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自酿恶果的央行政治化

特纳:政府削弱央行的独立性不好,央行在没有一个明确的经济议程、也没有走正当流程的情况下改变立场也不好。
5天前

中国会大幅降息么?

周浩:从很多方面来看,本次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很可能不亚于非典,中国央行会否再度大幅降息应对经济下行压力?
2020年2月18日

政策宽松预期推涨中国股市

周一,沪深300指数上涨2.3%。市场预期北京方面可能加大刺激力度,以缓冲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
2020年2月17日

美联储“密切关注”中国新冠疫情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有可能对美国经济产生影响,但美联储不打算像日本和欧洲一样实施负利率。
2020年2月12日

香港需要重新设定联系汇率制

罗德里克:港元的流动性正在枯竭,利率可能因为最轻微的刺激而失控,政策制定者必须灵活应对。
2020年2月6日

疫情冲击的经济分析:脉络、共识与新见

程实、钱智俊:疫情不会扭转中国经济长期增长路径。疫情平息后,增速反弹打开的短期投资窗口,及后续经济增质培育的长期投资机遇,依然值得期待。
2020年2月5日

疫情下的中国经济:一个好消息与四个挑战

刘海影:时间进入2020年之后,大事迭发,新型肺炎更是全球瞩目。黑天鹅成群起飞之时,2020年中国经济形势将会如何?
2020年1月31日

美联储:倾听美国经济现实

美联储组织的“美联储倾听”活动既帮助其了解美国经济现实,也成为其提供货币政策“前瞻性指引”的一种工具。
2020年1月19日

全球经济的症结在哪里?

格林:对于工业化国家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的现状,一些经济学家将其归咎于供应疲弱,另一些经济学家将其归咎于需求疲弱。
2020年1月19日

桥水:央行宽松政策将促使金价上涨

桥水基金认为,随着各国央行接受更高的通胀水平,以及政治不确定性增加,金价可能飙升至每盎司逾2000美元的创纪录高点。
2020年1月16日

央行宽松政策引发企业创纪录发债

全球企业趁借款成本较低之机在2019年发售创纪录数量债券,并在进入新年后第一周就竞相发债,令政策制定者再度担忧债务水平飙升。
2020年1月13日

对近期债市热议话题的思考

蔡浩:鼠年春节前市场关注的重点已重新聚焦,货币政策、地方债、定开债基是市场谈论最多的话题,而对经济基本面走势的关注反而有所淡化。
2019年12月27日

央行需要解释负利率的好处

尤尼乌斯:各国央行需要说老实话,坦承商业银行将负利率传递给客户是正确做法,因为实行负利率的本意就是希望家庭少存钱、多消费。
2019年12月17日

中国CPI通胀上扬而PPI下降

11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4.5%,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1.4%,这使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空间受到挤压。
2019年12月11日

负利率究竟意味着什么?

伍治坚:现阶段负利率主要存在于欧洲和日本,而且负的幅度有限,但负利率对于普通老百姓和经济的影响,远远超过大多数人的想象。
2019年12月4日

美联储考虑让通胀“超标”

有关人士的讲话显示,美联储考虑做出一项承诺:在通胀率没有达到其目标水平时,其将暂时提高通胀目标,以弥补缺失的通胀。
2019年12月3日

以史为鉴:从票据利率创新低看宏观走势

蔡浩:票据利率与国债收益率并非第一次倒挂,自次贷危机以后,类似的情况一共发生了三轮。那么倒挂的原因是什么,这又预示着什么?
2019年11月26日

2020年中国经济展望:新旧年代间的转换

程实、钱智俊:聚焦明年,伴随正向循环的初步成形,三条主线的交汇点有望提供最具潜力的结构性机遇,由线及点、做好加法将是把握新机遇的关键。
2019年11月19日

债市观察:央行降息轨道开启了吗?

蔡浩:货币政策施展的空间越来越有限,降息轨道即便打开,也将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为目的的资产端降息,而并非金融市场所期待的负债端降息。
2019年11月13日

如何解读央行“降息”?

周浩:“降息”很难给出一个明确的对于货币政策的方向性解读。各种操作之后,央行可能只是通过“降息”来检测一下市场反应和实际效果而已。
2019年11月12日

拉加德接任欧洲央行行长 面临改革呼声

同僚们利用新行长上任之际提议各种变革,包括在设定利率时举行投票。许多想法源于对前行长德拉吉主持辩论方式的不满。
2019年11月11日

美债收益率曲线怎么了?

戴维斯:美联储今年3次降息,美国债券收益率曲线却没有变陡,一种解释是,市场下调了对实际长期均衡收益率的估计。
2019年11月11日

中国货币政策是“保增长”还是“防通胀”?

沈建光:在经济下行态势仍未有明显好转的情况下,中国央行无疑面临抉择。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是“保增长”还是“防通胀”?
2019年11月6日

别指望财政刺激政策

格林:尽管从经济方面来说出台财政刺激措施是合理的,但从政治方面来说,出台财政刺激前景渺茫。
2019年11月6日

中国三年多来首次下调MLF利率

消息公布后中国股市小幅上涨,债券收益率下降。一些分析师预计,未来几个月中国央行会继续放松政策。
2019年11月5日

降准仍在轨,降息也在途

胡月晓:经济转型带来的经济持续底部徘徊,使得企业经营难度上升,叠加基建投资重要性的上升,让“降成本”成为下一步“供给侧改革”的重心。
2019年10月31日

中国经济走势的五个关键疑问

沈建光:贸易“休战”能否改善短期出口下滑?如何看待9月消费、工业生产的改善?货币政策放松开始见效了吗?地产脱钩,经济政策如何考量?
2019年10月23日

债市观察:从“两个预期”看债市走势

蔡浩:促发展、稳增长、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是当前宏观政策施策第一要务,这也促成了“两个预期”的形成,短期和长期均对债市形成利空。
2019年10月21日

全球经济政策制定者在集体玩火

沃尔夫:贸易冲突、英国退欧等“蠢事”在威胁世界经济。我们在集体玩火,更糟糕的是在一栋易燃的建筑物中玩火。
2019年10月17日

市场为何误读政策取向?

周浩:市场的放松呼声逐步偃旗息鼓,某种程度上表明市场预期已逐步转向,但市场为什么再次错判中国政策的取向?
2019年10月17日

货币政策“黑洞”给全球经济带来风险

萨默斯:一些重要经济体已经陷入或濒临陷入货币政策黑洞,政策行动必须转向从其他方面着手,刺激稳健的支出才是良策。
2019年10月14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