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0:投资仍将高速增长

澳新银行中国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尽管中国政府在各种场合多次重申“调结构”的重要性,但对于大多数省市来说,投资仍然是“赶超东部”的唯一途径。
2010年2月4日

做多中国股市的好时机

汇丰环球投资管理公司中国股票基金经理黄子骅:相对其它新兴市场股市,中国股市仍具进一步上涨潜力。为什么?
2010年2月3日

海南购房热

短短几周时间,海南旅游区内一些新楼盘的涨幅已高达50%。这是中国规模庞大的货币刺激措施可能催生一些资产市场泡沫的最新信号。
2010年2月1日

李克强为中国经济政策辩护

中国副总理李克强在达沃斯为中国致力于实现平衡增长的努力作了坚决辩护,含蓄地否认了外界的批评,即北京方面在改革其出口主导型增长模式方面做得不够。
2010年1月29日

中国经济与民主

FT专栏作家斯卡平克:中国的经济成就对信奉民主价值的人提出了最大的挑战。然而,现在就预言中国在进行经济改革的同时不需考虑民主问题,还言之尚早。
2010年1月29日

中国是一个大泡沫?

《中国经济季刊》董事总经理米勒:中国城市化的规模非常巨大,甚至还需要更多的投资,即使这些数字在华尔街看来是“不可持续的”。
2010年1月28日

中国工行拟针对性收紧放贷

该行在声明中表示,既不会突击放贷,也不会停止放贷
2010年1月28日

如何抵消中国的巨额储蓄?

FT专栏作家塞缪尔•布里坦:如果西方国家开始削减财政赤字,谁来抵消中国的巨额储蓄?大多数答案都不切实际。恰当的应对措施应该是缓慢提高利率,但允许预算赤字延续下去。
2010年1月27日

如何理解中国经济增长?

FT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去年,在世界其它大部分地区都遭受重创之际,中国经济增长了8.5%。从理智上讲,有许多因素表明,中国经济无法像这样增长下去。但一个人的情感会说,它能够。
2010年1月25日

中国经济险在房地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房地产泡沫这朵恶之花,由泛滥的货币与畸形的经济结构浇灌而成。房地产泡沫破裂会让中国经济数据跌至低谷。
2010年1月25日

FT社评:寻觅中国的平衡增长之路

中国的刺激方案似乎效果很好,但它并未缓解不平衡增长。出路在于为消费的可持续增长打好基础,在这方面,中国的进展往往大于外界认可,但中国必须做得更多。
2010年1月25日

中国增长动力向内地转移

《FT中国投资参考》主编金奇:中国城市化欲望的源头不再是沿海大都市,而是所谓的三、四线城市,而且大多位于内地。没有多少外国人能够叫出这些城市的名称。
2010年1月25日

中国经济去年增长8.7% 总量逼近日本

2009年第四季度增速达10.7%,但CPI也大幅上升,表明通胀压力正在蓄积
2010年1月22日

中国经济再现通胀

崇文门菜市场里的抱怨声预示着一个重要的问题——过去一年大规模的货币扩张现在正在引发通胀。
2010年1月22日

Lex专栏:当心中国经济热过头

从近期公布的数据看,中国经济已相当“亢奋”。虽说春节将至,中国仍需要采取更加严厉的收紧措施。
2010年1月22日

中国强劲经济数据引发通胀忧虑

2009年中国经济增长8.7%,远高于中国政府年初制定的8%的增长目标。第四季度经济同比增长10.7%,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1.9%。强劲数据令人担心,中国政府可能会采取措施避免经济过热。
2010年1月21日

中国货币政策将继续收紧

安邦咨询公司:在目前通胀和资产泡沫风险不断加剧的情况下,今年中国货币政策不断趋紧的态势已经较为明确,今后货币流动性将承受越来越大的紧缩压力。
2010年1月20日

货币增速已经见顶?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李明旭:去年12月中国货币供应量显示紧缩比预期来得快。这有利于控制2010年的通胀预期,但将对资产价格构成压力。
2010年1月19日

世界经济论坛:警惕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

其最新《全球风险报告》称,中国经济严重放缓可能性大于20%
2010年1月15日

中国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在各界越来越担心中国经济过热和通胀之际,中国央行试图收紧货币政策
2010年1月13日

准备金率“提前”上调的信号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吴铮:中国央行的动作之快,超出了多数人的预期。无论此次上调准备金率是“先手”还是“后手”,都突现了2010年中国货币政策的难题。
2010年1月13日

中国央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意味着什么?

澳新银行中国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从中国央行近期上调央票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来看,中国实体经济回复的速度已经超预期,信贷需求也开始迅速,央行必须通过价格手段和行政手段对市场实现真正“降温”。
2010年1月13日

2010年:中国经济的三重隐忧

澳新银行中国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笔者认为央行最快将在今年三月份加息,全年很可能需要最多加息三次,使基准利率逐步回到6-7%的“正常区间”。
2010年1月11日

中国12月出口增长17.7% 远超预期

14个月来出口首次增长,带来了人民币升值的新压力
2010年1月11日

Lex专栏:期盼中国“进口奇迹”

中国终于超越德国,坐上全球头号出口大国宝座。但真正的庆祝要等到中国成为最大进口国之时。考虑到中国消费者对西方产品趋之若鹜,这一天有望在3年内到来。
2010年1月7日

2010:中国告别经济危机?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吴铮:2010中国经济很可能重现“过热”,但是繁荣景象背后的风险,可能比以往更加严重。
2010年1月7日

2010,央行加息

澳新银行中国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中国经济即将回归“常态”,与之相对应的是,目前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需要尽快调整,以应对可能的通胀压力和即将出现的实际利率下滑。
2010年1月7日

中印领头 亚洲经济强劲复苏

汇丰采购经理指数表明,中国制造业正在强劲扩张
2010年1月5日

中国奇迹能否延续?

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讲师张炜:我们不能不看到,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完全有可能成为中国经济失去增长动力、从而由增长转为停滞的历史性转折期。
2010年1月4日

从创造就业转向提高生产率

日本野村资本市场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关志雄:一旦从必须创造大量就业机会这一制约中解放出来,中国将从劳动集约型产业“毕业”,以向附加值更高的领域转移资源的形式,加速产业升级。
2009年12月29日

中国经济的应对之策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中国经济短期应实施“护信心、稳两市、慎宽松、促消费、引民资、扩出口”等六大应对之策,长期则应坚持市场导向的改革方向,加快建立有限政府与有效市场,从而需要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内需与外需、投资与消费、效率与公平、国富与民富、发展与稳定、城市与农村、沿海和内地、当前与长远、生态与发展”十大关系,其中关键是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实现从政府引导向市场主导的转变,促进经济增长动力结构根本转变。
2009年12月28日
|‹上一页‹‹13513613713813914014114214314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