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需求拉动铜价重返牛市区间

世界最重要的工业金属价格较3月低点上涨20%以上,每吨超过5530美元。有分析师指出,第二季度中国建筑和制造业强劲复苏。
2020年6月5日

中概股或迎来退市潮,国内资本市场改革“背水一战”

邵宇、陈达飞:美股“中概股”遭遇集体信任危机,或迎来退市潮下,香港是首选目的地;如何转危为机?金融在供给侧改革中占重要地位。
2020年6月5日

地摊经济:经济本质、秩序审美以及城市目的

刘远举:要想把地摊经济、马路经济落实好,就需要城市管理比以往更科学,更细致,找到治理城市与方便群众的平衡点。
2020年6月5日

远程办公会带来什么改变?

鹿璐:远程办公被屡屡提及,但是中国城市的复工复产真相如何?疫情期间短暂的远程办公究竟留下了什么影响,又将如何影响城市的社区?
2020年6月5日

阿迪达斯在华销售快速反弹

阿迪达斯在华销售额的反弹速度快于预期,其预计大中华区第二季度销售额将与去年同期持平。
2020年6月4日

Lex专栏:疫情后重新起步的中国汽车业

中国汽车销量逐渐恢复强劲增长,表明该行业出现了较为广泛的复苏。眼光挑剔的长线投资者可以从中挖掘机遇。
2020年6月4日

中国本轮刺激无需惧怕后遗症

沈建光:虽然单纯的经济刺激计划并非万灵药,但力度适宜的财政举措既有利于短期的稳定,也有利于长期的繁荣。
2020年6月4日

地摊:人间烟火之外的制度意义

徐瑾:软阶层时代,因疫情提前到来。放开地摊,为何能有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奥妙或许就在其中。权利下放,放开管制,创新自来。
2020年6月4日

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一之后

张海洋:按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
2020年6月4日

中国经济学研究存在“过度数学化”问题吗?

余智:当前中国经济与管理学界反对经济学、管理学学术研究“过度”数学化、模型化的声浪,其导向是错误的。
2020年6月4日

从现代货币理论看中国经济的过去十年

胡伟俊:过去十年是适合MMT的环境。长期有效需求不足,是增速下滑的原因之一。中国为什么相对出色?MMT对于财政的重视,提供了新视角。
2020年6月4日

世界最富“猪倌”是怎样炼成的?

非洲猪瘟让他成为世界最富有农民;新冠肺炎让他的身价再增加60亿美元。但在世界最大猪肉市场中国,很少有人听说过秦英林这个名字。
2020年6月3日

中国到底有多少人月收入低于1000元?

Chenqin: “6亿人月入1000元”的说法一出,有的人不意外,有的人怀疑月入千元要如何生存。这笔数据到底要怎么看?
2020年6月3日

中国加大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力度

中国央行使用4000亿元再贷款专用额度,通过创新货币政策工具购买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普惠小微信用贷款。
2020年6月2日

海南自贸港能够取代香港么?

徐瑾:海南自由港,为何出台?从自贸区到自贸港,能否解决中国当下诸多问题?逆全球化之下,香港的地位是否有改变?
2020年6月2日

中国国内航空业反弹

咨询公司ForwardKeys的数据显示,此前因疫情而崩溃的中国国内航空业,现在已达到该行业一年前水平的50%以上。
2020年5月29日

赤字货币化争议下,警惕财富大转移

徐瑾:财政货币赤字化,从理论到现实,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如果大规模推出,必然是新一轮财富大洗牌,带来阶层进一步分化。
2020年5月29日

4月份中国工业企业利润下降速度大幅放缓

4月份,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4.3%,较3月份34.9%的降幅有很大改善。
2020年5月27日

长线投资中国的“黄金三角形”

程实、王宇哲、高欣弘:在全球经济羸弱的大环境中,经济转型充满想象的新赛道脱颖而出,也为长线资本提供了逢低布局的结构性机遇。
2020年5月27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争论的现实意义

沈建光:非常时期需要有非常之法,财政赤字货币化弊大于利;当下应该用足现有政策空间,做好政策的协调发力,确保对中小企业的精准滴灌。
2020年5月27日

忘记MMT吧,赤字货币化与直升机撒钱有什么不同?

何晓贝:央行长期持有大规模国债、央行向政府提供直接融资、 以及“直升机撒钱”,都不能于与央行为政府赤字买单的“货币化”混淆起来。 
2020年5月27日

中国表示仍有举债刺激经济的空间

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2020年5月25日

“两会”定调后,经济趋势如何?

徐瑾:两会最大看点是什么?未来趋势将是一个钱变少的时代,阶层跃升会放缓,软阶层时代正在缓步来到。财政赤字货币化,有用么?
2020年5月25日

两会:“超常规”刺激为何缺位?

周浩:为什么不愿意“超常规“?相信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中国有较高储蓄率,经常项目仍然保持顺差,政策考量是什么?
2020年5月25日

中国简化海关检查程序推高铁矿石价格

中国海关总署宣布,从6月1日起,针对进口铁矿石的强制质量评估将逐步取消。铁矿石价格周四上涨至每吨近100美元。
2020年5月22日

中国对石油市场发出混乱信号

迈丹:即使中国需求逐渐复苏,也不足以吸收目前的原油供应过剩。在国内需求没有实质性上升的情况下,炼油厂加工量和原油购买量将不得不放缓。
2020年5月22日

中国企业呼吁政府给予更大支持

中国企业纷纷表示目前的疫情救助措施不足以帮助它们应对危机,分析师预计本周五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将出台更强有力的措施。
2020年5月21日

中国不良资产并购交易意外清淡

这场大流行病及其有害的财务影响,本应会为瞄准不良资产的买家创造更多投资机会,但目前交易量却相当稀少。
2020年5月21日

疫情期间中国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加速发展

受疫情影响,美国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不得不暂停测试,而中国公司一直在推出试点项目、积累测试里程和筹集新的资金。
2020年5月21日

疫情促使广告商放弃百度

新冠疫情使中国网民在娱乐平台上消磨更多时间,于是广告商们纷纷放弃中国在线搜索巨头,转向更灵活的抖音、快手和哔哩哔哩等。
2020年5月20日

疫情之下,银行业面临生死大考 (上)

浦永灏:疫情之下,暴露了不同国家行业的各种问题。银行业是连接国家、企业和个人的一个枢纽,这次疫情更是一场决定升留级,以致生死的大考。
2020年5月20日
|‹上一页‹‹4567891011121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