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改革

中国的2019年:又一个影响重大的逢“9”年

于洁:当前外部挑战及国内经济困难为中国政府加快各领域亟需的改革提供了一个非常规机遇。改革如果成功,将是对抗贸易战的最佳解决方案。
2019年8月20日

从政治局会议看下半年政策走势

沈建光:扩内需稳外贸是“六稳”的重要抓手。制度性改革与扩大开放是下半年经济工作重点;这对短期有一些挑战,长期来看是重要的发展机遇。
2019年7月31日

金改11条:“资产管理”是“甜点”

周浩:中国的新金融开放举措,会击中潜在的市场机会和需求,但外资金融机构也清楚,想象落实在纸面上并不容易。
2019年7月23日

中国棚改凸显地方政府债务困境

在中国土地出让收入低迷之际,由于债务负担和预算缺口,一些地方政府推迟为动迁户落实补偿款和安置房。
2019年4月25日

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如何行稳致远?

夏立军:A股依然面临着2015年人造牛市巨大后遗症,留下了股权质押、商誉减值等“地雷”。处置这些问题需要加快资本市场制度基础设施建设。
2019年1月31日

文贯中:重新审视产业政策

文贯中:产业政策来龙去脉是什么?发达国家在担心什么?能不能推行产业政策和中国能不能成为最大的经济实体对立起来,完全是个伪命题。
2019年1月17日

中国国企改革四十年:回顾与展望

周颖刚、刘晔、张训常: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关键是国有资本谁使用、怎么用、用的效果如何,只要用得合理,用得有效,而不必刻意保持国有资本的控股地位。
2019年1月16日

2019:宏观经济八大猜想

沈建光:中国短期内经济延续下行趋势不会改变。中美经贸关系如何演绎与房地产政策是否放松等问题将至关重要。
2019年1月9日

在历史三峡的2019,相信未来

徐瑾:即使2019被认为是周期谷底,我们还是可以仰望一下星空,回望历史,想象未来。这个世界会变好吗?
2019年1月2日

海外市场如何解读“一带一路”?

周浩:“一带一路”是个宏大战略,反映中国国际地位显著提高,但在推进过程中应采取更温和更具包容性的举措。
2018年12月13日

中国经济的近忧与远虑

朱宁:中国经济的风险短期看来是增长速度放缓和经济增长模式转型艰难;但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核心问题,仍是不断提升劳动生产率水平。
2018年12月11日

FT社评:为“自己人”做点实事

中国民营企业家被告知他们是“自己人”。既然如此,中国领导层应该拆除偏袒国企的架构,确保信贷公平流动,保障民企法律独立性。
2018年12月6日

陈志武:中国尚缺一个一以贯之的“故事”

这位知名经济学者认为,40年改革转型之后,中国仍然缺乏一个能贯穿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各方面,前后一致的价值和制度体系。
2018年12月4日

制度闭环与制度失败

陈稻田:制度分拆开来就是制约和度量,都是规范人行为的意思,强制力是制度第一要素;制度的失败,关键在于没有形成集体控制个人的制度闭环。
2018年11月23日

FT社评:德国外向型经济需要升级

保护主义抬头,德国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突然间开始显得脆弱。柏林方面应趁经济稳健、“政治看守人”即将更换之机推行重大改革。
2018年11月13日

总供给收缩须警惕“滞胀”风险

樊磊:如果因“稳增长”而总需求回落速度偏慢,可能需要警惕滞胀风险;中长期而言,中国仍需要推进结构性改革避免潜在经济增速过快下行。
2018年10月18日

改革急先锋为何难以分享改革红利?

文贯中:三农问题已成中国模式阿喀琉斯之踵,土地市场的建立加上户籍制度改革和资本市场完善,将标志着中国经济改革的最后成功。
2018年10月11日

粤港澳大湾区的梦想与现实

让香港和澳门融入中国内地所面临的挑战,几乎与在一个经常受台风袭击的地区修建世界最长跨海大桥一样严峻。
2018年9月7日

开启中国农村改革2.0版

沈晓杰:要真正实现乡村振兴的高质量发展,就应不拘泥于旧有的三农治理模式,突破就农治农的改革套路,下决心创造新的农村改革范式。
2018年8月2日

朝鲜效仿越南改革模式并非易事

曾经孤立的越南的经济革新道路似乎很适合朝鲜模仿,然而如今的朝鲜和当年的越南有很大不同。
2018年7月12日

我参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经验

邹至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工作,是为中国建立适当的市场经济,涉及经济学教育和辅助市场非国有企业的建立。
2018年5月16日

中国简政放权助推新注册企业数量飙升

过去5年,随着中国政府开展简政运动,注册企业所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大幅减少,中国新注册企业数量呈现飙升。
2018年4月12日

以改革开放来应对贸易保护主义

章俊: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国再次推出扩大改革开放举措,有助于在目前贸易摩擦和争端中增进双方沟通,也是供给侧改革深入推进的需要。
2018年4月11日

四十年量级的改革再出发

程实、钱智俊:面对新一轮改革浪潮,一个基础性问题亟待解答:什么是新时代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核心特质?
2018年3月19日

改革者周小川

吴金铎:周小川接掌央行多年,央行角色发生较大变化,央行目标是什么?帕累托改进正是周小川在中国进行渐进式改革的真实反映,改革没有完成时。
2018年3月13日

如何理解刘鹤“中国改革开放力度将超预期”的说法?

邓聿文:中国要借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推出“超预期”的改革开放举措,是为实现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2018年1月26日

沙特王储的大胆改革:机遇与风险并存

本•萨勒曼无疑拥有推动经济和社会改革的雄心壮志,但有人认为,他的一些举措看起来大胆而鲁莽。
2018年1月8日

十九大后的中国:社会主要矛盾改变的五重含义

胡伟俊:对内改革对外开放,以开放促改革,相信市场的力量,尊重自下而上的制度创新,勇于试错,这样才解决发展道路上一个又一个问题。
2017年11月1日

中国债转股计划进展远逊预期

瑞银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里宣布的1.04万亿元人民币债转股计划中,银行迄今仅执行1429亿元人民币交易,占总数13.7%。
2017年10月19日

中国风险之辩:不能用“供给侧管理”代替供给侧改革

滕泰、张海冰:假如把对企业经营行为的管理和呼吁当作供给侧改革,就转移了方向,供给侧改革是刀刃向内改自己。
2017年8月15日

不要过早否定莫迪改革

帕拉久利:莫迪的废钞令和全国消费税改革虽然难以实现原定目标,但有望唤醒纳税人权利意识,鼓励他们对政府问责。
2017年8月3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