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全球经济

全球经济如何走出困局?

周茂华:2008年以来欧美央行实施“非常规政策”并未帮助全球摆脱低通胀陷阱,这背后是什么原因?要摆脱目前困境,全球需要什么样的政策?

2008年以来,欧美发达经济体央行实施“非常规政策”并未帮助全球摆脱低通胀陷阱,这背后是什么原因,欧美央行这种无限量供给货币政策是否存在隐患?要摆脱目前困境,全球需要什么样的政策?

全球低通胀之谜?

货币学派创始人弗里德曼曾说过:一切通胀都是货币现象。其重要含义就是过多货币追逐有限商品,导致社会商品价格呈现普涨格局。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美发达经济体先后实施非常规政策,也就是“无限量”供给货币,但欧美发达经济物价明显低于危机前水平。2017年以来,欧美发达经济体通胀呈现“滞涨”态势,截至目前,欧美日三个经济体通胀偏离央行2.0%目标较远,欧元区核心CPI同比在1.0%附近徘徊,日本物价稳定在0.9%附近,5月份以来,受能源价格拖累呈现放缓态势,市场对欧美陷入通缩忧虑升温。

文章认为,全球需求出不来,全球供给产出相对过剩是压制全球通胀的关键因素。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虽然各国央行实施宽松货币政策,但全球需求并没有明显提升, 数据显示,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的最终消费支出增速较危机前下一个台阶且运行平稳,而全球制造业整体围绕需求上下波动;2018年下半年,全球工业制造业整体呈现放缓态势,但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制造业(工业)产能利用率维持高位,显示全球供给产出仍充足,由于市场激烈竞争,企业难以将成本转嫁价格消费者,更倾向于削价促销、去库存,提升资金周转率。当然,全球信息物流技术也在一定程度降低商品成本。

可以预见,全球供给仍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保持相对过剩,全球物价整体受制。这就引发我们思考:全球需求为何出不来?全球经济波动受哪些因素影响?欧美央行非常规政策是否有“免费午餐”?

全球需求为何出不来?

面对全球需求低迷且增长乏力,各国政府均采取不同程度的刺激政策,但效果不佳。例如: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美央行为恢复金融市场功能、压低长端利率、促进经济复苏,先后采取非常规政策,无限量供给货币,压低长端利率,以此降低工业企业融资成本、推动就业、增加民众薪资收入、提振需求、私人投资上升等,进而推动消费与投资进入良性循环。

但现实很“骨感”,欧美央行非常规政策对内需提振有限,物价仍偏离历史均值,其背后的原因在于,全球需求增长乏力,央行非常规政策加剧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二元分化,资金脱实向虚。

一方面,全球需求出不来。全球需求扩张受结构性因素制约,例如:全球人口老化、贫富差距扩大、僵化劳动力市场、全球发展不平衡、保护主义、显现国际货币体系,以及地缘政治博弈等。

另一方面,金融市场“虹吸效应”。由于结构性问题制约内需,全球经济尚未找到可持续新动能,企业拿到廉价资金后,并没有遵从“经济教科书式”扩张投资、增加就业与薪资、提升企业效率等,大部分资金流入股、债、楼市等金融资产,通过加杠杆推升金融资产价格获利,企业通过加杠杆、推升资产价格获得利润明显较实体经济来快且丰厚,实体与金融二元分化更加明显,欧美某种程度陷入“流动性陷阱”。金融市场进一步对实体经济融资构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