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民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西方对中国崛起的神助攻

卢斯:西方试图遏制中国崛起,却一直在神助攻。进入21世纪以来,西方已送出三份大礼,特朗普可能是第四份。
2018年3月12日

特朗普大讲西方文明的虚伪

萨默斯:从特朗普在波兰的演讲中可以了解他的世界观。他将自己的外交政策根植于西方价值观,非常虚伪。
2017年7月17日

普京之友——俄罗斯的西方精英网

库柏:如果勒庞当选法国总统,那么,西方三大军事力量中的两个将由亲俄人士执掌。斯大林做梦也想不到这点。
2017年4月1日

推销未来:反制怀旧民族主义的唯一办法

库柏:从特朗普到英国退欧,推销往昔成为当今最容易的拉票方式。法国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将尝试唯一可行的反制策略:推销未来。
2017年3月29日

西方面对威权主义浪潮

拉赫曼:民主化进程似乎已经逆转,一股发端于西方老牌民主国家之外的威权主义浪潮已经蔓延至美国和欧洲。
2017年2月22日

自由秩序为世界带来了什么?

斯蒂芬斯:西方自由秩序正在瓦解。然而即使有再多瑕疵,也不应忽略这个秩序在1945年后带来的相对和平与繁荣。
2017年2月13日

与FT共进午餐:安格斯•迪顿

2016年是西方政治上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一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迪顿是解释民粹主义地震的一个最佳人选。
2016年12月30日

英美民主政体遭遇危机

拉赫曼:美国的特朗普和英国的科尔宾可能永远也不会真正掌权,但他们的崛起表明英美民主体制真的出现了问题。
2016年8月24日

成熟政府失败——西方政治癌

卡内基欧洲研究中心主任特绍:政府在正常运转,但没有什么成就,西方社会患上了“成熟政府失败”的疾病。政客应该少担心连任问题,敢于做些有必要做的事情。
2016年4月25日

精英不能漠视大众利益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西方民主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针对精英阶层的叛逆已经全面展开。个人经济自由可能造成巨大的不平等,这使民主理念的现实意义空心化。如果精英与大众之间的鸿沟无法弥合,选民将转向局外人来清理体系。
2016年2月6日

失败者的反击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失败者也是有投票权的,这就是民主的含义,而且也理应如此。如果失败者觉得自己受到了十足的欺骗和羞辱,就会把票投给特朗普、勒庞和法拉奇等民粹主义者。这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
2016年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