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

从种族言论看特朗普的连任算盘

卢斯:特朗普的目标,是迫使民主党人团结在四名非白人女议员的“小分队”身后,因为她们的激进理念在美国腹地并不受欢迎。

表面上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变本加厉的种族攻击似乎是在自毁长城。美国经济在增长。中产阶级的工资一直在上涨。特朗普要赢得连任,目标应该是去扩大自己的选民基础,争取非白人选民——或者至少是让温和派白人选民放宽心,后者回想起美国内战就感到不安。然而,他却反其道而行之。让出生在美国的民主党人回到故国,即使按照特朗普的标准,也是有悖常情的。2016年,他攻击移民——主要是穆斯林和墨西哥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如今,他形容固执己见的非白人公民不算美国人。这些人的公民身份要看他们的表现。

在特朗普看来,白人自然是美国人。其他人只有在支持他关于何为美国人的看法时才有资格成为美国人。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这都是教科书式的种族主义。

但特朗普恶劣言论的背后有其自身的逻辑。他的目标是迫使民主党人团结在由四名非白人国会女议员组成的所谓“小分队”(The Squad)身后,而这些女议员的激进理念在美国腹地并不受欢迎。多数美国人都非社会主义者。他们也不支持向奴隶后代做出经济赔偿,或者开放边境。多数美国人可能都会对有关到2030年淘汰化石燃料的“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持怀疑态度。这些都是特朗普想迫使民主党人去支持的激进理念。他对以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为首的这四名女议员的攻击越令人反感,就越能迫使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和美国媒体团结起来支持她们。在特朗普看来,这是他连任的入场券。四名女议员中,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另外两人出生在美国。

特朗普的策略是“把一切变成废墟、却称之为和平”策略的选举版。很难想象,如果美国选出一位以公然种族化的政纲为依托的总统,这个国家将如何以目前的形式延续下去。曾为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所在政党的共和党,如今已加入欧洲民粹主义右翼政党之列,成为本土主义政治的一大载体。不同之处在于,共和党人是在台上变成这个样子的。从边上攻击基本准则是一回事。坐在驾驶席上这样做完全是另一回事。然而,特朗普的策略并不注定会失败。

特朗普有两个盘算。首先是他所在的共和党将全力支持他。民调显示,特朗普在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超过了其所有前任,包括远在“美国正迎来黎明”(Morning in America)时代的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以及9•11恐怖袭击后的小布什(George W Bush)。这意味着他能够动员基础选民出来投票支持他。党现在由他掌控。只有四名共和党议员投票支持众议院本周发起的一项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的动议。

特朗普的第二个赌注是,他将把民主党推至共和党的种族对立面。下一场大选将是白人与非白人的对决。因为2020年仍然有将近70%的选民是白人,获得其中三分之二的选票将足以赢得一场零和博弈。老话说,当你的敌人犯错的时候,千万不要打扰他。过去几周,在民主党内,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为首的领导层与年轻的激进派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这当中有世代斗争的特征。佩洛西今年79岁。她的一些政治上的支持者比她年长。而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只有29岁。

年轻的激进派对佩洛西不愿启动针对特朗普的弹劾、以及对她们议程的其他部分的谨慎态度越来越感到失望。上周,佩洛西批评了这个“小分队”,称立法机关的工作是“制作香肠”,而她们想的是做“一个非常漂亮的馅饼”。奥卡西奥-科尔特斯予以反驳,质疑佩洛西为什么只针对“有色人种女性”。一名“小分队”支持者甚至指责佩洛西是白人至上主义的盟友。这是一项荒谬的指控。尽管如此,特朗普的种族主义推文还是迫使佩洛西出面为四位国会女议员辩护。他实际上正在把民主党人推向极端主义的墙角。这就是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背后的逻辑。这些言论是煽动性的、危险的、有违美国价值观的。但这绝不等于说,这一策略不会成功。

译者/谶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