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盟

欧洲必须准备好应对三重贸易冲击

桑德布:除了遭受美中贸易冲突的附带损害外,欧洲还可能成为美国贸易侵略的下一个直接目标,同时英国退欧也会造成冲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称的“贸易战很好,很容易赢”受到理由充分的嘲讽。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对的。美国经济规模庞大且相对封闭。这两点相结合意味着与美国相关的贸易动荡对其他国家造成的损害可能远大于美国自身经济所必须承受的损失。

尽管美国工业收缩,美国消费者价格上涨,但美国整体经济增长依然足够强劲。最近的市场波动如何影响经济仍有待观察,但迄今为止,在宏观经济损失方面首当其冲的不仅是特朗普的主要目标中国,还有被战火殃及的欧洲。

与美国不同,欧盟与中国一样是贸易密集型经济,在这三者的国际贸易中占据最大份额。中国经济由于美国针对它的行动正在放缓,而欧洲遭受的附带损害同样严重。

欧洲经济增速放缓到微弱的水平,并且在过去两年中明显低于美国。贸易不是唯一的原因,但它是最重要的原因。经合组织(OECD)强调,欧洲国家的贸易增长在去年冬天停滞不前,无论是它们内部的贸易还是与外部世界的贸易均是如此。作为欧洲大陆的贸易型经济核心国家,德国在过去一年中的表现是欧洲最差之一。上季度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萎缩,汽车产量继续大幅下滑,工业低迷蔓延至其他欧盟经济体。

更糟糕的可能还在后面。正如德国对外关系委员会(Germ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沙欣•瓦莱(Shahin Vallée)所警告的那样,美中对峙可能会从贸易战加剧到汇率战,竞争性贬值将会加剧欧洲的出口困境。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依赖贸易的制造业的危机是否会影响国内信心,并减少规模大得多的服务业的需求。有迹象表明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

所有这些都已经够糟糕的了,但这只是欧盟可能遭受的三种贸易相关冲击中的一种。除了遭受附带损害外,欧洲还有可能成为美国贸易侵略的下一个直接目标。经合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劳伦斯•布恩(Laurence Boone)在今年7月表示,贸易战“很有可能在夏末”转移到欧盟。特朗普一直在对法国葡萄酒和德国汽车磨刀霍霍——二者分别是欧盟最大的农业和工业出口产品。美国和欧盟之间的贸易额每年超过1万亿美元。

第三个风险是英国在万圣节无协议退欧,这将在一夜之间竖起巨大的贸易壁垒。英国和爱尔兰受到的伤害将最大,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欧盟其他成员的冲击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这三重贸易冲击成为现实,那么在美国和英国都占据巨大市场份额的德国汽车业将再次处于困境的中心。鉴于其在德国经济中的重要性以及与欧洲其他国家的相互联系,该行业可能成为向其他行业和国家传导冲击的超导体。这是上述三个冲击中的第一个带来的教训;人们完全有理由担心其他两个冲击会产生类似的影响。

欧盟应该怎么做?它无法将自己与贸易动荡本身隔离开来。那么应该改变德国的经济模式,以及与之相关的欧洲供应链,不再依赖制造业出口。这样做将需要时间,也需要非凡的政治领导力,而如果事实证明当前的贸易困境只是短暂的,那这样做的理由可能没那么充分。因此出于经济和战略原因,欧盟可能不得不忍受贸易动荡。

欧洲能够做的,是利用需求侧政策来限制更广泛的影响。宏观经济刺激措施将刺激国内经济的需求、收入和信心,从而控制贸易战对出口部门的破坏。到目前为止,这项工作是由欧洲央行(ECB)负责的。在今年9月份的会议上,欧洲央行应该超越预期,宣布大的刺激方案来提振信心,包括更多负利率,为向企业发放贷款的银行提供更多折扣再融资,以及重新进行债券购买。

现在也是欧洲在财政政策上打开宏观经济军械库的时候了。财政政策对欧元区7年的经济复苏几乎没有贡献。对于这种胆怯,最好的评语只能是,低赤字现在使大多数成员国处于可以打开钱包花钱的安全状态。

障碍是在政治领域。反周期财政政策面临太多阻力,最大的阻力是德国建制派——荒谬的是,它也是对欧洲央行因财政限制而被迫采取的货币举措抨击最为猛烈的。

但贸易冲击将会通过德国蔓延到整个欧洲。如果该国希望自己不仅制造问题而且还能提供解决方案,那么它自己必须认识到欧盟经济需要刺激——而且要快。

译者/裴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