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文革前夕的“进步青年”(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阅读一本从地摊上淘到的文革日记,我有重回历史语境的兴奋感。一个渴望上进的男青年,在1966年的所思所想所为,完整地描绘了时代图景。
2012年8月24日

童年在故乡那头(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春节回家,得到两张老照片。我坐在摇车上,头戴兔耳朵绒帽,脖子上挂了一副长命锁,左手食指和中指抚弄横杆,右手半握,眼睛看着前方。
2012年2月23日

一条让人不安的坐地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壬辰年特种邮票上面的主角,既不尊贵,也不好看,全身透出一股躁动不安的气息。我们被他吓着了,还是被他被吓坏的样子吓着了?
2012年1月6日

知识界的沉默之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出人意料地发给了中国作家莫言。他的获奖在中国激起巨大波澜。狂欢的中国文学之夜,同时是知识分子的伤心之夜。
2012年10月12日

一出有关幸福的情景喜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逼人幸福的传媒,巧遇不幸福的人民,上演了一幕机智的反讽剧。从“我姓曾”到“我耳朵不好”的几则问答,构成黄金周期间吊诡的风景。
2012年10月8日

“大串联”的日子

FT专栏作家老愚:1966年10月23日,H写下日记的最后一页。他已经把目光投向新一轮洗牌风暴,问题是,他最后到底在残酷的厮杀中生存下来了吗?
2012年9月19日

毛泽东的“红卫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8月18日,是H最幸福的一天。他参加百万学生大游行,在天安门广场见到了毛泽东。“今天是我终身难忘的一天,”日记这样开头。
2012年9月13日

在夺权的漩涡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H在日记里写道,在新的一周里,要把自己的一切投身到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中去。第二天,他就投身到为黑帮定案的斗争中。
2012年9月6日

与人斗其乐无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H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游泳,就是“革命”。下车间实习都是敷衍了事,也没人敢管他们。在这个发烫的夏天,他的一切都改变了。
2012年8月30日

在北京的激流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7月21日的暴雨里,有人替生活在首善之区的我们死了。我们还活着,仅仅因为侥幸。一幕幕惊悚片里才会有的场景,令人后怕。
2012年7月26日

周其凤的惊世一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相信周其凤是一个有内心感情的人,那个瞬间也确属真情流露,颇能打动天下做儿女的心。但那么撕心裂肺地一哭,却让人疑窦丛生。
2012年7月19日

被故乡吃掉的沈从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今年是沈从文诞辰110周年。他笔下那个想象出来的“湘西”,已经消失了,故乡藉着他的大名荷包渐鼓,而他却好像永远失去了故乡。
2012年7月12日

反动标语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 初一那年夏天,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几部摩托车驶进学校,身穿公安制服的人在校园里转来转去。千万别是我。我听见自己在叫唤。
2012年7月5日

太阳休假日记——1983年记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嘈杂的当下,让读者回眸一下29年前的那场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或许不无裨益。
2012年6月21日

韩国人、爱国权和正能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韩国人金宰贤委婉劝告中国人学好时,一场发掘“正能量”的大跃进运动已徐徐展开,良善的人被拔高成神,试图拯救陷入无道德深渊的中国。
2012年6月14日

围拢在父母身边的日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只有在梦里,我才能回到那个贫瘠温暖的院子。我多想待在父母的屋檐下,他们不老不病,我们也不长大,就那样一直生活下去。
2012年5月31日

首善之区的二只苍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 “公厕内的苍蝇个数不得超过二只!”看似科学的规定,隐含着极大的荒诞感。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最后变成了“好看”的文件。
2012年5月25日

当阿拉伯数字起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大众忧虑什么,喜鹊便端出一盘吉祥的阿拉伯数字。一个个组织机构摇身一变为吉祥鸟,专门制造祥瑞,数字变成召之即来的灭火器。
2012年5月17日

在和风中假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从敌对氛围里突围出来,一直徘徊在锋利的剃刀边缘。许多人以为我会被生活驯服成绵羊,发出比他们更乖巧的叫声,他们错了。
2012年5月10日

剧场中国的情景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剧情中国里,有人主动充当演员,有人沦为演员,而最不幸的是成为看客:尽管可以领略一幕幕精彩纷呈的戏剧,但心底里注定盛满无奈。
2012年4月26日

我的第一篇铅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叫《故乡情》,刊登在1983年3月4日的《复旦》校刊上。编辑让我写篇散文抒发情怀,立意当然是歌颂改革。
2012年4月5日

陌生的故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半年前回家,村子已经变得陌生了。青壮大都外出打工,老人带孩子守家。村里飘着天南海北的口音。走在村里,我仿佛一个外乡人。
2012年3月29日

雷锋复出能走多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高调重振学雷锋运动,是企图替代信仰缺失,安慰感觉冰冷的人群,让他们回到感恩的戏剧情境中去,舍不得离开即将倾覆的泰坦尼克号巨轮。
2012年3月2日

“感动工程师”于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春节里讲诗词,于丹还是“论语心得”那一路,惯于任性而为,将庞杂的心得流塞给痴迷的观众。于丹式的感悟,可谓荒诞时代的完美结晶。
2012年2月9日

“韩寒”是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有人试图区分真实存在过的韩寒和偶像韩寒,刮掉罩在“偶像韩寒”身上的油彩,但捍卫偶像韩寒的族群则不能容忍这种质疑。
2012年2月3日

假如碰到123岁的希特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雕塑《123岁的希特勒》,是艺术家金锋人物系列主题的延伸。我承认自己被希特勒那装满忧虑的眼神击中了,他还在为世界的命运而操心。
2011年12月29日

我不相信的眼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金正日死后,朝鲜人从播音员、官员到普通人的失态嚎哭,让我回忆起往事。不过35年前,我们也曾处于那样的状态。
2011年12月22日

56米长的中国表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站在三米高五十六米长的巨幅油画面前,我不忍正视画面中的人物。他们都是身边每日可见的人,但当他们这样出现在眼前时,我还是有点儿晕眩。
2011年12月15日

湘西凤凰:文明解体的活标本

FT专栏作家老愚:艺术家卯丁和魏艺率领的工作团队经过一年多的艺术调查表明,古老苗寨也很不美妙,分崩离析的农村正好可以作为文明解体的注脚。
2011年11月24日

一只被公权力蹂躏的羔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国进民退,官重民轻。中国社会已经不加掩饰地倒退到阶级社会,由官吏系统所滋生的公家人阶层高高在上,垄断所有发展机会。
2011年11月17日

南京的激素与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名为“激素”的当代艺术展,在绵绵细雨中优雅地开幕,被记者冠以“新异作品”两幅,最能说明这个展览的内涵。
2011年11月3日
|‹上一页‹‹4567891011121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