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银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高利率有助于中国摆脱信贷依赖

香港慢牛投资公司董事长张化桥:中国需要更高的利率水平,以给房地产市场泡沫降温,缩减浪费性投资,并尽可能降低普通储户对银行的补贴。
2014年1月14日

惠誉评级高级董事朱夏莲将离职

她曾就中国影子银行业和2009年经济刺激计划发出警告
2014年1月10日

中国起草新规肯定影子银行有益作用

新规拟遏制影子金融业的风险,同时也赋予非银行贷款机构在经济中的正式地位
2014年1月7日

煤炭巨头偿债困境凸显中国信托风险

山西煤老板邢利斌去年嫁女儿豪掷上千万美元,如今却在债务压力下向法院申请重整公司业务,此事可能在中国影子银行系统中引发一场重大债务违约。
2013年12月18日

英央行副行长:警惕影子银行风险

即将卸任的塔克表示,全球监管机构应加大力度监督对冲基金和影子银行
2013年10月18日

中国解除利率管制的隐忧

FT国际金融首席记者桑晓霓:人们担心中资银行是否拥有足够的风险管理技巧,来应对利率市场化。前车之鉴是成熟市场的银行通过借短贷长来扩大利润率,结果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
2013年9月30日

中国企业遭遇“投资宿醉”

中国政府为对抗全球金融危机而出台的刺激政策,在当时被视为企业救星,但现在很多人责怪此举导致企业负债上升和产能过剩。
2013年9月2日

中国债务的危险路口

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愈发依赖银行贷款、债券发行以及监管宽松的机构来维持经济快速增长。若中国政府不果断出手切断对债务的依赖,发生经济动荡的可能将会增大。
2013年8月30日

基金经理称中国需救助银行业

首域投资的基金经理警告称,中国一些金融问题已迫在眉睫,其根源是影子银行体系和贷款投向不合理。政府将被迫为受创的银行业纾困,这将导致银行进行大规模资产减记。
2013年8月15日

应告别“稳健”的货币政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钱荒”之后,央行依旧用“稳健”来阐述未来货币政策。笔者无意咬文嚼字,只是希望决策层能提高政策透明度,及时准确地将政策导向传递给市场。
2013年8月7日

后“钱荒”时代的博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刘利刚:“钱荒”对市场第二轮影响开始逐步显现。流动性整体偏紧,金融系统面临的风险将不断升高,尤其是地方融资平台的资金成本也将上升。国有大中型企业仍将占据明显的优势地位,而中小企业受到的影响则更大。
2013年8月6日

“钱荒”:茶杯里的金融风暴?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改革开放以来30余年,中国经济在流动性战车上一路狂奔。此次“钱荒”成了一次标志性拐点,必将对中国金融市场甚至全球货币竞争格局形成深远影响。
2013年8月2日

“钱荒”的教训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商学院教授孙涤:这次中国“钱荒”危机的本质仍然老套,即不断扩大规模,用别人的钱来赚自己的钱,风险一旦触发则靠社会和国家来兜底。
2013年8月1日

淘金“影子银行”产品

资深理财顾问樊华:一种观点认为,“影子银行”在监管体系之外野蛮生长,因此存在巨大风险,但实际上中国的“影子银行”产品都享有双保险机制,仍有淘金机会。
2013年7月23日

中国利率的市场化改革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邹至庄:如果利率是由市场决定而不是由政府管制的,影子银行市场将不会存在。可喜的是,中国政府最近宣布了一项政策,旨在扩大民营企业功能,让市场决定利率。
2013年7月22日

与中国影子银行业博弈

中国影子银行业规模估计达到8.2万亿元人民币。这令人担忧中国爆发“理财产品”大量违约的金融危机,也给卖空中国二线银行的对冲基金带来暴利。
2013年7月17日

Lex专栏:中国地方政府财政堪忧

第二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放缓至7.5%。官方策划的“钱荒”和约束影子金融体系的指令正在直接损害经济增长。
2013年7月16日

中国影子银行功与过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伴随着钱荒事件,中国影子银行再成舆论关注焦点。化解影子银行体系风险需从影子银行体系本身入手,也应推进利率自由化。
2013年7月15日

农民工远离影子银行风险

FT旗下《中国投资参考》主编金奇:中国2.2亿农民工正在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消费者群体,他们购买的大众消费品,可能成为投资者的避风港。
2013年7月11日

中国仍难消化“四万亿”效应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戴维斯:尽管中国可能不会面临“雷曼时刻”那样的戏剧性局面,但它还是需要花数年时间来解决4万亿人民币刺激计划导致的过度放贷和投资。
2013年7月10日

中国利率市场再“闯关”

宏源证券孙海琳:银行“钱荒”再度引发对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关注。将利率“双轨制”的并轨与80年代末“价格闯关”比较,可以看到,体制内利率飙升是利率“闯关”初期的典型特征。
2013年7月9日

中国货币市场恢复平静

中国央行向商业银行提供流动性支持的承诺稳住了市场
2013年7月5日

中国经济的硬着陆风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中国新一届领导层正试图放缓经济的脚步。但中国经济不是高速行驶的火车,松开油门就会自然慢下来;它更像大型喷气客机,如果飞行速度减得太厉害,飞机就会从天上掉下来。
2013年7月4日

中国遏制信贷增长并非吉兆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即使中国经济放缓程度远远超过预测,决策层也仍有实施大规模财政刺激的空间,但这恰恰是中国新一届领导集体竭力想要避免的。
2013年7月4日

流动性泛滥下的“钱荒”

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朱宁:近期市场波动是一次由央行主导并大体在其监控之下的可控性“金融危机”;这恰恰暴露出中国金融体系的若干个紧密相连的风险与 “钱荒'悖论。
2013年6月28日

中国离金融危机有多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债市“九级地震”看似度过,但也存在更大危机的可能。金融危机往往是一个自我实现的过程,央行出手,与其批评为“放水”,不如称许为“救火”。
2013年6月28日

中国央行暗示银行业面对新监管环境

中国央行承诺提供流动性,让金融市场松了口气,但它表示仅会帮助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银行,对银行高风险操作发出警告。央行似乎在暗示中国银行业的新常态。
2013年6月27日

中国避过“雷曼时刻”?

当中国金融体系出现严重“钱荒”时,曾有人谈到中国是否即将迎来自己的“雷曼时刻”,但央行周二的承诺可确保中国不会出现轰动性的崩盘,也不会发生迫在眉睫的危机。促使央行转变口风最明显的催化剂就是股市动荡。
2013年6月26日

中国“钱荒”接近尾声?

中国央行周二发表声明,承诺为存在资金缺口的银行充当后盾。这是中国官方迄今最明确的平息市场动荡的尝试。预期央行采取行动的乐观情绪也使大跌的股市急剧反弹。
2013年6月26日

中国试图遏制“庞氏”信贷繁荣

瑞银顾问玛格纳斯:中国央行的坚定立场是不支持进一步的快速信贷扩张。此举一旦成功,将有助中国经济改革的推进;倘若失败,将对全球市场造成重大冲击。
2013年6月26日

中国央行缘何冷对“钱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金融市场恐慌,主要源于资金面紧张而央行坐视不管。央行冷静观望或传达了上层意图,但收紧流动性不仅加大了恐慌情绪,也对实体经济有负面冲击。
2013年6月25日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