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央行

中国央行时隔8个月重启正回购操作

从货币市场回收480亿元人民币,表明央行对年初信贷飙升感到担忧
2014年2月19日

德国央行:德国大城市房价偏高

该警告突显国际投资者正推高全球房地产价格
2013年10月22日

分析:国际金融体系亟待改革

国际金融体系的缺陷是由来已久而且根深蒂固的,改革它们的努力也都以失败而告终。然而,目前实施改革的可能是几十年来最大的,各国必须首先拿出改革的胆量。
2013年8月30日

央行行长应擅长“讲故事”

FT专栏作家邰蒂:如今支撑金融体系的与其说是有形的基准,不如说是无形的“公众信任”。政策之外的语言交流,本身也成了一种工具,央行行长必须善用其影响。
2013年8月27日

瑞士央行在新加坡设立分行

成为首家在新加坡设立业务机构的非亚洲央行
2013年7月12日

驳“量化宽松无用论”

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外部委员迈尔斯:有人认为央行资产购买引发价格泡沫,也有人认为,此类购买无助于刺激整体经济需求,还有人竟然同时认同这两种观点。
2013年7月11日

中国金融政策进入新阶段

长江商学院副院长陈龙:中国政府应对本次“钱荒”的态度意味着,长久以来靠信贷拉动经济的做法将成为历史。但中国并没有国家信用危机之虞,只是一些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违约风险会上升。
2013年6月27日

国际清算银行敦促各国央行着手退出QE

国际清算银行警告称,更多的债券购买行为将阻碍全球经济恢复健康
2013年6月24日

全球央行的货币宽松仍不到位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各国央行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但做得太不到位。在目前的环境下,关键是要避免过早退出宽松政策,否则可能会导致复苏流产。
2013年6月8日

通胀是只“不叫的狗”?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有人曾预测高收入国家会出现恶性通胀。奇怪的是,尽管相对于危机之前,经济产出已大幅下降,失业率也长期居高不下,但通胀却一直保持稳定。因此IMF指出,“我们找到一条不叫的狗”。这个现象可以从多个角度来解释。
2013年4月19日

央行的高额储备资产

日本央行最近几年一直大量买入外国货币,以降低日元兑美元汇率。但日元下一步的走势却充满神秘性,人们基本上不知道日本央行和世界其他央行的储备管理者会购买什么。
2013年4月11日

G7重申不打汇率战

最新声明似乎显示发达国家阵营不会干涉日本经济重振计划
2013年2月13日

英国央行行长呼吁减轻央行负担

默文•金称,不能过度依赖宽松货币政策,英国政府应推行供给改革
2013年1月23日

英国央行朝加息又进一步

两名委员主张加息,预示英央行可能比其他主要央行更早结束超低利率
2014年8月21日

英国监管者寻求解决银行“大而不倒”

该国金融稳定委员会希望当跨国银行陷入困境时,要求其债权人内部纾困
2014年7月21日

中国央行调查中行涉嫌“洗钱”指控

央视称其非法帮助富有客户将资金转移到海外,违反了中国外汇管制规定
2014年7月11日

国际清算银行呼吁各国央行加息

扮演“央行的银行”角色的BIS警告称,金融市场近期过度活跃,缘于各国超低利率政策
2014年6月30日

全球央行转向投资股市

官方货币与金融机构论坛称,中国国家外管局已成“全球最大公共部门股票持有者”
2014年6月16日

分析:央行与银监会分歧危及市场信心

据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央行去年6月人为制造“钱荒”,原因是对银监会未能遏制影子银行业活动感到失望。央行的本意是切断高风险产品的资金来源,但其做法却破坏了人们对整个体系的信心。
2014年4月10日

有效沟通至关重要

智慧资本公司董事长佩尔绍德:要想在不引起市场动荡的情况下退出非正统的货币政策,央行行长们需要与市场进行有效交流,并更好地理解债券购买举措将会产生何种效果。
2014年1月23日

八国可能受央行收紧货币政策影响

数据显示,南非、土耳其、巴西、印度、印尼、匈牙利、智利和波兰最容易受量宽缩减后果影响
2014年1月16日

FT社评:单靠拉詹救不了印度经济

印度新任央行行长拉詹重振卢比的措施已赢得投资者赞赏,但稳定货币对印度经济的作用有限。不大幅降低赤字、改善基础设施、减少繁文缛节,拉詹也会徒劳无功。
2013年9月6日

人民银行擦枪走火,影子银行忍辱负重

中国资本市场资深观察者、香港慢牛投资董事长张化桥:中国央行试图避免重犯过去35年货币政策错误,但却误判了市场反应,导致上个月的银行间市场风波。
2013年7月10日

FT社评:复苏需要央行继续支持

因市场担心流动性可能蒸发,央行减少或退出支持缺乏根据。自危机开始,央行制定的政策便一直是最有效的。现在退缩不是时候。
2013年6月9日

中国央行静观全球减息潮

FT中文网投资与财富管理编辑冯涛: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是否会加入此轮减息潮,成为市场跟踪的焦点。鉴于中国当前内忧外患,中国央行唯有静观其变。
2013年5月10日

央行储备多元化惠及新兴市场债券

人们通常认为,央行属于最保守的投资者。然而很多央行开始对储备资产进行多样化配置,并投资于一种新的资产类别——新兴市场债券。
2013年5月2日

经济乏力不能只打“镇痛剂”

汇丰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简世勋:央行采取货币政策干预市场的行为能刺激市场,但无法提振经济,是镇痛剂而非抗生素。这可能导致经济对政策的依赖性越来越深,让“停药”变得越来越难。
2013年5月2日

各国央行转持风险较高资产

由于美国国债收益率低迷,向来保守的央行储备管理者们正转而投资于风险较高的资产,如股票、信用评级较低的政府债券等,以及此前他们一直避免投资的外汇。
2013年4月8日

日央行行长:日本债务“不可持续”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政府债务额畸高且不断增长的情形“不可持续”,而如果人们对国家财务状况丧失信心,可能对整个经济“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
2013年3月29日

FT社评:央行应该更有作为

金融市场最近屡创新高,而全球各地经济都在放缓或下滑。尽管看来有些矛盾,但这两种现象的根源都可以归结为央行的作为与不作为。央行应更积极地推动政府发挥其作用。
2013年3月8日

FT社评:魏德曼担忧过头了

德国央行行长警告称,一些国家的央行正丧失独立性,可能导致汇率战。央行的确需要独立性,但央行的权力不是绝对的,民选政府有权要求央行的通胀立场与自己一致。
2013年1月24日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