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希尔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戈恩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希尔:雷诺-日产的这位前当家人仍相信自己能恢复自己的声誉,但他逃离日本的行为让这一目标看起来像一个遥不可及的仙境。
2020年1月15日

忽视女性顾客的糟糕设计

希尔:《看不见的女人》一书作者认为,如果企业想提供受欢迎的服务和产品,那么忽视“半边天”是没有道理的。
2019年12月13日

为什么说“生态系统”是无用的商业行话?

希尔:在今年的德鲁克全球论坛上,“生态系统”一词因被过度使用而失去了意义。这样的行话会分走对真正问题的注意力。
2019年12月11日

千禧一代真的更爱跳槽吗?

希尔:关于千禧一代和Z世代员工的跳槽传说——以及其他许多代际成见——都经不起推敲。他们并不比前辈更善变。
2019年11月13日

假如有诺贝尔管理奖应该颁给谁?

希尔:在这个颁奖季我再次想起一个问题:假如有一项诺贝尔奖是为管理者而设的,那要表彰什么呢?而谁又应该被提名?
2019年10月18日

波音737Max坠毁事故教训:必须重视人的因素

希尔:产品开发者必须时不时把眼光从科技达到的超人高度往下放一放,考虑如何更好地顾及处于设计核心的普通人。
2019年10月17日

什么样的超级英雄适合当企业领导?

希尔:汇丰银行行政总裁范宁近日被解职,有分析师调侃,运营这家银行需要超级英雄才行。
2019年8月19日

光有积极心态是办不成事的

希尔:积极心态有诸多好处,但领导者如果没有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战略目标,或者没有制定执行战略的步骤,都会让追随者失望、产生怀疑和混乱。
2019年8月14日

你应该在工作场所掉眼泪吗?

希尔:在“情商”流行之前,典型的管理者会说,假如让他去感受员工们的问题,他会啥也干不了。如今这样的人仍然存在。
2019年8月1日

能否从领导者履历预判未来成功?

希尔:从鲍里斯•约翰逊到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候选人的履历能否成为他们开展下一份工作的指南?
2019年7月23日

下次找工作时,带着“梗”来

希尔:小博物馆员工亚当•科萨里因炒热一个老梗而引起了埃隆•马斯克的注意,一跃成为特斯拉社交媒体经理,他的故事给我们哪些启示?
2019年6月10日

小心AI带来的战略决策困境

希尔:一篇发人深省的新论文提醒管理者注意人工智能的局限和风险。如果他们将太多决策委托给机器,他们将失去创新和承担风险的能力。
2019年5月21日

给唱反调者更大的发言权

希尔:企业、机构等组织必须给予组织内部的怀疑者、乖戾者和唱反调者以更大的发言权,要允许员工畅所欲言。
2019年5月13日

阿波罗登月计划的管理启示

希尔:阿波罗登月计划的成功提供了宝贵的管理经验,如今重温这些经验仍具有重大意义。
2019年4月29日

欢迎来到抗命时代

希尔: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同时也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
2019年4月26日

靠品牌翻身的阿斯顿马丁

希尔:阿斯顿马丁的CEO说,他卖的不是汽车,而是“梦想”。他的公司也有个梦想:被视为一个奢华生活方式品牌,并得到相应估值。
2019年4月15日

996.ICU背后的古怪和老套

希尔:中国科技业员工的雇主应该注意,在仅仅只是鼓励员工加班与强迫他们加班之间,只存在细微的差别。
2019年4月9日

当工作成了“机遇”和“平台”

希尔:随着传统公司演变成更为松散的网络,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或被迫踏入自由职业。这些人应该像雇员那样尝试保护自己的权利。
2019年4月8日

难以衡量的事物该怎么管理?

希尔:人们更关注硬的事实、目标和结果,而不是软因素。但在有些领域,“硬”的优势正在消退。那么软因素该如何管理?
2019年3月25日

该跟贴面礼吻别了吗?

希尔:在工作中遇到人该如何问候?欧洲大陆的贴面礼习俗是否已落后于时代?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值得分析。
2019年3月21日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