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言论

鸿茅药酒事件在中国互联网引起轩然大波

医生谭秦东因指责鸿茅药酒虚假宣传而被拘留一事曝光后,网络抗议指向了企业利用法律惩罚其产品批评者的能力。
2018年4月19日

生活本是五花八门的俗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没有哪个社会只存在一种品味,只认同一种产品,只允许统一的娱乐模式,只肯定一种生活方式。
2018年4月16日

收回科技大公司的“免责金牌”

福鲁哈尔:大科技公司已拥有煽起或遏制网络仇恨的能力,所以允许其对用户几乎所有非法内容免责的法律必须改变。
2017年9月29日

《端》动荡: “我们”的时代需要什么样的媒体?

陈振铎:媒体更应该是平权、互相尊重与包容的社会学意义上的“我们”的聚合体,而不单是“反对主义”的聚合。
2017年4月14日

从丽江法官一事看中国法治困境

常红晓:法官作为特殊职业群体应忠诚于宪法和法律,法律之外,其职业行为不应受干预,这是法治国家的要求。
2017年2月28日

关于“政治正确”的一点常识

刘波:在基本权利已经得到保障的社会,讲“政治正确”,可以让各个族群都过得更有尊严、更体面、更舒适一些。
2016年11月8日

德国欧盟专员为不当言论道歉

厄廷格就上周侮辱了中国人、女性、同性恋群体及比利时瓦隆大区的演讲发表语气谦卑的道歉,这已不是他第一次失言。
2016年11月4日

“政治正确”惹了谁?

FT中文网公共政策主编刘波:正面意义上的“政治正确”是理性、对全社会有利的选择,也是人类几千年族群交往经验的总结。
2016年6月20日

如何进行建设性的公共批评?

王恩学:建设性批评因愈发紧张的社会对立而显亟需,是促进阶层沟通、凝聚社会共识、消解社会对立的低成本路径,但建设性批评重在践行也难在践行。
2016年3月23日

中国军报批驳网络“历史虚无主义”

最近加多宝的一次营销活动,让知名博主作业本两年前一条辱及革命烈士的微博浮出水面,并引来军报介入,狠批历史虚无主义的网上“任性”。
2015年4月30日

媒体札记:被叫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荆州电视台一位年轻主持在直播节目中被当场更换,引发业内外对媒体批评官员尺度的辩论,究竟是“骂得好”还是“借题发泄个人情绪”?
2014年4月10日

新浪微博用户增速创历史新低

在准备美国IPO之际,新浪微博面临激烈竞争和政府言论管控双重压力,但首度实现盈利
2014年2月25日

稳定的边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恰如《言论的边界》所述,稳定是为了公共利益、民众福利和自由生活。以稳定之名伤害这些,稳定就失去了正义性。
2011年8月1日

中国政府警告新浪加强“自律”

网信办称,新浪高管承诺将发布更多展现“正能量”的信息
2015年4月13日

媒体札记:抓了典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作为业界公认最配合宣传指令的“老大哥”,新浪被“扫黄打非”工作组通报整顿,让围观者充分领教了官方“净网”的决心。
2014年4月25日

权力谦抑才能树立执政权威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网络时代政府不具备完全扑杀言论影响的能力,官民间的恶性拉锯是对执政权威的最大伤害。赢得尊重的并不是不可挑战的权力,而是宽容。
2013年11月28日

薛蛮子事件背后的公权之辨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政府可以抓薛蛮子嫖娼,但不可以因他是“不顺眼”的大V而抓他嫖娼。如此行为表面上合法,实际上是动机不正、主观违法。
2013年9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