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债市

理解特朗普胜选,寻觅投资机会

夏春:特朗普胜选后,政策不确定性会传到资本市场,包括投资者信心不足,风险偏好降低和企业投资意愿减少。
2016年11月10日

中国如何发展衍生金融市场?

欧阳辉、孟茹静:中国股市、债市已具有相当的规模,但衍生品市场却差之甚远,这阻碍了资本市场进一步成熟。
2016年10月25日

格罗斯焦虑与中国交易员的安静

2015年股市崩溃已让市场尝到甜头,基于房地产贷款不可持续性和房价泡沫化的担忧,债券类资产或再次因为风险偏好的趋于保守而受益。
2016年9月26日

对冲基金面临动荡市场的考验

李海涛:中国上半年资本市场监管整体趋严,在弱市场和强监管双重挤压下,对冲基金规模收缩,同时表现不佳。
2016年8月19日

对冲基金6月暂获佳绩

受益于做多日元和美元及做空英镑,宏观对冲基金创2010年以来单月最大涨幅,但低利率环境使该行业面临挑战。
2016年7月13日

英国退欧风暴不足惧

陈敏兰:英国退欧使某些机会消失,但也带来新机遇。一些投资领域表现稳健,足以支持风险偏好温和上升。
2016年7月12日

英国退欧:流动性泛滥终结前奏

负利率债券交易已成博傻游戏。负利率对实体经济的最大危害,就是让社会财富和资源再分配向极不平等方向发展。
2016年7月4日

英退欧公投后投资者的短期抉择

英国退欧靴子落地后,到9月联储下一次加息时点之前,或为较好的投资窗口期,其间除了贵金属外,其它资产难有上佳表现。
2016年6月24日

英国退欧公投对资本市场的影响

夏春:英国脱欧可能性一旦继续加大,全球资本市场都会受到冲击。避险资金将追逐政府债券、美元、日元和黄金。
2016年6月20日

中国债市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FT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从表面上来看,中国债市上的违约不过是零星浮现。但从趋势来看,这只是违约潮流的开始,风险正在从中小企业蔓延到国企和央企。
2016年4月28日

通胀上升推升资本市场分化

胡月晓:货币增速因基础货币增长放缓将趋回落;短期通涨上升或超预期,政策收紧预期或再现,加上年报集中公布后上市公司整体业绩降低,股市短期调整压力上升。
2016年4月11日

中国放开银行间债市或引入数万亿美元资金

包括商业银行、保险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及养老基金在内的境外机构投资者被一同授予投资中国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权利。分析人士称这会在全球引发资产组合的大幅度配置调整。
2016年3月3日

亚洲家庭债务飙升的风险

国内信贷增长以及迅速膨胀的家庭债务曾使得很多亚洲经济体保持繁荣。但是如果债务变得不可持续、家庭开始去杠杆,这些债务可能就会开始拉GDP的后腿。
2016年2月14日

储备的危机和新世界秩序

交银国际洪灏:从SDR的总量和人民币比重导出的增量资金估算,并推论人民币汇率走强的逻辑并不正确。如果眼光只停留在新增债券流动性等,那么我们可能忽略了森林及其中隐藏的机会。
2015年12月3日

国际投资者是指数的奴隶

投资者一般只购买主要基准指数所涵盖的股票和债券。其带来的结果不仅是错失大量机会,还意味着终将遭遇原本能够规避的风险。
2015年8月17日

股灾后如何配置资产?

平安证券石磊:无论你的资金规模有多大,如果只是在股票上翻来覆去,必然会在本轮A股暴跌中尝到严厉的教训。资产合理配置才是资产管理、财富增值的正路。
2015年7月14日

中国楼市降温将危及亚洲债市

FT首席金融记者桑晓霓:楼市增长放缓、杠杆率高企、资金链紧张和人民币贬值等问题,让中国房地产企业在亚洲债券市场发行的外币债券违约风险上升。
2014年5月23日

中国开放银行间债市的意义

联博亚太固定收益主管布里斯科:中国对境外投资者全面开放银行间债市,使中国债市朝着被纳入全球债券市场指数的方向迈出了几步。而如果中国债市被纳入全球指数,可能引来2.5万亿美元资金。
2016年3月3日

“一带一路”背后的人民币国际化抱负

种种迹象表明,未来数年,不仅中资机构在离岸债券市场上的活跃度将显著提高,而且人民币作为国际债市中的重要货币,其影响力也将日渐加大。
2015年12月14日

危中有机:一窥困境证券投资策略

FT中文网撰稿人夏春:世行与IMF下调全球经济增长率,“失去的十年”不再遥远,鉴于过往困境证券策略年化回报的优异表现,不妨了解该策略被“低估”的价值。
2015年10月20日

人民币贬值会对金融市场产生什么影响?

恒丰银行蔡浩:人民币贬值带动出口、提振中国经济的预期,无疑会对股市形成利好和支撑,但因此导致的市场流动性波动短期会利空债市。
2015年8月17日

中国对外资放宽境内债市准入

此举可能有助于为人民币取得储备货币地位铺平道路
2015年7月16日

中国放宽外资债市准入

30多家外资机构获准,标志着中国进一步对外资开放资本市场
2015年5月5日

瑞士率先以负利率发行长期国债

以-0.055%发行2亿多瑞士法郎的十年期国债,并获数倍认购
2015年4月9日

欧元区低廉融资成本吸引全球企业

今年美国企业发行了280亿美元欧元债券,中国内地企业则发行了近30亿美元欧元债券
2015年3月12日

巴菲特盯上欧元债券

试图利用高评级债券发行人在欧洲享有的极低借款成本
2015年3月5日

欧洲QE预期令西班牙国债受捧

西班牙以创纪录的低收益率发行债券,吸引到全球近230亿欧元的认购
2015年1月21日

市场担忧发达国家通胀过低

油价持续下跌之际,市场越来越怀疑中央银行提高通胀的能力
2015年1月14日

一个债券基金经理的2014

耀之资产管理中心熊贇:作为债券基金经理,我见证了中国债市不平凡的一年。我可以淡然面对价格的剧烈波动,却常被交易对手违约、券商算错数困扰。
2014年12月31日

德国国债收益率跌至创纪录低点

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和荷兰政府借款成本都处于数百年未见低位
2014年7月30日

超日债违约不具多米诺骨牌效应

中国投资者经常认为,债券和信托产品得到了政府的隐性担保。对于希望改变这种市场心理的中国新一届政府来说,超日可能是一个绝佳的实验对象。
2014年3月11日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