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中国社会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从共识到契约

张千帆:对国家的基本制度和国家建构的基础,左右两派要达成某种共识,并要把共识转化成自己愿意遵守的契约。
2018年9月4日

中国需要一场亲子关系的革命(下)

彭小华:中国父母的养育思想正处于从传统专制主义向现代人文主义的过渡阶段,接受了一些人文主义的养育理念,但实践中仍呈现出浓厚的传统家长制色彩。
2018年8月31日

中国需要一场亲子关系的革命(上)

彭小华: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孩子的问题、亲子关系问题根本上都是父母的问题,需要检讨的是父母。同美国家庭相比,我们的养育问题严重太多,反思与改变已经迫在眉睫。
2018年8月30日

延禧攻略击中软阶层社会痒点

徐瑾:软阶层社会,如何安抚下沉阶层将是巨大产业;无论是《黑镜》中比赛还是抖音延禧攻略,已暗示消费降级无可避免,而文娱行业先行一步。
2018年8月27日

中国的精神卫生、强制收治和任意拘留

殷驰、孔杰荣:在对精神障碍患者进行强制收治方面,任意拘留的可能性很大。中国在保护公民人身自由方面仍大有可为。
2018年8月24日

中国社会需要更多的“存疑主义”

岳源:培养公众的“存疑”意识,不仅能够减少个人损失和社会成本,也能形成多元的意见环境,让真理越辩越明。
2018年8月23日

MeToo之后,为什么有必要在中国大谈女权?

袁漪琳:不能认为只要实现“人人平等”的梦想便可坐等岁月静好,女权主义和女权运动有其独立存在的正当性。
2018年8月21日

“米兔”——中国版的MeToo

中国近期一波名人被曝涉嫌性骚扰,此事在网上引发热火朝天的讨论,而为应付网络审查,各种隐晦词语应运而生。
2018年8月21日

顽强的深圳城中村

受到低廉租金的吸引,深圳的1200万人口中,约一半住在城中村,虽然政府早有拆迁改造计划,却一直进展不顺。
2018年8月21日

当美国千禧代遇上中国“草莓族”

刘裘蒂:正当美国年轻人对同龄的中国千禧代感到好奇,并有深入了解的欲望之时,贸易战是否会扭曲他们的认识?
2018年8月17日

中国社会新阶级分析

邓聿文:尽管中国不提倡阶级分析了,但在当下大转折时期,要看清社会未来走向,有必要重新捡起这一认识工具。
2018年8月15日

中国千禧一代将面临养老金短缺

富达国际与蚂蚁财富合作进行的研究表明,中国仅有44%的千禧一代开始为养老进行储蓄,缺乏退休规划的问题很突出。
2018年8月15日

岁月静好,民怨积聚:寻找方向感的转型中国

王江雨:中国面临的问题已经不能简单地通过“发展”来解决,更不可能通过消灭不同声音的手段来使其销声匿迹。
2018年8月13日

要不要放过“师生恋”?

李继威:西方限制师生恋的出发点在于制约教师权力,保护学生权利。近期中国的MeToo运动也让人关注这一话题。
2018年8月13日

中国社会孕育的潜在“巨变”

邓聿文:尽管“中国崩溃论”已近绝迹,但从长周期看,今年将会成为中国转折点,中国将面临内外交困的严重挑战。
2018年8月9日

需要给Me Too设“纱窗”吗?

刘波:假如出现恶意诽谤或诬告他人的情况,不能让合法的Me Too承担责任,这只是诽谤或诬告者自己犯下违法行为。
2018年8月2日

中国学生在线声援深圳被捕工人

上周深圳佳士科技的工人因抗议公司阻止他们组建工会而被捕。来自中国顶尖高校的学生们正违抗政府限制,在线对被捕工人发起声援。
2018年8月2日

中国Me Too运动中的性权力与性政治

邓聿文:尽管Me Too运动不可能深入政治领域,也无法改变中国社会深厚的男权结构,但总体来说应对它持肯定态度。
2018年7月31日

尊重弱者是做一个强者的基本条件

张千帆:我绝不会认可“公知”圈和公益圈一片漆黑的判断,但我确实认为有必要革除权力文化在我们自己身上的残余。
2018年7月28日

中国Me Too:从涓滴到洪流

刘波:媒体、公益等领域里的女性成为反性侵、反性骚扰运动的突破口,本来就在情理之中,她们也急需得到社会支持。
2018年7月27日

谨防将问题疫苗的板子打在民资身上

邓聿文:在社会诚信、政府监管和舆论监督均不理想的情况下,把解决疫苗问题寄托在国企和公有制上,是开错药方。
2018年7月27日

疫苗危机与治理溃败

笑蜀:正常的社会绝不会容忍悲剧的重复。悲剧发生一次,便应集全社会之力反思问责,刨根究底,建章立制。
2018年7月27日

美国驻华大使馆附近发生爆炸

北京警方称一名来自内蒙古的26岁男子点燃疑似爆竹装置,导致其手部受伤。美国大使馆确认这名袭击者是唯一受伤人员。
2018年7月26日

改变疫苗的现状,绝不能靠刷朋友圈

周健:每一次爆发“疫苗问题”,整个社会都义愤填膺,之后又等待下一次的爆发和义愤填膺,这不能带来根本改变。
2018年7月25日

发现民间力量中的“药神”

岳源:发现民间社会中的各方力量,让直接或间接利益相关者在法律框架下自发解决问题,是一条缓解社会痛点的道路。
2018年7月24日

灾难之后,我们该如何言说?

刘远举:此次事件中真正的深度讨论不多,本该有的恰当联想都被自我阉割,然后聚焦于事件的讨论,又再次迅速转为貌似专业的新闻伦理讨论。
2018年7月3日

北京,谁的首都?

邓聿文:严厉限制外地车和以房控学的治理方式是本末倒置,非但不能解决问题,本身就是问题,只会伤害更多人。
2018年6月20日

中国高校招生如何不平等?

傅亦沁:中国高校招生的地域性不平等已不是新闻。我们以清华大学的就读人数为例,探索问题的症结。
2018年6月8日

穷人的胸怀,装不下你假装的爱

周健:当王凤雅一家选择拒绝“爱心人士”帮助筹款时,他们知道自己是在放弃一些垂手可得的钱财,选择自尊。
2018年6月1日

重返我曾经报道过的汶川地震灾区

韩碧如:十年前我任路透社驻京记者时,曾前往汶川地震灾区实地采访。在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我决定重访当年到过的地方。
2018年5月14日

汶川地震十周年,我们为何而纪念?

李继威:“多难”并不能“兴邦”,我们只有以悼念南京大屠杀遇害者同样分量的哀痛去悼念汶川地震的遇难者,才有可能回归对人本身的尊重。
2018年5月12日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