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央行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流动性紧缩和杠杆再平衡

邵宇:中国可能即将来到金融周期的高峰时段,比照美国次贷危机前后的特征来看的话,2018年前后很可能会滑落。
2017年7月14日

中国能否实现金融监管改革破局?

刘胜军:中国将迎来被几度延期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但从目前形势看,改革能否实现真正“破局”并不乐观。
2017年7月11日

BIS:加息过迟将威胁金融稳定

国际清算银行称,长期维持低利率可能导致债务积累和金融市场冒险行为失控,威胁未来金融稳定和宏观经济。
2017年6月26日

债市熊市交易性机会如期到来

蔡浩:近期市场对债市乐观情绪渐浓,不过谈熊市拐点为时尚早,目前情形更可能是漫漫熊市中出现的交易性反弹。
2017年6月16日

地缘政治风险促使全球公共投资者增持黄金

英国退欧公投和特朗普胜选后,去年国家投资者净黄金持有量达18年高位。中国央行仍是全球最大公共投资者。
2017年6月12日

中国外汇储备升至2017年新高

5月中国外汇储备增加240亿美元,这是连续第四个月增加,很可能得益于资本外流放缓以及美元在这段时期走软。
2017年6月8日

防控金融风险的两难:金融过度还是金融抑制?

刘哲:面临结构性不平衡,过度监管和监管真空并存,如何防范金融风险又不至于监管过度,需认识当前金融风险的本质。
2017年6月5日

中国式“缩表”,谨防政策超调

章俊:今年不仅是“监管年”,而且是“政治年”。如果下半年政策被迫再次转向的话,应兼顾“稳增长”和“控风险”。
2017年5月18日

中国适度放宽人民币资本外流管制

知情人士称,中国央行通知各金融机构,处理跨境人民币支付时不必再保证流入大于流出。这被视为近来第一项放松资本管制的举措。
2017年4月20日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数据向左、趋势向右

刘海影:中国经济前一阶段展现出的、相互矛盾的经济数据,只反映了特定经济结构与政府刺激政策间的互动效果。
2017年4月12日

警惕负利率与“金融约束”的谬误

冯兴元:金融市场上,自由形成的市场利率最为重要。任何人为的扭曲都不足取。任何央行都应维护这种利率机制。
2017年3月6日

央行“第三方支付备付金集中存管”该怎么理解?

王剑:备付金利息使部分支付机构的业务重心偏离了支付主业,而去从事类似金融机构的利差业务、投资业务,这一定程度上造成支付服务市场的无序和混乱.
2017年1月23日

中国或已失去降准最佳“窗口”

胡月晓:当前流动性平稳局面,得益于银行信贷增长的平稳。当未来信贷增长下降时,降准的压力将进一步增大。
2016年12月23日

如何打破人民币单边贬值预期?

刘利刚:盯住一篮子货币的人民币汇率政策面临着严峻挑战;央行可能需要允许人民币在区间内有一定范围内波动。
2016年12月20日

中国央行注入流动性缓解信贷紧缩

周五上午,中国央行通过逆回购向银行间市场净注入了450亿元人民币,本周净注入金额达到2500亿元人民币。
2016年12月16日

做空人民币未必稳赚

桑晓霓:当前汇市最热门的交易是做多美元,做空其他多种货币。但看好美元未必意味着投资者需要看空人民币。
2016年12月16日

英国首相不该妄议央行工作

沃尔夫:许多人都不喜欢当今的超低利率,他们明确指出罪魁祸首是央行。近来,特里萨•梅也加入了指责的阵营。
2016年10月24日

负利率政策不该被舍弃

罗格夫:欧洲和日本试行负利率政策结果喜忧参半,有人因此断定,应丢弃有关负利率的想法。这是个巨大错误。
2016年10月17日

央行该向政府“交棒”

怀特:各国央行近年一再提供的货币刺激,不但未能如愿扩大总需求,反而产生副作用。是时候让政府上场了。
2016年9月28日

国际清算银行:市场过于依赖央行

该行首席经济学家博里奥称,要让全球经济实现更为强劲、平衡和可持续的扩张,更为均衡的政策组合至关重要。
2016年9月19日

美联储政策信号令人失望

萨默斯:我对美联储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度研讨会曾经寄予厚望,但这次会议未能认真考虑重大政策改变。
2016年9月1日

宽松货币政策难以化解债务“宿醉“

拜德:央行不应以物价和就业为目标,而是要对银行的审慎贷款负责,警惕廉价货币助长新的信贷热潮。
2016年8月29日

全球央行会议面临的难解之题

全球央行官员本周聚会美国怀俄明州,讨论如何加大央行应对下次经济衰退的政策火力。有人提出调高通胀率目标。
2016年8月24日

“直升机撒钱”还不到时候

高盛全球宏观市场研究部葛沙雷里:在经济增长和通胀表现都差强人意之际,市场怀疑央行还拿得出什么强大武器。在此背景下,“直升机撒钱”引发广泛讨论。
2016年5月4日

“温和衰退”时代终结

南格尔:生产率增长疲软一直困扰着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但似乎并未打击投资者。如今世界正接近这样一个时点:生产率低增长将对金融市场投资者产生巨大影响。
2016年5月4日

为什么会有人买负收益率债券?

购买收益率为负的债券然后持有到期,是板上钉钉的亏本交易。FT记者为你揭开其中“奥妙”:如果其它资产价格大跌,负收益率债券将带来“超常表现”。
2016年4月15日

FT社评:负利率政策已近极限

负利率延续时间越长,带来意外后果的风险也越大。至少在欧元区,降息政策在政治上已接近极限。目前的问题在于,应该用何种政策来取代降息。
2016年4月13日

“货币战”真的休战了?

竞争性贬值长期以来一直是外汇市场的主要话题。近期美联储等世界主要央行一系列令人意外的决定,被一些人解读为“货币战”的休战声明。然而,在“人人为己”的外汇世界,即使真存在一份休战协议,也应担忧它多快会崩溃。
2016年3月30日

孟加拉央行被黑客盗转1.01亿美元

据悉,黑客入侵该国央行安全系统后,伪装成孟加拉官员,要求纽约联储转账
2016年3月11日

中国降准能否引领G20?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央行有意引领G20协力刺激经济,也是作为东道主对G20声明的回应;未来需放松财政政策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需其他主要国家也维持宽松政策。
2016年3月1日

全球经济需要“直升机撒钱”?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世界经济正在放缓,负利率从天方夜谭变为现实,央行下一步不仅可能实施财政扩张,还可能出台直接的资金支持,包括最激进的政策,即弗里德曼所建议的“直升机撒钱”。
2016年2月26日
123456››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