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天则横议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政府份额膨胀,利润空间将尽

盛洪:有证据表明,随着税负的增加,企业的资产收益率逐年下降,不受约束的税负增加已经挤掉了企业的利润空间。
2018年9月30日

房租暴涨、消费降级与“金融难民”

张林:房租暴涨、消费降级与“金融难民”是一个源头的三条支流,贫富差距拉大、社会收入结构恶化就是源头。
2018年8月24日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市场

盛洪:中国需要走向大国模式,不仅让大家分享本国市场,而且建立起真正的保护产权和维护公正秩序的制度规则。
2018年8月10日

P2P接连爆雷,监管为何缺位?

蒋豪:金融压抑下的畸形发展,使投资人在遭受正常经济风险之外,还要承担因体制机制不到位产生的监管风险。
2018年8月6日

向曼德拉致敬

盛洪:曼德拉执政时期,南非社会逐渐排解了种族仇恨的毒素,脱胎换骨。在曼德拉诞辰一百周年之际,向他致敬。
2018年7月20日

谁和谁的“贸易战”?为什么而战?

盛洪:以自由贸易和市场规则来衡量,政府补贴、国有垄断集团,对网络市场和实体市场的封锁才应该是中国的敌人。
2018年7月4日

开放向右,改革向左

张林:2001年以来对外开放的跳跃性扩大成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增长动力,但与此同时国内改革的步伐似乎越来越慢。
2018年4月28日

为什么中美“贸易战”可以转化为双赢?

盛洪:如果中国继续进行市场化改革,进行更公平的贸易;如果美国将铸币税收入用于减税而非军费,将出现双赢。
2018年4月9日

从GDP创造锦标赛到GDP瓜分锦标赛

张林:中国地方政府或许从GDP创造锦标赛走向了GDP瓜分锦标赛,一些地方核减GDP正是为这场瓜分做好了铺垫。
2018年1月19日

回望2017年:“低端人口”和正派社会

王军:“美好生活”应该是能带给人们幸福的一种生活,也是彰显社会正义与公平、同时没有羞辱的一种生活。
2018年1月4日

公共医疗保险为何会“撑不住了”?

张林:医保池子支出结构本末倒置,医保悖论不断放大的“腐败”和逆向选择,是公共医保捉襟见肘的直接原因。
2017年12月27日

让国家间竞争起来

盛洪:看到美国减税方案通过时,我们应认识到,这是国家间竞争的结果。当球踢到中国一边时,我们也应该高兴。
2017年12月18日

用合宪性审查为中国注入法治之魂

蒋豪:合宪性审查一直是中国宪法学界心中挥之不去的隐痛。“十九大”报告中的短短一句话,是很多人不断努力换来的。
2017年11月14日

诺贝尔奖与国家软实力

王军:诺奖是一国软实力的结晶。如果一国常年颗粒无收或偶尔获奖,它的科研体制和人才培养模式一定存在问题。
2017年10月30日

领导是一种制度

盛洪:在现实中,正确的决策来源于一种制度。所谓制度,就是一种多人互动的结构,每个人都理性有限、能力有限。
2017年9月26日

浙大“学术新规”:高校行政化的缩影

王军:无论是浙大的《办法》还是中国一些高校追求领导批阅的做法,都是行政权力的滥用,是对学术领地的粗暴入侵。
2017年9月21日

中国楼市的最大风险是“调控政策泡沫”

张林:“打左灯,向右拐”,放出打压房价口号,做出干预市场的样子,同时在背后尽量维持现有利益格局不受冲击。
2017年8月25日

下一个十年:中国的传销盛世?

张林:善心汇的出现并非偶然,转型期国民理性不足,传销执法的扭曲和漏洞等因素,意味着传销时代或许刚刚到来。
2017年8月2日

租购同权将走向自我否定

张林:租购同权并不能消解附着在住房上的社会性收益,只不过是允许更多的人去进一步争夺捆绑在房产上的收益。
2017年7月24日

中国学术造假何时了?

王军:中国医学学术论文被国际期刊集中撤下,是国内学术乱象在境外的一次发作,根子出在中国自身的学术痼疾上。
2017年6月28日

部门僭权,宪法高悬

盛洪:我对“民政部等九部门印发意见,明确社会智库实行双重管理”的消息感到惊讶,这不是行政部门僭越立法权吗?
2017年6月12日

中国接掌气候变化领导权就能解决国际合作困境吗?

王军:巴黎协定本质上是一种“自我执行”的合作,成败取决于各方自觉自愿,始终会受到“搭便车”问题困扰。
2017年6月7日

经济学家鲍莫尔的五彩学术

王军:经济学界应为有不久前去世的鲍莫尔这样的学者深感庆幸,因为有他的陪伴,问学之旅可以不再单调和乏味。
2017年5月24日

颜宁“出走”说明了什么?

王军:高校的行政化氛围正在影响、感染、同化越来越多的留学归国人员,他们要么拼命混官职,要么终日被杂事所扰。
2017年5月11日

养老金“个人账户空账”的伪命题与真问题

张林:对养老金缺口的报道、宣传对管理者有利,因为无论延迟退休还是提高缴纳比例,都能扩大管理机构的资金盘子。
2017年5月5日

中国式高校评估可以休矣

王军:与政府主导的其他检查类似,高校评估也充斥虚假成分,用“形式主义”和“走过场”来形容都有些轻描淡写。
2017年4月26日

从城市经济学的视角看雄安计划

盛洪:“北京过大”是政府直接配置资源的后果,真正的解决之道是让市场起决定作用,不是建设一个更大的北京。
2017年4月12日

观念创造繁荣,观念改变世界

王军:美国经济学家麦克洛斯基在新书中指出,让世界繁荣的力量既非资本积累也非制度法律,而是人们的观念或思想。
2017年3月22日

没有约束的财政支出是宏观税率攀升的主要动因

盛洪:通过横向和纵向比较,我们不仅发现中国税负非常重,还发现一个根本性问题:能否避免出现“诺思悖论”?
2017年2月7日

“死亡税负”:无需再纠结于概念之争

张林:我们希望不再纠结于“死亡税负”概念,从意气之争中摆脱出来,转化为对实际问题和理论问题的严肃讨论。
2017年1月11日

回首2016:雾霾里的中国

王军:2016年中国社会紧张、不安和焦虑情绪集聚、蔓延、加剧,公民基本权利仍无法保障,社会正义伸张艰难。
2017年1月3日
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