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央行

量化宽松没错

沃尔夫:很多人批评各大央行近年实行的宽松货币政策,这些反对意见不合理,并且可能损害央行有效回应下一场衰退的能力。
5天前

别让全球复苏夭折

2017年先放松一下没关系,但要让这轮复苏持续更久、要防止世界经济未来陷入低迷,我们很快就必须开始啃硬骨头了。
5天前

实现金融稳定,央行独力难支

沃尔夫:金融系统存在风险,政府对此的监管却并不到位。央行恪尽职守。不幸的是,其他人几乎都没完成自己的职责。
2017年10月26日

朔伊布勒警告世界有再次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

德国财长卸任前接受FT专访时称,鉴于各大央行向市场注入了数万亿美元,目前存在形成“新泡沫”的危险。
2017年10月9日

国际清算银行:加息可能影响全球经济复苏

在各大央行准备加息之际,BIS称,在廉价信贷时代大量借款的企业可能在偿债方面遇到困难,进而影响整体经济。
2017年9月18日

巨量存单的产生原因及政策应对

何文忠:在短期,如果天量存单到期引起结构性资金紧缺,央行应适度干预,在长期则需要宏观调控和制度设计介入。
2017年9月15日

珍惜人民币走强的好时光

过去几个月,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意外走高。如今,看多人民币的投资者应该抓紧享受这种上涨行情了。
2017年9月12日

中国央行出手抑制人民币升值

人民币一路走高,促使中国央行采取措施。但分析人士指出,央行目前可用来干预市场的选择有限。
2017年9月12日

中国央行宣布代币发行融资违法

中国央行为首的七部委宣布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这导致比特币价格下跌9%。
2017年9月5日

中国央行直购资产重回视野

胡月晓:央行直购资产后,货币体系稳定性将提高,利率曲线向上倾斜的正常化发展方向将增强市场发展稳定性。
2017年8月24日

十年QE使各大央行持有五分之一政府债务

美联储、欧洲央行及日本、英国、瑞士、瑞典的央行共计持有逾9万亿美元政府债券,突显它们撤出刺激措施的难度。
2017年8月16日

债市参与者的情绪分水岭

蔡浩:今年月初,国内大宗商品市场大涨,引发了新一轮债市走熊。然而,这似乎只是表象,而且难以维系。
2017年8月11日

中国要求所有移动支付实行中央清算

中国央行下令明年6月30日之前所有移动支付通过中央清算所处理,这将迫使蚂蚁金服、腾讯分享其有价值的交易数据。
2017年8月10日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流动性紧缩和杠杆再平衡

邵宇:中国可能即将来到金融周期的高峰时段,比照美国次贷危机前后的特征来看的话,2018年前后很可能会滑落。
2017年7月14日

中国能否实现金融监管改革破局?

刘胜军:中国将迎来被几度延期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但从目前形势看,改革能否实现真正“破局”并不乐观。
2017年7月11日

BIS:加息过迟将威胁金融稳定

国际清算银行称,长期维持低利率可能导致债务积累和金融市场冒险行为失控,威胁未来金融稳定和宏观经济。
2017年6月26日

债市熊市交易性机会如期到来

蔡浩:近期市场对债市乐观情绪渐浓,不过谈熊市拐点为时尚早,目前情形更可能是漫漫熊市中出现的交易性反弹。
2017年6月16日

地缘政治风险促使全球公共投资者增持黄金

英国退欧公投和特朗普胜选后,去年国家投资者净黄金持有量达18年高位。中国央行仍是全球最大公共投资者。
2017年6月12日

中国外汇储备升至2017年新高

5月中国外汇储备增加240亿美元,这是连续第四个月增加,很可能得益于资本外流放缓以及美元在这段时期走软。
2017年6月8日

防控金融风险的两难:金融过度还是金融抑制?

刘哲:面临结构性不平衡,过度监管和监管真空并存,如何防范金融风险又不至于监管过度,需认识当前金融风险的本质。
2017年6月5日

中国式“缩表”,谨防政策超调

章俊:今年不仅是“监管年”,而且是“政治年”。如果下半年政策被迫再次转向的话,应兼顾“稳增长”和“控风险”。
2017年5月18日

中国适度放宽人民币资本外流管制

知情人士称,中国央行通知各金融机构,处理跨境人民币支付时不必再保证流入大于流出。这被视为近来第一项放松资本管制的举措。
2017年4月20日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数据向左、趋势向右

刘海影:中国经济前一阶段展现出的、相互矛盾的经济数据,只反映了特定经济结构与政府刺激政策间的互动效果。
2017年4月12日

警惕负利率与“金融约束”的谬误

冯兴元:金融市场上,自由形成的市场利率最为重要。任何人为的扭曲都不足取。任何央行都应维护这种利率机制。
2017年3月6日

央行“第三方支付备付金集中存管”该怎么理解?

王剑:备付金利息使部分支付机构的业务重心偏离了支付主业,而去从事类似金融机构的利差业务、投资业务,这一定程度上造成支付服务市场的无序和混乱.
2017年1月23日

中国或已失去降准最佳“窗口”

胡月晓:当前流动性平稳局面,得益于银行信贷增长的平稳。当未来信贷增长下降时,降准的压力将进一步增大。
2016年12月23日

如何打破人民币单边贬值预期?

刘利刚:盯住一篮子货币的人民币汇率政策面临着严峻挑战;央行可能需要允许人民币在区间内有一定范围内波动。
2016年12月20日

中国央行注入流动性缓解信贷紧缩

周五上午,中国央行通过逆回购向银行间市场净注入了450亿元人民币,本周净注入金额达到2500亿元人民币。
2016年12月16日

做空人民币未必稳赚

桑晓霓:当前汇市最热门的交易是做多美元,做空其他多种货币。但看好美元未必意味着投资者需要看空人民币。
2016年12月16日

英国首相不该妄议央行工作

沃尔夫:许多人都不喜欢当今的超低利率,他们明确指出罪魁祸首是央行。近来,特里萨•梅也加入了指责的阵营。
2016年10月24日

负利率政策不该被舍弃

罗格夫:欧洲和日本试行负利率政策结果喜忧参半,有人因此断定,应丢弃有关负利率的想法。这是个巨大错误。
2016年10月17日
1234567››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