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后疫情外交:世界棋局中的中美欧俄复合三角关系

孙兴杰:中美欧俄四方形成的复合三角关系基本框定了全球秩序的方向和前景,“远交近亲”已经成为各方运筹三角外交的必然选择。
5天前

新冠“三棱镜”之二:疫苗外交、疫苗社会、疫苗体育

叶胜舟:疫情肆虐中的疫苗是最贵重的礼物,是硬实力、软实力的综合体现,也是两国关系的晴雨表。在这方面,美、欧、中、俄暗中较劲。
2021年4月2日

新疆棉、H&M及世界秩序的矛盾运动

孙兴杰:世界秩序的前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的深层结构与政治组织、价值观念之间是否能够协调或者磨合。
2021年3月31日

安克雷奇会谈:“实力地位”与中美的体系之争

孙兴杰:中美关系将更加趋于对等的竞争、合作、对抗,这将成为常态。但作为彼此测温和试探的务虚会,安克雷奇会谈是成功的。
2021年3月24日

美欧拟重启联手同中国打交道的努力

美国与欧盟重启关于中国的对话前夕,美国官员称,其他国家“不应该觉得自己需要在美国与中国之间作出选择”。
2021年3月24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美会晤是展示给各自国内和国际社会看的

曹辛:3月19日的这场会晤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两国在展现自己强硬的一面给国内和国际社会看的,这一点显而易见。
2021年3月22日

尖锐交锋显示美中未能“重置”关系

尽管双方在闭门会谈期间有更多实质性对话,但是总体基调突显出拜登政府无意按下“重置”按钮,美中关系近期内不太可能改善。
2021年3月22日

中美产业链之战与体系性大国竞争的未来

孙兴杰、齐艳坤:“体系性大国”是拜登政府对华认知的标签,中美竞争进入体系性竞争阶段,产业链之争是中美体系性竞争的关键。
2021年3月12日

中美“2+2”外交会晤的16个看点

叶胜舟:中美高层会晤议题如仅局限于两国之间的关系和利益,反证世界格局都太小且太自私,需要携手更加关注全球公共利益和公共产品。
2021年3月11日

中美“竞合”关系如何定型?

叶胜舟:拜登政府反复定调中美关系是基于美国利益的“既竞争又合作”,如何定型是进行时,两国应追求理想的“竞合”状态。
2021年3月9日

拜登对华战略:一样强硬,但需借助联盟

美国新政府认为,如果能与盟友密切合作,它就能构建更有效的对华战略。问题是拜登能找到多少志同道合的伙伴,特别是在欧洲。
2021年3月5日

大选之后重新审视中美大棋局(下)

徐瑾:美国外交有何变与不变?拜登时代中美关系走向何方?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2021年2月26日

每周时事分析:中国对美喊话为何一再收效不显著?

曹辛:中国喊话内容与中美关系已经进入新时代的客观现实有差距,同时喊话内容的立足点过于战术性,而无战略层面的建设性。
2021年2月25日

集结“西方”:战略三角关系,还是冷战再版?

孙兴杰:中美欧战略三角关系的运转关乎世界秩序的未来。对于中国而言,争取中美欧战略三角关系是可能的,也是现实的。
2021年2月24日

每周时事分析:反对殖民主义思想残余,而不是搞“战狼外交”

曹辛:今天中国在国际上应该反对殖民主义思想的残余,而绝非主张“战狼外交”,如此,切入点才是正确的。
2020年12月10日

英国自民党前党魁凯布尔爵士的新书如何看待中国?

何越:凯布尔爵士的《与中国接触:避免新冷战》不左也不右,描述和判断了一个与西方主流观点不同的中国形象和未来。
2020年11月27日

中美需要打破“修昔底德陷阱”

李伟:应该从全球角度去制定相关规则,然后让各国遵守,这样才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及其可能导致的冷热战。
2020年11月19日

从10个方面看新冠疫情的长期影响

沃尔夫:新冠疫情将对商业、经济、国内政治和国际关系产生巨大长期后果。很多事情会发生变化。我们可以猜到其中一些,但仍有很多未知数。
2020年11月5日

美国总统大选下中美关系的“不变”因素

王英良:特朗普时期中美斗争面凸显,但在新冠疫苗、学术交流、金融领域、公共外交上依然保持规模性合作热度。
2020年10月22日

中美冲突:现实主义如何看

徐瑾:当下中美政策变化,体现为从威尔逊主义的合作转向霍布斯主义的对抗,从自由主义的接触走向现实主义的遏制。如何最符合中国国际利益?
2020年9月29日

西方应听从拿破仑的建议让中国继续沉睡

马凯硕:西方很好地应对了中国改革的第一阶段,但在第二阶段,西方正在搭起让自己失败的舞台。具体而言,三个错误假设将会导致这种失败。
2020年9月22日

中美能否通过可合作领域积累信任?

邓聿文:在当下及可见的未来,全球需要中美这样的主要大国合作的事很多,这就客观上限定了中美“新冷战”的边界。
2020年9月18日

“八月炮火”与欧亚大陆的变局

孙兴杰:在2020年的8月,围绕欧亚大陆的棋盘已经形成,中、美、俄、德四方之间的互动结构已经显露出来。
2020年9月8日

全球变局下的中国与不结盟运动

苏梦夏:不结盟运动的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学中的“现实主义”截然不同,它无疑是国际关系史上最具浪漫色彩的一页。
2020年8月31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拜登对华外交的优势是什么?

曹辛: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构成他的优势。
2020年8月24日

中美对峙下的美国盟友们

刘裘蒂:在中美对峙和新冠疫情的国际情势下,美国传统盟友如何看待中美关系,形成影响中美交锋的一项重要考量。
2020年7月29日

蓬佩奥呼吁结束与中国的“盲目交往”

蓬佩奥在尼克松故居发表演讲称,美中两国过去50年的交往失败了。他呼吁盟国加入美国政府的行列,做出彻底改变。
2020年7月24日

中美博弈: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徐瑾:一个新崛起的大国是否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这种新旧竞争模式在历史中反复出现。和平解决并非没有办法。
2020年7月23日

特朗普真的能让中美“彻底脱钩”?

杨超:从战略成本收益角度来说,彻底脱钩与对立,对于美国来说,成本太高,而收获太少,因此暂时无法成为政策选项。
2020年7月9日

特朗普因素:亚洲盟友质疑美国的可靠性

韩国与美国因分摊军费而产生的纠纷加剧了美国亚洲盟友的担忧:特朗普的交易型外交策略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
2020年6月19日

美国真的在走向衰败?

韩和元:“美国衰落论”言之过早,近期受疫情和骚乱冲击,美国实力暂时难免受影响,但就此认定它已衰落并不靠谱。
2020年6月11日
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