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狼奶有毒”——联合利华停止社交媒体广告背后

李军:社交媒体是数字化广告营销的重要平台。产品广告如果与极端和仇视内容列在一起,将对品牌和企业形象产生负面影响。
2020年6月28日

面对世界,抖音为何在内部架起“中国墙”?

刘裘蒂:字节跳动在面对国际市场时,为何必须积极建筑内部部门之间的“中国墙”?这是否将足以应对来自海外的质疑?
2020年6月19日

Facebook背后的“美国寡头”

福鲁哈尔:为什么Facebook不提醒用户当心一个经常鼓励“煽动仇恨者”和种族主义者的总统的谎言呢?因为它的目标是追求巨额利润和规模。
2020年6月10日

Facebook员工抗议扎克伯格对待特朗普的立场

几名高级职员公开批评他们的首席执行官拒绝就特朗普有争议的帖子采取行动,还有些Facebook员工举行了“虚拟罢工”。
2020年6月2日

特朗普下令重审美国《通信规范法》第230条

在因发帖被贴标签而与Twitter发生激烈争执后,特朗普要求重审作为互联网言论免责权基础的《通信规范法》第230条。
2020年5月29日

如何处置新冠疫情中逝者的数字遗产?

一些在中国新冠疫情中不幸辞世的人,生前不仅是社交媒体的用户,还是线上基金的投资者,现在其亲属正面临如何获取和处置其数字遗产的难题。
2020年4月14日

英国餐饮界的“嫩厨”潮流

张璐诗:26岁担任伦敦老牌五星酒店餐厅主厨,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嫩厨”们为老牌餐厅带来了社交媒体时代的全新活力。
2020年3月6日

从女儿的TikTok人气说起

邰蒂:TikTok大受青少年欢迎说明,一些彻底、却基本上看不见的事情正在互联网上发生,其潜在影响是我们仍不明白的。
2020年3月2日

人死后社交媒体账户怎么处理?

科技使人在死后以新形式继续存在。如何处理死后在网上留下的大量个人信息以及基因记录,目前没有一致的规则。
2020年2月18日

中国疫情时期的假消息

杨缘:中国在与新冠病毒作战的同时,也面临网络媒体信息的大爆发,其中包含大量虚假信息。如何抗击谣言呢?
2020年2月13日

我们是如何迷上屏幕的?

加普:本雅明认为屏幕解放了我们,而一项针对美国青少年的研究发现,在手机等设备上花时间最少的人最开心,哪里出了错?
2020年1月10日

李子柒的“出海”战略

刘裘蒂:李子柒YouTube订阅前六名的国家除了美国,都是东南亚国家。李子柒的国际魅力,恰恰来自她没被“中国文化”的标签捆绑。
2019年12月24日

抖音积极发展美国广告业务

在美国面临国家安全调查的TikTok,将加大在美国支出,试图将其在青少年中的人气转化为营收。该公司正在积极争取广告客户,并打造广告技术。
2019年12月10日

维基百科联合创始人推出新网站对抗Facebook和Twitter

维基百科联合创始人吉米•威尔士推出名叫WT:Social的新社交网站,希望以此打击“标题党”和误导性标题。
2019年11月14日

Twitter将禁止所有政治广告

在扎克伯格宣布将免除对政治人士在Facebook上投放的广告或内容进行第三方事实核查时,Twitter采取了完全相反的举措。
2019年10月31日

Facebook是世界上最大的青少年

拉赫曼:今年15岁的Facebook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青少年。它可能受益于成年人设定的一些限制,尤其在政治方面。
2019年10月25日

小视频、大世界——我们怎么认识今天的世界

张伦:小视频在提供给人们一种新的获取信息、认识世界的途径的同时,也会带来认识上碎片化、片面化的危险。
2019年9月12日

“饭圈女孩”如何成为爱国生力军?

葛书润:追星式爱国作为互联网时代特有的产物,极有可能在将来成为像帝吧出征这样“主流的日常的仪式”。
2019年8月29日

慢社交

朱睿、赵英明:社交媒体的初心是降低社交的时间成本,但其负面影响也尤为凸显。不仅导致了大量时间的浪费,同时增加了人们独处时间和对社会的疏离感。
2019年8月27日

研究显示社交媒体损害青少年心理健康

社交媒体的使用程度与心理压力的大小存在相关性,女孩受到的影响是男孩的两倍多,这种伤害是通过网络欺凌以及导致睡眠不足和体育活动减少而间接造成的。
2019年8月22日

社交媒体营销中的UGC战略

窦文宇:用户创造内容成为了品牌社交媒体营销的利器。基于信号理论,企业需根据信号不同特点,做出回应,以期提升顾客对于品牌的认知与喜好。
2019年8月6日

Twitter亚太区总裁:Twitter是个自拍更少的平台

马娅•哈瑞期待看到中国广告主的海外营销策略,从“短线”思维模式向目光更长远的思维模式转变。用更具文化敏感性的方式做营销,对从业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19年6月28日

中国段子手戏说中美贸易战

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中美贸易和科技战成为网友们调侃的话题,这种黑色幽默与官媒近来频频发布的民族主义言论形成鲜明对比。
2019年5月28日

社交媒体下的网红营销

窦文宇:企业与网红合作,看中的是他们的专业性、与粉丝的情感性链接及种草能力。只要企业能找到恰当的匹配,网红营销定可成为社交媒体营销中的利器。
2019年4月25日

特朗普召见Twitter首席执行官抱怨自己掉粉

Twitter首席执行官多尔西向特朗普表示,去年公司发起的一项整顿行动影响了所有Twitter用户,前总统奥巴马掉的粉更多。
2019年4月24日

FT社评:打击假新闻的法律或被滥用

像新加坡那样自上而下的反假新闻立法可能遭到滥用,应对假新闻的真正良策是教会民众甄别和拒绝假新闻。
2019年4月8日

中国央行报警 要求追查假新闻

一些社交媒体用户发布貌似新华社报道的截图,宣布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但中国央行很快辟谣,并请警方调查这则编造的报道。
2019年4月3日

新加坡立法打击假新闻

新加坡公布了一项影响深远的法案草案,依据该法案,恶意散播假信息者将被处以最高100万新元的罚款和最长10年的监禁。
2019年4月2日

FT社论:互联网监管应有全球标准

政府早该出台法规,让社交媒体公司对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承担更大责任,但缺乏全球标准可能造成互联网进一步割裂。
2019年4月2日

社交网络是出版商,不是邮递员

桑希尔:美国《通信内容端正法》的初衷是推动言论自由和创新,同时信任科技平台监督内容。但科技巨擘们显然未能履行义务。
2019年3月28日

如何应对“平台资本主义”?

翁一:当社交媒体平台达到垄断规模时,如果平台自身的商业利益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时,应该如何权衡与取舍?
2019年3月12日
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