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债市

股市能抵御通胀风险吗?

伍治坚:当通胀率处于温和状态,对股市总体利好。但当通胀率进一步上升,甚至出现恶性通胀苗头时,就会成为一个压制股市的“大杀器”。
2020年11月20日

零利率带来的挑战:用什么来代替债券?

伍治坚:在零利率和负利率环境下,固定收益投资者面临挑战,可能的替代品有优先股和高分红股票,但其也有缺点和风险,那么还有其他可行方法吗?
2020年11月16日

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

蔡浩: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是什么原因导致此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
2020年11月16日

中国公司债指数勾起境外ETF发行者兴趣

在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告成后,该指数提供商推出了追踪中国投资级公司债券的指数。
2020年11月13日

美国大选后中资美元债如何走?

温凡:在低美元利率、中美关系预期稳定带来人民币汇率升值,发行人基本面改善及市场结构的特殊情况下,预计中资美元债中短期仍有不俗表现。
2020年11月10日

亚洲政府和企业竞相发行美元债券

今年迄今为止,亚洲(不含日本)发行的美元债券总额已达到3540亿美元,若保持这样的发行速度,全年有望创下新高。
2020年11月3日

后疫情时代全球政经如何演绎?

周茂华:近年来,全球政经极不平静,尤其疫情爆发后,全球政局更加波动,背后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后疫情时代又将如何演绎,如何破局?
2020年10月16日

中国庞大债券市场亟需全面改革

IMF表示,淘金中国的国际投资者面对的将是一系列法律、监管和交易风险,并警告称,全球第二大固定收益市场需要进行全面改革以提升标准。
2020年9月29日

对冲基金:只是看上去很美?

伍治坚:数据显示,作为一个大类资产,曾经在资本市场上叱诧风云的对冲基金,能给投资者提供的回报越来越低,原因何在?投资者又该如何应对?
2020年9月28日

新冠疫情推动美国国债市场转向电子交易

报告显示,新冠危机导致世界最大债券市场从传统的电话交易转向电子执行,因为在家工作的客户不愿拿起电话与交易员谈判。
2020年8月10日

外资继续涌入中国债券 追逐收益率

在收益率显著高于西方国家的吸引下,截至6月底,境外机构投资者的人民币债券持有量增至2.5万亿元人民币,高于一年前的2万亿元人民币。
2020年8月7日

Lex专栏:中国债券暗藏的风险

中国诱人的债券收益率成为吸引外国投资者的一盏明灯,但这些更高的收益率背后是更大的风险。
2020年7月23日

放贷不如买债,资产转换时点到了吗?

蔡浩:资产切换可能是债市多头参与者的一厢情愿,更何况下半年国债发行压力较大,收益率上行幅度或会超预期。
2020年7月20日

零利率环境下如何投资?

伍治坚:在新的低利率环境下,是否还能按照“老方法”来配置股票和债券等大类资产?我们是否需要改变资产配置的逻辑,来应对这个新环境?
2020年7月17日

熊市下国开-国债利差走势思考

蔡浩:参考2009年下半年,国开-国债利差在熊市下或呈现出先走阔再收窄的走势,而这种打破常识的“例外”可能给市场带来不一样的交易机会。
2020年7月16日

海外投资中国的量化逻辑:“高α”+“低β”

程实、王宇哲、高欣弘:当前人民币股、债与发达经济体对应资产仍具较低的相关性,这也有望通过资产表现的独立性吸引主动配置的海外投资者。
2020年7月14日

中国绿债离全球标准尚有距离

中国内部对“绿色”的定义仍存分歧。中国的绿债标准与国际标准不一致,阻碍了外国投资者进入这个巨大的市场。
2020年7月9日

意大利黑手党债券被出售给国际投资者

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财务与法律文件显示,国际投资者购买了以意大利最有势力的黑手党的犯罪所得为担保的债券。
2020年7月8日

新兴经济体加大举债融资规模

4月初以来,新兴经济体已通过国际债券市场筹集了逾830亿美元资金,表明市场恐慌情绪有所好转。
2020年6月16日

对经济复苏的期望继续推高全球股市

标普500指数连续四个交易日攀升。股市上涨之际,德国和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也出现上升,表明投资者转投风险较高的资产。
2020年6月4日

新冠疫情过后如何投资?

陈敏兰:所有资产类别的前景已经改变,比如,“直升机撒钱”和通胀走高风险削弱了持有政府债券的价值,但有利于黄金和通胀挂钩债券。
2020年5月14日

疫情主题债券五问

邱慈观、张旭华:市场参与者对主题债券有一些疑惑:这些主题债券有何特别之处?主题债券由谁发行?买方是谁?存在发行溢价吗?未来发展趋势如何?
2020年5月7日

疫情令人苦与慌,投资者应如何应对?

陈敏兰:如果头寸过大或杠杆过高,一些投资者可能不得不考虑减仓,另一些投资者应考虑转投更优质且更受益于长线趋势的资产。
2020年4月24日

疫情下债券市场的特别行动

邱慈观、张旭华:面对此次新冠疫情,全球借助社会债券等疫情主题债券,将资金导入到特定领域,有助于缓解弱势人群和受困企业的疫情冲击。
2020年4月22日

从美元流动性萎缩谈起

温凡:自3月13日以来,全球债券市场出现历史性下跌,亚洲债券亦未能独善其身,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2020年4月16日

以史为鉴:债市4月“魔咒”会再现吗?

蔡浩:对债券投资人而言,历史永远是可以借鉴的。2020年4月会重蹈“魔咒”覆辙吗?本文将逐年剖析“魔咒”背后的因果,试图给予启示。
2020年4月7日

现在发生全球性金融危机了吗?

蔡浩:目前还未出现传统意义上的系统性金融危机,但若全球主要当局不能合力施策,则有向供需双衰退的经济危机演进的危险。
2020年3月23日

新冠疫情拖累全球债券和股票发行

数据显示,周一欧洲、中东、非洲或美洲未发行任何主权、企业或金融债券。股票市场也不容乐观,几乎没有企业敢尝试IPO。
2020年3月18日

如何应对全球股市大跌?

伍治坚:由于存在太多未知因素,要想准确预测病毒疫情对于股市的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
2020年3月16日

国际投资者寻求中国国债作为避险资产

在股市抛售中寻求避风港的全球基金纷纷涌入中国国债市场,外国持有的中国主权债券额已达创纪录的2.27万亿元。
2020年3月13日

信仰破灭之痛:对近期国企美元债违约的思考

温凡:投资者应重新思考境外债券市场国企与民企的风险区别。对于企业还款能力与兑付意愿的分析,经营情况及现金流的把控,才是信用投资最重要因素。
2020年3月6日
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