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香港与大陆应建立IPO跨市免检机制

苏培科:利用好港股市场,既可疏导境内企业IPO问题,也可盘活香港股市,同时也会倒逼内地监管体制改革。
2016年9月8日

FT社评:应对全球化挑战没有统一模式

每个国家的解决方案必须根据本国国情制定。G20过去没有、将来也无法拿出一种包容性资本主义的通用模式。
2016年9月8日

特朗普继承了尼克松的阴暗面

卢斯:尼克松曾笃信,唤起人们反应的是恐惧,而不是爱。如今“点燃白人中产阶级的愤怒”成了特朗普竞选战略。
2016年9月8日

当创业成为一种“全民运动”

创业成为新的“上山下乡”运动是值得警惕的,它可能会洗劫中产阶层,助长整个社会浮躁、贪婪、功利的风气。
2016年9月7日

FT社评:英国政府须就退欧消除企业担心

日本呼吁英国保持单一市场准入也许只是个愿望,但日方提出的问题对于英国企业同样紧迫,这些问题将需要答案。
2016年9月7日

中国助推多边开发银行机制创新

顾宾:这是自2013年倡议成立亚投行以来,在基础设施投融资领域,中国再一次为全球经济治理提供公共产品。
2016年9月7日

默克尔如何应对民粹政党崛起?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个务实派,并非情感型或魅力型领袖。但如今情感和焦虑正在帮助她的政敌崛起,她该怎么办?
2016年9月7日

G20应关注全球经济新框架G3

鞠建东、余心玎: 既不是美国试图恢复的G1,也不是美中对抗的G2,与全球鼎足三立相适应的G3,才是全球经济新框架未来。
2016年9月7日

创业公司的“期权纠纷”如何避免

王新锐:互联网行业内的期权纠纷大多不是一方“处心积虑”的结果,而往往是企业与员工在设计过程中没有充分博弈所致。
2016年9月7日

和米资本谷懿:中国创业者不必对创新有执念

谷懿认为,中国创业者与其纠结于面面俱到的创新,不如想想如何把别人的想象力合法“拿来”,更好地为己所用。
2016年9月7日

FT社评:香港分离运动根源在北京

本次香港立法会选举,6名支持香港自决的候选人当选为立法会议员,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北京方面的强硬态度所致。
2016年9月6日

新时代的“自动化妄想症”

人们总会夸大描绘所处的时代,认为自己面临的挑战是空前的,如今我们在思考自动化未来时也犯了这种毛病。
2016年9月6日

“斩首”恐怖组织未必解决问题

ISIS负责对外关系和宣传的阿德纳尼死于美国空袭。正是他在2012年宣布跨越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建立哈里发国。
2016年9月6日

令人啼笑皆非的法国布基尼禁令

施特劳斯:很难看出穆斯林妇女的泳装有颠覆性。再说,无论你怎么看布基尼,都很难看出禁止它会有什么用处。
2016年9月6日

中国应警惕房地产泡沫

刘陈杰:当前房地产市场的火爆背后是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过低,资金不愿意进入实体经济,都在追逐资产泡沫。
2016年9月6日

中美为何不会发生新“冷战”?

张勇:所谓中美陷入新“冷战”乃至“必战”的宿命论是迷思。中美之间不存在陷入“冷战”对抗的条件或现实。
2016年9月6日

库克终须超越乔布斯的遗产

FT社评:蒂姆•库克若想在苹果帅位待上十年,他必须推出属于自己的出人意料的产品。这是一个可怕的挑战。
2016年9月5日

中国还会继续推进改革吗?

陶景洲:中国政策制定者不愿进一步开展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自由市场在中国经济生活中的角色将会日益弱化。
2016年9月5日

最高层为何鲜有女性?

斯托金:为何女性没法晋升到组织和专业的最高层?在被问及为何会这样时,我可以有信心地说,是因为职场文化。
2016年9月5日

“剪电线”创业者和O2O“接盘侠”

闫曼:某些找不准市场需求,又无法成为网红的创业者,可能会选择来一场“现象级事件营销”。
2016年9月5日

书评:如何做好家长?

贝里克:我们能给予子女的礼物是停止担心,让他们开辟自己的道路。这意味着一个令人心碎的事实:必须放手。
2016年9月5日

法国治安为何差到华人上街游行?

陈振铎:8月9日法国华人张朝林遭遇暴力抢劫,不治身亡,最终引发8月21日近两千华人举行“反暴力、要安全”游行。
2016年9月2日

G20峰会应关注全球贸易新常态

鞠建东、余心玎: 全球贸易结构巨变,“美国核心”的旧结构已被中美德新结构取代,各国应关注四大核心问题。
2016年9月2日

学者为何穿上学袍?

毛寿龙:思想和思想家都是危险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或许我们应该希望学者穿上学袍,为学术赢得一片天地。
2016年9月2日

特里萨•梅在华出席G20峰会将面临尖锐问题

英国首相出席G20峰会期间,东道主会有一些尖锐问题,包括英国退欧后角色,及中英“黄金时代”是否出现变数。
2016年9月2日

台湾兆丰金掀起新金融风暴

陈一姗:台湾金控公司十年來首次遭纽约金融监管机构重罚,引爆台湾政坛、媒体、司法界一连串光怪陆离的现象。
2016年9月2日

新兴市场难逃美联储影响

桑晓霓:无论基本面如何,这是一个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仍掌握危险影响力的世界。新兴市场的回暖可能是暂时的。
2016年9月2日

网贷新规:P2P平台的异化和回归

王新锐、罗为、郭君磊:P2P的冬天是不是也要来了?网贷新规对P2P平台来说,是“为你好”还是“要你命”?
2016年9月2日

G20峰会能否释放开放与改革信号?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在“通过创新驱动增长”和共同反对保护主义这两个重点问题上,G20仍有许多挑战需要克服。
2016年9月2日

美联储政策信号令人失望

萨默斯:我对美联储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度研讨会曾经寄予厚望,但这次会议未能认真考虑重大政策改变。
2016年9月1日

G20峰会:谁来承担改革的代价?

周浩:解决全球经济发展困境,必须实施大规模结构性改革,但过去经验表明,结构性改革中掺杂过多的“逆周期性政策”。
2016年8月29日
|‹上一页‹‹60460560660760860961061161261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