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磨刀老人的爱心示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芦山地震本应是政府回报国民的大戏,却蜕变成爱心展示的闹剧。媒体要书写人性的华美篇章,于是,便有了磨刀老人的故事。
2013年4月25日

母亲走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母亲在昏迷七天七夜之后走了。在村委会主持的追悼会上,母亲变成了“张老孺人”。没有给我念悼词的机会,我说给母亲的话只好写在这里。
2012年11月1日

挠痒痒与集体按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民主生活会的发起者捡起“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的药方,期望借助思想斗争方式帮助官员觉悟,完成灵魂的自我净化。但这注定是一场尴尬的游戏。
2013年10月18日

关于钱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那时一个鸡蛋卖一毛钱,一天能赚八分。我盼望长大,哪怕每天只挣四分工——半只鸡蛋的报酬。这便是我对钱的记忆。
2013年10月10日

文字侦探的正体字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每一个正体字都可以证明自身的存在。阻碍正体字恢复的因素在消解,书写已不是障碍,关键在于认知,更急迫的是,大陆缺乏教授正体字的人。
2013年9月27日

我的文革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黑脸校长说,今天请贫下中农哭诉地主张义的剥削罪行,一个做过长工的老汉说了几句便跑了题,变成地主对伙计好,就被校长赶了下去。
2013年9月22日

毛豆,还有蓖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生产队在路边、沟渠种植了毛豆和蓖麻,农业社社员大手掠过,摘走了硕大漂亮的果实。但一定会留下一些什么,那是我们挣零花钱的机会。
2013年9月5日

“表哥”杨达才的教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互联网是一个失守的阵地。当反攻的秋风吹动,“表哥”杨达才迟来的审判不免带有一丝戏弄的味道:既已放倒,也是个贪官,就此而已。
2013年8月30日

断翅的枭雄薄熙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庆幸的是,枭雄薄熙来已经被锯掉了翅膀。企图模仿他飞行的,当以此为戒。这是2013年的中国。
2013年8月22日

青草和少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风吹过,少年心里什么也不想。红旗,标语,高挂的毛泽东画像,让他紧张害怕。世界尚未打开,坐在关中平原腹地,他被连绵的秦岭包围。
2013年8月15日

新赞歌时代的集体媚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本《摆脱贫困》,一场解释修辞竞赛。可以预期,寻找此类“精神财富”的行动将全面展开,一些沉寂多年的最高级形容词副词也将粉墨登场。
2013年8月8日

退休高官为何写观猴心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署名“永春”的闲文《观猴有感》成了猜谜。文中“猴王”产生的描述颇具深意,自我解嘲同时又在安抚劝导官场失意者。
2013年8月1日

私暴力时代行事准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国家暴力与私暴力是孪生兄弟,当司法制度崩溃、强权者不再跟弱者讲道理,私暴力将不可避免地泛滥。这或许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制度宿命。
2013年7月25日

废墟艺术家的价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四川当局花费巨资保护的汶川大地震遗址毁于这个夏天的洪水。但原弓为社会留下了大灾难的深刻记忆。《回到地狱》将诸多媒体甩在后面。
2013年7月18日

我的启蒙时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老师教识字,是从反复念这些句子开始的。
2013年7月11日

“巨蟹座”修辞事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央视评论员杨禹7月1日发了一则微博:“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巨蟹座的党。”这是21世纪的媚态抒情语,堪比“我把党来比母亲”。
2013年7月5日

一部正能量永动机的诞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官媒正在迅速脱掉自己的媒体属性,倾情参与一场谁更像宣传工具的比赛,让主管者心花怒放。于是,一个关键词造句的癫狂时代来临了。
2013年6月20日

不英雄便投降?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封公开信,将被延安城管踩头的自行车店主刘国锋架到盛夏的火上。在权力扶助下,他与城管的恩怨消解,却把为他呼吁的舆论置于尴尬境地。
2013年6月13日

当错别字落到我的肩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无意间看到的央视节目里,时有错别字,不论是主持人的口误,还是字幕录入者的粗心,都时时令人惊心:那么一家显赫的传播机构对文字的态度,竟然是如此轻佻。
2013年6月7日

大地的恩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三十二年前的秋日,我背起行囊,踏上求学之路。出发那天早上,秋色正好,农人在地里劳作。少年没有一丝感伤,逃离般迈开步子。
2013年5月16日

十年疙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非典十年后,一场不明真相的禽流感又来了,但多难不能兴邦,只会令人麻木。当灾难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消费灾难便顺理成章。
2013年5月2日

中国人想做什么样的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的“中国梦”做得绵长,最后全成了春梦。在这个腐烂的时代,我不想做梦了,我只想要一个看得见的往公平正义路上走的中国。
2013年4月12日

媚时代的中国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大陆正从威权转为平权时代,但官场却并未改变,壁垒森严的上下级尊卑关系依旧左右着官场的气氛,生出一连串欢乐的泡沫。
2013年3月22日

《白鹿原》的非文学问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重读《白鹿原》,我感觉作者叙事逻辑混乱,用词造句幼稚,不能准确表述一个完整的意思。行文欠缺中国文化意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2013年3月1日

洞察人性需要阅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人物》杂志关于袁厉害的报道引发了很大争议。一个被官方媒体扭曲夸大的好人形象,的确需要还原,但还原真实需有对人性熨帖的理解。
2013年2月7日

李承鹏“卖拐”了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平心静气读完《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你就会认同骆小明对李承鹏的评价:“既非左也非右,而是对人生存尊严的思考,对社会不公的鞭挞。”
2013年1月17日

台湾人与大陆人如何心连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认为,是正视两岸制度差异的时候了,从经贸交流演进到文化交流阶段,不解决普世价值的认同问题,就无法做到心连心。
2012年12月28日

台湾,被植入的那些风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七天的旅行,在台湾这个背景上,大陆某些人的品貌愈发清晰起来。在彬彬有礼的台湾同行面前,他们几无任何尊严可言。
2012年12月20日

朗月下的一件小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公共空间,好多人都会放纵自己的本能,乐于露出自己锐利的牙齿,刺向无辜的同类。诸多琐碎的冲突,皆可归之于一颗粗鄙坚硬的心。
2012年11月29日

单位大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八十年代,一个没单位的人寸步难行。单位,即是你的人生堡垒,不但解决你的身份和生计,也为你及其家人的生老病死埋单。
2012年11月22日

季羡林的“坏人定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果一个社会任由坏人招摇,传播所谓的美德,无异于认同了坏人的价值观,人们更难识别是非,庸众倒容易变成坏人,变成暧昧不清的物种。
2012年11月15日
|‹上一页‹‹4567891011121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