的终结”。世界尚未完全脱离传统冷兵器时代的军事冲突,同时必须要面对的是更加错综复杂的、来自于金融、贸易、技术、气候变化、恐怖主义等多重因素构成的严峻挑战。与人们的乐观相悖,我们进入的是一个综合不安全时代。换句话说,相互依存没有如同人们所期望的那样,成就坚如磐石的安全与稳定。

因为这样的相互依存在本质上并不对等。建立在实力不对等基础上的相互依存构筑的是极具破坏性的活火山。人们之所以曾经前所未有地乐观,是因为几十年来与相互依存并进的经济繁荣和技术进步掩盖了建立在不平等基础之上的不对等依赖。这种依赖关系在繁荣时期是粘合剂和压舱石,但同时它兼具腐木的坍塌功效,成为极容易被视而不见的隐忧。

一方面,由于分工细化将世界各经济体整合到一条错综复杂的全球价值链中,各国产业结构的关联性和依存度史无前例地提高,一国产业结构必须在与其他国家产业结构的互联互动中进行,增加了经济体间的相互依赖。这一过程中所产生的持续的技术转移,促进了经济体之间层级结构的稳定和互利循环。这在带动经济发展和产业逐渐升级的同时,也导致处于价值链较低层级的国家对处于较高层级的国家有着相对更大程度的依赖。另一方面,主要经济体在参与全球分工的同时逐步升级自主产品,旨在实现全球价值链的爬升,以期获取更多的产业附加值。由于全球价值链本身所蕴含的竞争性,经济体之间关于主导权的争夺加剧了相互之间的对抗。这种矛盾的相互依赖关系导致各经济体在变化发生之时,各自所承受的代价和所受到影响的程度各有不同,也就是在权力关系中的脆弱性和敏感性各不相同。

随着研发投入以及创新能力的提升,中国本土高科技企业的实力确实整体增强,在部分领域甚至拥有了主导权。但作为“世界工厂”和“制造大国”,中国在包括半导体技术等关键领域仍缺少重要的核心技术,依然尚未摆脱对国外资本和技术的高度依赖。根据IC Insights数据,美国是全球芯片主导者,2017年美国企业占全球份额53%,中国大陆只占11%,台湾地区比中国大陆占比还要高5%。根据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统计,2017年全球半导体销售额4051亿美元,其中中国地区销售额1297亿美元,意味着中国消费了全球 32%的半导体产品。然而其中中国自产的集成电路产品销售规模全球占比仅为7.7%,这中间20%多的差值都是依靠进口。根据工信部对全国30多家大型企业130多种关键基础材料调研结果,32%的关键材料在中国仍为空白,52%依赖进口,绝大多数计算机和服务器通用处理器,95%的高端专用芯片,70%以上智能终端处理器以及绝大多数存储芯片依赖进口。在装备制造领域,高档数控机床、高档装备仪器、运载火箭、大飞机、航空发动机、汽车等关键件精加工生产线上逾95%制造及检测设备依赖进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