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世界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世界杯

工业化世界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距离创造非洲足球历史,加纳只有一步之遥,只有一个点球的差距,然而这一步可就是咫尺天涯。非洲足球,正经历着被工业化的苦难。
2010年7月5日

阿根廷不值得哭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天才的鼓动、天才的激情,敌不过经年累月的科学管理和培育。阿根廷惨败,残酷遗憾,却并不冤屈悲情。
2010年7月5日

世界(杯)新秩序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世界杯令人着迷的一点在于,它与政治或经济现实素无干系。它创造了一个平行宇宙。它提供了一种宣泄民族情感的安全途径,让现实世界变得更为美好。
2010年7月2日

德国外套,巴西内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邓加就是一个全球化的符号,不论是外形还是他的足球,勒夫也是如此。世界杯的足球也是如此。
2010年7月1日

昨晚的败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日本以庞大的足球人口和群众基础为强有力后备军,依靠高度组织化的管理方式和球队的团队精神,一步步缩小与世界足球强国的实力差距。这个大战略是没有错的。
2010年6月30日

和加藤嘉一商榷

读者柳成东:我支持日本队。但从你的文章中,我感到了你身上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情结,我对这些东西抱有非常警惕的态度。不能在顺风时无限制地放大一个民族的优点,也不能在低谷时拼命放大一个民族的缺点。
2010年6月30日

一条名叫塞普的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一条名叫塞普的狗被找到了,但那个叫塞普的人,想必会大发雷霆,肯定会想出更多办法,来保护世界杯这个国际足联最大的商业资产。狙击营销与反狙击营销的战役还在继续。
2010年6月29日

英德,是友是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足球场上,德国是英格兰恒久的敌人,因为英格兰足球噩梦的结局,几乎都是德国人点球取胜。这一次,德国人九十分钟解决战斗,连点球都不必踢了。
2010年6月28日

拉丁式胜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球员个体技术水平的领先、球队整体战术各有特色,是南美球队小组赛表现优异的原因。
2010年6月28日

业余球员的世界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世界杯是一个梦想,世界杯是属于所有人的梦想。新西兰虽然遗憾地小组出局,但他们的业余球员,好好享受了一把这难得的机会。
2010年6月25日

女球迷看世界杯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小芭:最亮的是有型有款的意大利“男模队”,还有全场身价总和6.5亿欧元的西班牙“明星队”。今年没有小贝的一支独秀,却百花齐放。
2010年6月25日

被失败征服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回想一下你记忆深处,真正让你泪流满面、心灵悸动的比赛,是胜利,还是失败?成为一个真球迷的起点,往往有一层令你痛苦不堪的失败光影。
2010年6月24日

韩国足球八年的演变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金宰贤(韩国):韩国足球的演变是从希丁克时代开始的。他给韩国队带来了三份礼物:打好体能基础,提高团队精神,消除球员选拔过程中的不公正。
2010年6月24日

上帝只有一只左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上帝进球用的是左手,巴西人只能用右臂右肩,世界杯的嘴上风暴,会愈演愈烈。
2010年6月23日

法国农信银行叫停世界杯广告

赞助商们认为,法国队目前的情况“让人无法接受”
2010年6月22日

球霸的时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年少多金、一夜成名,是不是促成更多球霸产生的原因,我不敢肯定,但我觉得,在自我表白的同时,又极度缺乏和他人沟通的能力,是球霸的表像特征。
2010年6月22日

非洲之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非洲足球天赋不容低估,可是在和亚洲足球的比较中,韩日这两个社会经济稳定、足球发展框架严谨的国家,却在稳定地前进。亚洲压倒非洲,或许不会太奇怪。这是亚洲的荣誉,却更是非洲足球的悲哀。
2010年6月21日

追忆似水年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 亨利才32岁,我不相信他已经失去了一切,但我怀疑他已经失去了球场上最重要的一样东西:求胜欲。
2010年6月21日

“28岁病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 28岁是巴西巨星们的分水岭?不少巴西媒体认为,混乱的国内联赛、年方弱冠就要承担太大的职业压力和私生活的放纵,是巴西天才们早衰的各种原因。
2010年6月21日

寒气逼人世界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不能回避的事实摆在面前:这至少是有史以来最难看的世界杯开局。我们只能祈祷,如此冰点低谷起步,未来赛事只会越来越好。
2010年6月18日

巴西的嘴巴,邓加的头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以成绩论,哪怕世界杯失败,邓加仍然是个成功的巴西国家队教练。以民心论,哪怕他赢得了世界杯,仍然得不到巴西人认同,这才是邓加的悲哀。
2010年6月17日

橙色迷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没有任何国家和国家的足球,比荷兰更适合橙色。但当你沉迷于对橙的美好迷思时,总会想起那一丝酸涩,就像品尝橙子时给你带来的刺激。
2010年6月17日

马拉多纳,可爱的疯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不论马拉多纳干出什么事情,你都很难讨厌他。我们不能没有马拉多纳,有了他的世界杯更加精彩,有了他,世界都变得更加有趣了。
2010年6月13日

Vuvuzela,小喇叭,大麻烦

世界杯几场比赛下来,我不得不对Vuvuzela——这个充满了南非人生活情趣的喇叭充满了怀疑。我觉得有些失落:怎么赛场里听不到人的声音了?
2010年6月13日

亲爱的经济学家:我该支持哪支球队?

通常我会支持荷兰队,因为我是荷兰足球的粉丝。但今年我在英格兰工作。我是否应该为了自己在英国经济中的利益而牺牲对荷兰足球的热爱呢?读者迪尔潘。
2010年6月13日

世界杯开幕 南非举国欢欣

这是世界杯足球赛有史以来首次在非洲大陆举行,南非全国上下一片欢欣,甚至大胆期望本国球队打赢首场。结果,南非队率先进球,但被墨西哥追平。
2010年6月12日

Lex专栏:电视台的世界杯广告战

广告商正在往世界杯大把扔钱。法国电视1台对如有法国队参加的决赛收取每30秒13万欧元的广告费。但电视台能赚多少,与他们国家队的表现密切相关。
2010年6月12日

世界杯,对你的爱有多深?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世界杯已经开赛,究竟哪个国家最热爱世界杯?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2010年6月12日

2010,世界向南

曼德拉说过,体育具备改变世界的力量。在南非这片神奇的土壤上,足球之花正火热绽放。
2010年6月11日

FT社评:愿南非成为世界杯赢家

南非的高犯罪率恶名,一直以来抑制了外国直接投资。一场面向全球十亿部电视机转播的组织良好的和平赛事,会比其他任何手段都更有利于恢复其声誉。
2010年6月11日

世界杯的寓意

FT专栏作家斯卡平克:世界杯足球赛6月11日将在我的祖国南非拉开战幕。每一场重大的体育对抗赛都可谓一出戏。生活又何尝不是如此。BP漏油事件就是眼下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
2010年6月10日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