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FT商学院

投资者们纷纷加码,ESG会是未来市场的风向标吗?

尽管能源价格上涨、气候变化和全球冲突不断,但环境、社会和治理标准又重新提上了议程。

对位于科罗拉多州的道格•斯宾塞(Doug Spencer)来说,最近袭击黄石国家公园(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的毁灭性洪水,为他的信念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即以ESG(环境、社会和治理)的视角进行投资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

与许多富有的投资者一样,身为公园董事会成员的斯宾塞并没有被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通胀飙升或油价飙升吓倒。如果说这场动荡有什么影响的话,那就是促使身为慈善家和全职影响力投资者的斯宾塞增加了自己的投入。

他说:“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在替代能源和气候解决方案方面的投资翻了一番。而且不只是太阳能和风能,而是广泛的投资组合。”

斯宾塞早年在生意上赚了钱:他成为单发猎枪制造商库珀武器(Cooper Arms)的首席执行官,并在1997年以一笔未披露的价格出售了该公司,当时他41岁。

6月,黄石国家公园北入口路的部分路段被洪水冲毁

卖掉自己的企业后,他将工作重心转向社会影响,在小额信贷机构(服务较贫困的借款人)和应对全球资源挑战(如缺水)的组织工作,并利用投资帮助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他表示:“如果你打算进行长期投资,那么你现在就需要去这些地方。”

斯宾塞并不孤单。尽管最近发生了地缘政治和经济动荡,但许多富有的投资者并没有放弃他们对ESG的承诺。帕斯通(Pathstone)首席影响官埃里卡•卡普(Erika Karp)表示,情况恰恰相反。帕斯通是一家多家族理财室,代表客户管理着400亿美元的资产,斯宾塞只是其中之一。“家庭希望保持凝聚力——在危机时期,这很重要。”

埃里卡•卡普(Erika Karp)是帕斯通的首席影响官,该公司代表斯宾塞等客户管理着400亿美元的资产

研究公司Savanta的数据支持这一观点。在乌克兰入侵后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接受调查的27位财富经理中,约有80%表示,他们预计未来12个月客户对ESG的兴趣将会增加。

对于一些家族理财室来说,飙升的油价使得增加ESG投资成为可能。PFC家族理财室(PFC Family Office)首席执行官皮耶路易吉•文图拉(Pierluigi Ventura)表示:“石油公司的表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出售它们的股票,并向其他行业扩张。”PFC家族理财室管理着马佐托家族的资产,由乔吉安娜•诺塔巴托洛(Giorgiana Notarbartolo)执掌。

至少一些富有投资者的积极态度,与近期在更广泛的投资界出现的反对ESG的声音形成了鲜明对比。

例如,去年,德国资产管理公司DWS前可持续发展全球主管德西蕾•菲克斯勒(Desiree Fixler)公开表示,她担心DWS歪曲了其ESG能力,引发了人们对所谓“金融洗绿”的广泛担忧。今年5月,德国警方突击搜查了DWS在法兰克福的办公室,调查其涉嫌违规销售绿色投资产品的行为。

随后,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在2022年第一季度,由于科技股波动、俄罗斯入侵和美国加息,整个金融领域的ESG投资受到打击,流入ESG基金的资金减少了一半。

这家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也改变了对ESG的立场。贝莱德(BlackRock)在5月份表示,今年将支持更少以气候为重点的股东决议,而且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将需要对传统燃料生产进行更多短期投资,以提高能源安全。

至于总部位于伦敦的Stanhope Capital首席投资官乔纳森•贝尔(Jonathan Bell)的客户,情况则喜忧参半。他说,一个组织致力于以一种环境友好和社会可持续的方式进行投资。“他们在这方面很老练,”他解释道。“过去六个月发生的事情并没有改变他们的观点。”

他表示,相比之下,另一群客户——他们关注通过慈善事业产生的社会影响,但也关注投资的财务回报——在容易赚钱的时候,将ESG的视角应用于他们的投资组合。他表示:“你投资于(碳)足迹最小的公司的增长,你就能跑赢大盘。”

对于这些客户来说,今年年初市场的糟糕表现改变了这种平衡,促使他们从其他地方寻找回报。他表示,这些客户正在“秘密而非公开”地转向另一家基金管理公司。

他表示:“如果某位经理有价值偏好或周期性偏好,那么你的碳足迹很可能会变得更糟。但考虑到今年前三个月的经济增长非常糟糕,你可以通过改变风格偏好来证明这一举措的合理性。”

然而,许多富有的个人和家庭不顾这些担忧,坚持他们的可持续投资策略。世界上一些最富有的人正在环境问题上采取越来越积极的立场。

例如,在澳大利亚,科技亿万富翁、Atlassian联合创始人迈克•坎农-布鲁克斯(Mike Cannon-Brookes)发起了一场成功的股东运动,阻止了该国最大的碳排放实体AGL Energy剥离三家燃煤电厂。在得知AGL决定放弃合并后,坎农-布鲁克斯在Twitter上写道:“我们以澳大利亚人的勇气、坚韧和创造力迎接脱碳的机遇。”

坎农-布鲁克斯曾以环保为由提出反对,因为由此产生的公司将经营这些工厂到21世纪40年代,他认为这与《巴黎协定》的气候目标不符。他曾力主在21世纪30年代早期关闭这些工厂。

就连亿万富翁维权投资者和企业掠夺者卡尔•伊坎(Carl Icahn)最近也发起了一场带有ESG味道的运动,他收购了麦当劳(McDonald 's)的200股股票,以推动该连锁店的管理层改善汉堡食材用到的动物的生存环境。

直言不讳的气候活动人士、亿万富翁克里斯托弗•霍恩爵士(Sir Christopher Hohn)——他的公司TCI基金管理公司(TCI Fund Management)拥有逾400亿美元的资产——预计未来几年将看到更多的投资者压力。霍恩爵士正在推动TCI投资的公司在减排方面变得更加透明。他还支持对企业环境信息披露实施强制性监管。

霍恩认为,高油价敲响了警钟,将加速向低碳经济的转变。俄罗斯的入侵已经促使欧盟支持为可再生能源提供资金,以减少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

今年3月,他在《金融时报》气候资本(Financial Times Climate Capital)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全世界现在应该专注于寻找替代能源,无论是可再生能源、核能、氢燃料还是合成燃料。突然之间,所有这些事情都变得更加经济了。”

我们以澳大利亚人的勇气、坚韧和创造力迎接脱碳的机遇

迈克·坎农-布鲁克斯,科技界亿万富翁

霍恩的论点正在获得支持。对许多投资者来说,俄乌战争只是增加了清洁能源技术的投资吸引力,这些技术需要让世界走上净零排放(与巴黎气候协定相符的排放水平)的道路。

英国财富管理公司Brown Shipley ESG团队执行董事AJ·辛格(AJ Singh)表示:“乌克兰最近发生的事件暴露了依赖化石燃料供应的风险。转向当地可再生能源和采用其他清洁技术正变得至关重要。”

辛格说,投资者还应该注意到,俄乌战争正在改变欧盟等国家政府的能源目标。欧盟承诺在今年年底前禁止从海上进口俄罗斯石油,并在一年内将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减少三分之二,同时加快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

清洁能源也不是富裕的ESG投资者关注的唯一焦点。一些人还在寻找既能满足ESG标准,又能在通胀不断上升之际带来健康回报的资产类别,通胀推高了企业的借贷、劳动力和材料成本。辛格表示:“我们看到客户关注实物资产,因为他们有通胀倾向。绿色基础设施、绿色建筑和大宗商品的表现相当不错。”

PFC的情况也是如此。“今年唯一的变化是,由于通货膨胀,我们更喜欢一些行业,”文图拉(Ventura)说。然而,他强调,在决定将什么纳入投资组合时,仍然采用ESG视角。

PFC青睐的实体资产包括绿色房地产和用于绿色建筑的建筑材料。该公司也在进军化工行业,但重点是那些致力于解决环境问题的公司,比如开发一次性塑料的替代品。

在做出这样的选择时,富裕家庭越来越多地听取了诺塔巴托洛(Notarbartolo)等年轻成员的意见,后者希望将环境和社会影响作为投资的框架。卡普(Karp)说:“我们看到了管理家族财富的代际转变。“这一代人更进步。”

在动荡时期考虑ESG原则时,私人和家庭投资者的优势是能够采取更长期的眼光。文图拉说:“与银行和保险公司等机构不同,我们有不同的视角,因为我们必须考虑家族的未来。短期内不可能产生影响。”

斯宾塞是另一位为未来收益而准备接受短期低回报的投资者。对他来说,6%至8%的年回报率是可以接受的(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历史平均水平约为10.5%)。他说:“我考虑的是,如果知道我正在部署的资本在世界上做了一些好事,这有多大价值。”

此外,他相信这些投资最终会有回报。他说:“我的太阳能投资可能几年内都不会有很好的回报。但我敢打赌,10年后,我会有好的结果。”

本文是FT财富栏目的一部分,该栏目深入报道了慈善事业、企业家、家族理财室以及另类和影响力投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