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央行向银行体系注入3600亿元人民币

中国央行通过中期借贷便利向银行体系注入3600亿元人民币。这是政策制定者放缓激烈的去杠杆努力的最新迹象。
2017年7月14日

我为何会预测对人民币走势?

去年底市场传言人民币将大幅贬值,但过去一个月里,人民币唯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它没有在关于中国的讨论中被提起。
2017年7月14日

全球经济复苏仍然面临多重风险

沃尔夫:世界经济复苏所面对的最大风险并非货币政策收紧过快,也不是总需求再度疲软,而是全球合作的崩溃。
2017年7月7日

质疑耶伦和美联储的五个理由

萨默斯:美联储“基于菲利普斯曲线抢先狙击通胀”的策略存在问题。更佳选择是“看到通胀的确凿证据再开枪”。
2017年6月19日

美联储不应加息的四条理由

美联储似乎相信,美国经济已接近或处于充分就业,因而是时候逐渐收紧货币政策了。但这种观点是错误的。
2017年6月14日

中国在应对信贷泡沫问题上面临严峻考验

调查显示中国信贷收紧成为市场最大风险,牛津大学的马格纳斯表示,未来6个月至两年内影子银行融资可能出现危机。
2017年5月19日

中国货币市场利率升至两年高位

基准的7天加权平均回购利率达到3.18%的两年高点,此前中国央行从银行体系抽走流动性,以遏制金融风险。
2017年5月4日

债市收益率上行何时见顶?

蔡浩:债市收益率的上行是有“顶”的,这个“顶”就是实体经济依赖的信贷市场利率,那么债市收益率的上行空间还有多大?
2017年4月20日

中国应对央行资产负债表实施切割手术

殷剑峰:当前货币调控和市场动荡的核心症结在于法定存款准备金,其对应外汇占款和外汇储备。解决之道何在?
2017年3月29日

警惕负利率与“金融约束”的谬误

冯兴元:金融市场上,自由形成的市场利率最为重要。任何人为的扭曲都不足取。任何央行都应维护这种利率机制。
2017年3月6日

“假通胀”与“真加息”:2011昨日重现?

程实:全球政策基调不会因“假通胀”全面收缩,“真加息”或比2011年明显弱化,因此对今年资本市场表现谨慎乐观。
2017年2月16日

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但暗示未来加快升息

美国央行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0.5%至0.75%,同时发出信号:今年将按计划进一步上调短期利率。
2017年2月2日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股市?

苏培科:2017年中国需要一个积极向上且有吸引力的股票市场,这不仅关乎投资者利益,更关乎中国宏观管理大局。
2017年1月26日

2017年中国债市形势展望

蔡浩:展望2017年,中国债市面临的影响因素大体可分为三类,不利的、有利的和不确定的,其中不利因素居多。
2016年12月28日

美联储官员认为加息理由增强

11月会议纪要同时表示,大部分委员认为,美联储在决定进一步加息前应等待更多证据证明通胀和就业市场走强。
2016年11月24日

货币、信贷弱回升中迎来股市收获季

胡月晓:经济、效益“双升”,将推动股市一波长上涨行情;但低迷市况下的信心不足,新一轮行情需要 “催化剂”。
2016年11月16日

美联储暗示12月可能加息

距离大选投票只有几天之际,美国央行维持利率不变,以免搅乱市场,但在会后声明中重申加息理由“继续加强”。
2016年11月3日

耶伦在反思什么?

邵宇:美联储主席认为,长期总需求低迷会导致潜在供给下降,以此为货币大宽松和凯恩斯式财政刺激政策辩护。
2016年10月25日

英国首相不该妄议央行工作

沃尔夫:许多人都不喜欢当今的超低利率,他们明确指出罪魁祸首是央行。近来,特里萨•梅也加入了指责的阵营。
2016年10月24日

负利率政策不该被舍弃

罗格夫:欧洲和日本试行负利率政策结果喜忧参半,有人因此断定,应丢弃有关负利率的想法。这是个巨大错误。
2016年10月17日

美联储9月份暂不加息的决定来得“很悬”

议息会议记录显示,FOMC委员在何时加息上的分歧比预想的严重,对拖延加息持异议的委员不止是那三个投反对票的人。
2016年10月13日

央行该向政府“交棒”

怀特:各国央行近年一再提供的货币刺激,不但未能如愿扩大总需求,反而产生副作用。是时候让政府上场了。
2016年9月28日

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 增大年底加息可能

美联储十位政策制定者中,有三人投票支持立即加息,严重的分歧突显当前政策辩论的激烈性。
2016年9月22日

低利率世界不应一切指望央行

沃尔夫:极低利率下,央行不应再扮演稳定经济的唯一角色。更大财政赤字配以更高公共投资,才能让多方受益。
2016年9月19日

美联储鸽派:过早加息并不明智

资深政策制定者布雷纳德呼吁,在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过早收紧政策的风险远远超过等待的风险。
2016年9月13日

货币政策难以推动经济增长

海泽:加大创新和提高生产率依然是恢复增长和创造财富的最安全的途径,无限的财政支出和央行注资则适得其反。
2016年8月25日

全球央行会议面临的难解之题

全球央行官员本周聚会美国怀俄明州,讨论如何加大央行应对下次经济衰退的政策火力。有人提出调高通胀率目标。
2016年8月24日

负利率时代银行各出囤钱奇招

随着欧元区和瑞士进入负利率时代,私营银行拟把存在央行的资金换成现金,以节省负利率费用,但此举也有成本。
2016年8月23日

费希尔对美国经济表示乐观

比较鹰派的美联储理事会副主席称,美国央行接近达到适度通胀和充分就业的双重目标,但他未表明下次何时加息。
2016年8月22日

中国民间投资放缓“谜团”探因

刘胜军:民间投资增速放缓源自实体经济减少贷款。在资产负债表衰退下,宽松的货币政策只能刺激资产价格泡沫。
2016年8月22日

降准随时叩门

胡月晓:中国货币环境进入“微妙”状态,当基础货币增长难以持续时,保持流动性平稳,必然需要降准配合。
2016年8月19日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