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游街女和烈士刘胡兰的不等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果冷不防看到金锋这尊梗起脖子的游街女雕塑,不知刘胡兰会作何想?她该不会自责:我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时到底想清楚了吗?
2011年1月13日

易中天这条大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虽然屹立于雕塑中心,传递出的却是强烈的孤独感。易中天先生即使大喊“悲剧啊!”,也绝不会引来他所期望的知音。
2010年2月11日

“瞎子阿炳”的真相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被庙堂化的阿炳是一具僵死的符号,他被服务于一个宏大的主题而丧失了生命。民间艺人如何被意识形态剪刀阉割成革命符号,这是一个标本。
2011年1月6日

谁能把启功先生揣摩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启功先生是真人,一个遵从本性生活着的人;其次,才是学者和书法家。他圆润、本真的笑容,让人看到了一个被中国文化浸润而成正果的生命。
2010年12月30日

黄山的英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张宁海警官如果没有坠崖,这就是一条正面新闻,皖沪联动的救助佳话。18名渴望冒险又略显鲁莽的大学生,会被社会责备几句,但那一定是呵护。
2010年12月23日

“红色重庆”的价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红色重庆”的出现具有突破性的价值。薄熙来的政治实践表明,中国出色的地方领导人正在阔步走向前台。
2010年12月7日

一个“红二代”的个人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的经历,是一代中国人的经历”——创作了“《血色》系列”的老鬼的这句话并不确切。他的经历仅仅是“红二代”中不合群者的遭遇。
2010年11月4日

“羊羔体”与“鲁迅文学奖”的堕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武汉市官员车延高在获得“鲁迅文学奖”后,他的诗被称作“羊羔体”。作为诗人名字的谐音,“羊羔体”体现了民间对官方文学奖项的轻蔑。
2010年10月28日

无道德时代的性狂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从韩峰局长的性日记,到最近网上热传的李副教授的性日记,不能不说是这个时代的奇观,他们以记日记的方式,在赋予自己凡俗生命以永恒的价值的同时,也完成了对中国当代社会风情史的真诚书写。
2010年9月30日

新版《红楼梦》:集体下的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红楼梦》被重拍,是买通《红楼梦》拍摄权的利益集团的大胜利,御用“红学家”是最大的精神赢家:他们显示了自己的权力,过足了文化顾问的瘾。
2010年9月20日

伊春空难遇难者的身后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伊春空难的42位冤魂似乎不是死者,而是被分类整理的标签,有的会上天堂,有的则下地狱。即使死了,在中国舆论和民众心里,有的还得再死一次,有的则会复活。
2010年9月2日

被围殴的“钱文忠语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今在中国如日中天的钱文忠教授,因两本“语录”而遭“围殴”。奇怪的是,除了一些粉丝的激烈反应外,尚未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打抱不平。
2010年8月26日

看守所里股权转让的背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民营企业江苏牧羊集团内部的股权纠纷,因当地公权力的介入,而上演了一幕幕荒唐的戏剧。公权力在民营企业门前应该止步——如果他们没有涉及犯罪的话。
2010年8月13日

官府的“罪犯”与民众的“英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民众常常用不信任的尺度衡量一切,网上充斥的匿名负面言论集中地反映了这一心态,但这怨不得网民,这是社会不公正的必然结果。
2010年8月5日

“温暖”供应商冯小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从插科打诨的贺岁片,变脸为主旋律大片,冯小刚被消费的意识一直未变,或者说越发强烈。所以,今天他又凭借电影《唐山大地震》成为“温暖”供应商,并不让人觉得有多意外。
2010年7月29日

走近总理引发的一出悲喜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湖南农民陈凯旋擅自跑到总理跟前反映灾情,想续写领袖与民众一家亲的传奇,但却没意识到,他破坏了地方官员精心排练的一出折子戏。
2010年7月22日

唐骏没有道德赦免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唐骏精心编织的求学经历和科技发明神话,在打假斗士方舟子的显微镜下显出原形。没有人给予“打工皇帝”以道德赦免权,其他成功者也一样。
2010年7月15日

中国需要一个真实的季羡林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毋庸讳言,季羡林在当代中国的特殊存在,是主流意识形态强力塑造的结果。他的被认可,既是需要,也是被需要。
2010年5月6日

不朽的贪官忏悔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艺术家金锋把散布在网络的贪官忏悔书打捞出来,仔细甄别后,选取了两万五千字,为贪官们做了一块巨大的石碑。
2010年4月29日

读季羡林《清华园日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季羡林清华求学时期写的日记《清华园日记》,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原因或许在于人们还不习惯于接受一个真实的生命。
2010年4月1日

富士康的敌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舆论与民意发酵,往往能触发政府的互动,从而获得审判个别人事的主导权。但这种能给你的权力也能在几秒钟内收走。
2010年2月4日

无道德生活场景(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客人似乎是可被肆意戏弄的丑角,可被无限压榨的提款机。如果一个服务员主动介绍某种产品,那一定有巨大的提成。
2010年1月21日

杨元元刺破了生命的气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能改变命运的有权力、财富和性,女研究生杨元元全然不具备其中任何一个,就只能被命运所决定了。
2009年12月24日

平安无事:读12月4日《承德日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社会不发生事情,人民没有想法,这或许就是一些报纸要特意告诉我们的。一个外来者,很难获知真实的当地民情。
2009年12月17日

无道德生活场景(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这个社会总有人守规矩,但更多的人不守规矩。守规矩的风险越来越大,而且处于弱势,不守规矩的往往还具有某种霸气。
2009年12月10日

被麻烦的电动自行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利益集团的公关活动,使立法成为一项残酷而高强度的博弈。草根出身的电动自行车行业,能否避免被鲸吞的命运?
2009年12月3日

无道德生活场景(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以愚见,地铁根本不是年老体衰的人能坐的,东直门和西直门两个宝贝换乘站辗转的辛劳,空手的壮年人都吃不消。
2009年11月26日

中国需要道德警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期望政府设立全天候执法的道德警察,他们享有强制公民行为端庄的权力——从一件件小事抓起。
2009年11月20日

臆想的狂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人们对真相的渴望变得急切又极端,百姓“臆想”,政府澄清,这种猜谜游戏,能逼迫对真相的探究往前走几步吗?
2009年11月12日

并不美妙的“创意资本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文化产业与资本市场融合,激发业内大佬的美好憧憬。但在造就一批码字英雄外,它会对文化积淀有什么助益?
2009年11月5日

可爱的中国谋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政府并非不知道这些壮阳书籍的真正价值,但大国梦总是能带给他们些许安慰,吉利话总是令人喜悦的礼物。
2009年10月28日
|‹上一页‹‹4567891011121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