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特别策划

Wake up 深圳 | 楼市火爆背后,后浪正在丧失选择权

当下深圳青年都是“禁欲式买房”,心里都住着白月光,最后却选了朱砂痣。

前言:“Wake up”系列专题报道,寻找并呈现“后疫”期间,房地产行业正在发生的故事和变化。

2020年,楼市没有小阳春,除了深圳。

刚刚过去的4月,深圳卖出3446套新房,创近5年新高。深圳也成为全国楼市中第一座快速恢复元气、购房者最先行动起来的城市。

屡创新高的成绩单里,后浪的力量不可小觑。当下深圳楼市,90后买家占比逼近四分之一,已经超过前浪70后。

“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当何冰在《后浪》中激昂地赞美时代赋予新一代机遇时,徐雅静正签下人生第一套房。在疯狂的深圳楼市里暴走半年,徐雅静收获最大感悟却是,当代青年正在丧失选择权。

刚刚过去的4月深圳楼市成交量创五年新高(刘婷/图)

被误伤的刚需

毕业五年,徐雅静愈发想在这座城市安家。“我的初心是想拥有自己的小房子,想找一个空间足够的房子,不要太磕碜。”徐雅静说,她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大城市的上班族都愿意买小房子。“买房是城市颁给奋斗者的勋章,为漂泊的灵魂带来安定感。”

去年8月,她开启了看房之旅,彼时深圳房价正在酝酿一场上涨大戏。她笑称自己的置业起点即是巅峰,原本只想安家,却被迫在猛涨的行情里见证了历史。

2019年8月18日,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政策落地,为“金九银十”做足暖场工作。深圳中原数据显示,当年9月深圳新房网签量同比上涨25%,豪宅网签量更是拉涨93.3%。

随后的松绑政策为燥热楼市再添一把火。同年11月,深圳调整豪宅线标准,昔日“被豪宅”的房源一夕之间免了数十万税费,瞬时引爆深圳二手房市场,当年11月、12月,新房二手房成交数据持续攀升。

在魔幻现实面前,徐雅静自称是“被误伤的刚需”。看房半年以来,徐雅静收到最多的通知是“您看中的房子已经出售”,看房清单上的德意名居、万象新天、八卦岭宿舍等房源均火速成交。随之而来的是不断调高的挂牌价,与越来越够不着的上车门槛。

“本以为疫情之下能抄底买房,结果深圳还是用实力打了我的脸。”开年以来,深圳楼市走出顶流行情。豪宅秒光、房价暴涨、业主调价等新闻频见报端。

刚买完房的徐雅静对着城市夜景陷入沉思(受访者供图)

疯狂的行情刺激着徐雅静,也改变了她。一直以来她都执着于买一套足以自住的小房子,而现实已经不容许她挑三拣四。渐渐地,自住的初心有所弱化,她不再纠结于房子的居住功能,买房的标准变成只要能上车就可以。

徐雅静说,当下深圳青年都是“禁欲式买房”,心里都住着白月光,最后却选了朱砂痣。深圳贝壳研究院院长肖小平亦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我们喜欢的是一些房子,购买的是另一些房子。”肖小平透露,深圳人买房时的浏览均价为518万元,而购买均价是390万元,128万元的落差,就是梦想与现实的距离。

五四青年节当天,徐雅静下定金买下位于下梅林迷你新居的小单间。这套房子的租金约为2800元,而她目前租住的房子租金为1500元。权衡之下,徐雅静决定边做租客边做房东。“如果按照以前的标准,这里绝对不是我的dream house,但这套房子租金高月供压力小,诱惑还是很大的。”

卖房给徐雅静的业主是一位70后,在深圳拥有3套以上住宅。徐雅静打趣地对他说,70后是最幸福的一代人,是唯一对房价上涨感到欢喜的一代。靠工资还有希望买房,只要努力就能圆梦。业主沉默了几秒后回答道:“年轻时谁都觉得难,你可能觉得现在很难,但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熬过去就好了。”

徐雅静在中介的指引下对着一张张合同签下了名字,买房并没有想象中欣喜,但确实让她的焦虑得以缓解,获得了久违的宁静。她知道,从落笔之日起,属于后浪的奋斗生涯也悄然启动了。

“我的工作是买房”

当买房成为职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8年10月16日,91年的王卫锋提着行李只身来到深圳时,就已经决定开启一个不平常的职业生涯——买房。在此之前,他是一个卖快销品的生意人,线上线下两头兼顾。小日子过得不温不火,这位骨子里喜欢冒险的青年开始萌生转行的念头。

一次偶然事件触动了他的神经,2018年6月,父母将在合肥的一套商品房以297万元卖掉,房源购于2009年,彼时总价仅68万元。十年时间,房价涨了229万,涨幅为336%,成为王卫锋家里最大的一笔财富。

突然的财富增长给这位刚踏入社会的青年带来了诱惑,他开始研究房地产行业。“房产投资是一门辛苦活儿,需要投入巨大精力,我没办法靠闲暇时间研究,只能全身心投入,做全职!”

从宏观经济、城市规划、片区发展再到户型设计,王卫锋像是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并开始加入小密圈、微信群和社区交流平台,发现不少人是以买房为职业,并以此获得可观的经济回报。

与父母商议后,他决定带着卖房款南下,目标深圳。之所以选择这座城市,王卫锋给了四个理由:第一,深圳是全国最年轻的城市,有源源不断的购买力;第二,深圳住宅供应紧缺,供不应求的地方往往有足够的利润空间;第三,深圳是一线城市中落户门槛最低的城市,容易解决购房名额问题;最后,深圳冬天没雪,夏天有风。

彼时,深圳楼市已经站在高点,手头购房款有限,王卫锋最初也尝试过信用卡套现。高峰时,他个人名下曾办理了40多张信用卡,同时让亲朋好友开卡,再用这些信用卡刷出现金买房。

“刷卡是有技巧的,个人负债太高的话买房时银行不批贷款,需要群策群力。”王卫锋补充道,刷信用卡买房还需要有精确的时间安排,做到“零账单”,即在账单日之前通过卡与卡之间的流转还款,再继续滚动。为此,他还专门设置了一个Excel表格,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确认各张卡的使用情况,以免影响信用。

一边是每天担心个人信用上“黑名单”,一边则是深圳金融监管部门多次出手,严查贷款违规进入楼市。重压之下,王卫锋逐渐抛弃刷卡套路,选择加入一家资产管理公司,通过为客户提供包括置业咨询、房产买卖、按揭贷款等一站式置业方案收取佣金,充盈自己的买房现金流。

在王卫锋看来,这份工作与传统中介差别在于,他能根据客户的具体需求提供针对性置业方案,而这也正是他的兴趣点所在。

来深圳至今的500多天里,王卫锋看了近2000套房,用平均每天4套房的速度丈量渔村土地。除了看房之外,他每天的工作便是混迹与各个房产大V的论坛,吸收最新市场观点。下班回家后,他会将这些观点摘要记录在册,并对房源信息、优缺点和图片进行整理。至今,他手机相册中的楼盘照片已有2万多张,成功入手了3套房源,而购房计划仍在继续。

投资客,是外界贴在王卫锋身上的标签。但在他看来,他距离真正的职业投资客还差得很远。在深圳楼市,“凶悍”买家通过买入同一小区10%的房源坐庄控制房价、用空壳公司买房破解限购政策、低价吃进整栋房源再高价转让等“花式”操作手法,不断刷新着他对楼市投资的认知。王卫锋觉得,比起这些职业玩家,自己做的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职业。外界只看到他短时间内买房致富,却没看到他满世界踩盘的艰辛。

五一期间王卫锋抽空实探重庆楼市(受访者供图)

5月2日接到采访邀请时,王卫锋正在重庆看房的路上。接下来,他准备继续实探成都、西安和太原楼市。“实践出真知,深圳已经基本看完了,是时候走出去继续学习了。”

“有没有为自己设定买房小目标?”面对瞰楼市记者的提问,王卫锋回答到:“没有。只要房子涨了、能抵押就卖。在收入和信用卡能支撑一年月供的前提下买进,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操作,直到实现财富自由。”

供需失衡下的后浪焦虑

如果将城市比作人,深圳便是一线城市中的后浪。如今,这座后起之城带给外界的印象除了乘风破浪的改革之势,还有惊心动魄的房价。

房价收入比见证了20年间深圳房价的一路走高。2000年深圳商品房均价约为5275元/平方米,职工平均工资为1920元/月,房价与工资比为2.7倍。如今,深圳二手房均价约为5.4万/平方米,平均工资1.027万/月,不吃不喝5个月才能买得起一平方米的商品房。

将深圳房价上涨的导火索指向供需失衡,是市场普遍的共识。中国内地没有哪个城市真正缺地,除了深圳。回顾过去两三年深圳宅地供应情况,便不难理解今日楼市之火爆。

深圳土地交易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深圳全年仅出让一宗居住用地,且为自持租赁宅地。换句话说,深圳当年宅地供应为零。2018年,深圳全年虽成功出让11宗宅地,但其中可售宅地仅有4宗。

与之对应的是,2017年全国一线城市住宅用地成交建筑面积2902万平方米,累计同比增长94%。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中,仅有深圳继续保持着个位数的供应量。2018年全国一线城市住宅用地成交量虽有下降,但也达到了2776万平方米,而深圳依然是住宅用地成交最低的城市之一。

2019年,深圳加大了土地供应,住宅用地供应总面积为44.6万平方米,约为前一年的2倍。同时,成交地块的溢价率也同比大涨282.51%,领先北上广。

面粉缺货且贵,面包自然便宜不了。数据宝发布的《2019年320个城市房价排行榜》显示,去年深圳二手房均价为65516元/平方米,同比增长8.65%,超越北京成为第一。

2020年,深圳楼市在疫情期间又开启了涨价模式,二手房挂牌价水涨船高,新房市场再现“百万茶水费”,一时间楼市乱象频现。

过火的楼市表现,触动了深圳楼市监管“预警”。4月22日下午,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发布《关于印发“深圳市住房发展2020年度实施计划”的通知》,以缓解供需失衡焦虑。根据通告内容,2020年深圳拟建设商品住房6.3万套,按去年卖出11.5万套计算,新建住房可供货半年。

针对二手房的调控政策也在赶来的路上。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透露,深圳二手房指导价正在紧锣密鼓地酝酿中。在片区评估(服务于二手房征税)的基础上,以片区为单位,发布指导价。只要指导价可控,就锚定了整个片区的价格,抱团涨价、暴力拉升的逻辑便无以立足。

深圳“打新”现场频现年轻身影(刘婷/图)

深圳楼市虚火待灭,后浪则迫不及待想要以迅雷之势占有阵地。《2019年深圳楼市购房画像》数据显示,购房者年龄中90后购房比例增加至24%,已经超过70后。面对高企的房价,更多的后浪们在买与不买间挣扎、焦虑。

深职院房地产研究所所长邓志旺认为,深圳供需矛盾严重,对于有能力且有购房需求的人群而言,确实应该尽早买房。购房能力不足的年轻人,则可以考虑保障性住房。目前深圳正在大力推动保障性住房建设,2020年计划建设筹集安居工程项目8.1万套,年轻人可尽早排队等候。

“个人建议年轻人先从租房开始,随着收入慢慢增长,可以考虑买房。保持好心态,慢慢实现自己的买房梦。”

如邓志旺所言,与70后、80后不同,后浪青年们打卡梦想的路径是递进式。少有一步到位的酣畅淋漓,更多是马拉松式的坚持。

他们唯一清楚的是,自己已经登上这辆疯狂列车,谁也不甘心中途刹车。

(文中徐雅静、王卫锋均为化名)

撰文/刘婷

设计/迟雨

编辑/仰镜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