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市场动荡反映全球经济新现实

福鲁哈尔:接下来全球经济可能发生同步衰退。问题是,市场何时才能抛开过去10年低利率和央行大举注资滋生的自满情绪,接受这一新现实。

模式转变往往先是进展缓慢,然后突然发生。这就是我从最近的市场动荡中吸取的教训。正如我上周所写的,真正让人意外的是,这种动荡没有来得更早。

专家们或许将道琼斯指数(Dow)今年的最严重下跌归因于美国债券收益率曲线重新出现倒挂(从历史上看这预示经济衰退),但全球经济疲弱的潜在迹象已经出现很长一段时间了。问题是,市场何时才能抛开过去10年低利率和央行以量化宽松的形式大举注资所滋生的自满情绪,接受这一新的现实。

想想看,自2018年1月以来,除印度以外的所有大型经济体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都出现下滑。PMI是制造业经济状况的最佳前瞻性指标之一,是整体经济活动的风向标。欧元区的经济放缓非常显著,尤其是在意大利和德国等国,根据官方数据,德国的经济现在正在收缩。

正如龙洲经讯(Gavekal)的策略师路易斯-文森特•加夫(Louis Vincent Gave)在一份投资者报告中指出的那样,在制造业的困境中,“可以发现很多罪犯的指纹”,从汽车行业面临结构性挑战,波音(Boeing) 737 Max惨败及其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到科技行业没有轰动性的新产品推出,再到企业投资低迷、能源行业疲弱和中国经济放缓。只需要一次大规模的主权债务违约或一连串的企业破产,我们就能够看到市场自由落体式暴跌。

当然,政治没有帮上忙。但是,最近的事态仍然都没有让人感到意外。以阿根廷为例,该国股市上周单日下挫48%,此前在该国总统初选中,反对党正义党(Peronist)遥遥领先。问题是,发现一个连续违约的国家将重新转向左翼时,投资者为什么会像《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那句古老的台词说的那样,感到“很震惊,很震惊”。

这引发了其他问题。如果在英国脱欧之前或之后,英国大选让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上台,英国可能会怎样?意大利的动荡政局未来可能会如何发展?如果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或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美国初选中获胜,可能带来什么影响?正如最近的13D全球战略和研究(13D Global Strategy and Research)报告所言,这些事件将“完全契合从财富累积到财富分配的周期”,我认为,这将是我们一生中最重大的经济变化。

为什么这个新现实需要这么长时间才被我们理解?因为我们几十年来一直生活在旧现实中——后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的、新自由主义的旧现实。不受约束的经济全球化和多年的宽松货币政策,似乎无限期地推高了资产价格,并使资本比劳动力更加受益。各央行释放的数万亿美元资金、逢低买入从而削弱了长期政治风险意识的算法交易程序、以及创纪录的被动投资让我们的感知变得麻木。

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减弱了现在终于开始变红的信号。看看最近银行、交通和工业指数的低迷以及小盘股的下跌吧。从历史上看,小盘股下跌预示着大公司会出现麻烦。在复苏周期结束时,资本往往会涌入大公司,较小的公司将陷入困境。

随着市场最终意识到政治风险、汇率风险、信贷风险的上升以及出现左翼政府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转变和冲击显然正快速且凶猛地出现。难怪现在每个人都在问:“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