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当投资人“遇上”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科技公司成功基石在于技术研发能力,而后期商业的成功则取决于其能否最大限度地发挥技术价值,应用到产品上并迎合消费者需求。
1天前

“杭州保姆纵火案”中的制度与心理空白

周健:处理一个社会事件要在道德上站得住脚,不仅要看钱,更要看能否促进公共安全和社会幸福,在这方面产生价值。
2天前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目前处于库存周期哪个阶段?

王静文:库存周期反应更为灵敏,中国显然正在经历一轮新的周期;不过这一周期正在接近高点,政策还需对经济放缓做出适当对冲。
2天前

共享单车“出海”谨防触礁

蔡凯龙:中国国内监管逐步缩紧,市场趋于饱和,国外市场则不易打开,内忧外患的共享单车,还能一路狂奔多久?
2天前

如何修理中国的金融体系?

普拉萨德:金融改革必须确保更多的信贷流向服务业以及中小企业,并让增长模式摆脱对资本密集型重工业的依赖。
2天前

中国风险之辩:金融为表,实体为里

钟正生、张璐: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国企预算软约束,强监管的金融环境只会更多冲击民营企业,不管是实体还是金融的去杠杆终究都是无本之木。
2天前

逆周期调节致6月经济数据超预期

蔡浩:6月经济数据普遍超预期,固然有欧美经济强劲支撑外需因素,但更多是依靠财政政策发力和边际转好的楼市政策。
3天前

亚投行的国际性与中国的主导权

顾宾:中国是亚投行的倡议者,也是主导者,其对重大决策事项具有事实上的一票否决权,但仅凭这些能说明亚投行是“中国的银行”吗?
3天前

中国金融业发展不足而非发展过度

冯明:金融创新过程中滋生了不少问题,但金融永远是跟不确定性和风险相伴而生的,真正应该担心的是金融业缺乏对风险定价的能力。
3天前

贾跃亭的中国软环境

苏小玲:贾跃亭的际遇,不能完全归咎于他个人的失策或失德。放眼中国,很难见到超越权力、精于事业、心无旁骛以成就社稷的企业家和知识分子。
4天前

“王者荣耀”的“病因”与“解药”

岳源:沉迷网络游戏是中国社会现实的副产物,不论是游戏分级、防沉迷系统还是家庭教育,均非根本的解决方法。
4天前

短线观点:经济增长赋予中国央行底气

不久前在人民币中间价计算公式中引入逆周期调节因子的中国央行,上周提到拓宽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对此最好的解释是眼下不需要收紧控制。
4天前

从万科董事会看超额委派董事现象

郑志刚:无论金字塔控股结构还是超额委派董事都意味着承担责任与享有权利的不对称,形成一种经济学意义上的“负外部性”。
4天前

低调的A股遇上高规格的金融工作会议

黄凡:从金融会议的精神来看,货币继续宽松不能指望了、新股发行常态化预期是要继续、对不规范的监管与打击是会不断强化。
4天前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流动性紧缩和杠杆再平衡

邵宇:中国可能即将来到金融周期的高峰时段,比照美国次贷危机前后的特征来看的话,2018年前后很可能会滑落。
2017年7月14日

彩虹经济的“供给侧”改革

陆海娜、Longarino:除了LGBT群体的消费经济外,“彩虹经济”有更丰富的内涵,反歧视的工作环境有助于经济增长。
2017年7月14日

石油行业将快速没落是错觉

胡森林:油价下跌让全行业苦不堪言,但由此认定石油业衰落并不妥当。相反,低油价刺激了石油消费增长,使石油具备更强的竞争优势。
2017年7月13日

网游防沉迷应寻求治本之道

刘晓春:由家长采取限制性措施很容易适得其反,也不能指望运营商通过技术一劳永逸地堵住孩子玩游戏的路径。
2017年7月13日

中国风险之辩: 利率汇率的近忧远虑

赵洪岩:名义利率四月来快速上升,实际利率年初来显著上升。经济趋弱而汇率利率走强,使市场对中国经济产生忧虑。
2017年7月12日

通道业务应不应该禁止?

何文忠:通道业务是由于分业经营体制下,监管标准不统一带来的禀赋交换,若将来监管标准统一,也就失去存在基础。
2017年7月12日

“花呗”服务协议惹风波,信息收集是否越界?

许可:个人信息权利和企业数据权利彼此联结又相互冲突。问题关键是如何在具体的场景下,妥善划定各自边界和责任。
2017年7月12日

合并发审委:治标不治本

苏培科:本次新发布的《发审委办法》相当于强化了内审机制,但外部约束机制、对发审委员的责任追溯机制依然缺失。
2017年7月12日

中国能否实现金融监管改革破局?

刘胜军:中国将迎来被几度延期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但从目前形势看,改革能否实现真正“破局”并不乐观。
2017年7月11日

科技股后市仍可期

陈敏兰:科技企业已发展到跨行业发力阶段,在稳固的产品周期以及企业IT支出增长的推动下,其基本面持续走强。
2017年7月11日

罗恒忠:16年乡村校长与他的“善良教育”

云南临沧大寨镇箐门口完小校长罗恒忠的教育梦想是结合实际,做有价值的教育,他的教育理念中一直贯穿着善良与幸福两个理念。
2017年7月10日

去中国创业!

沙梅恩:在中国成功创业的海外创业者,为有志创业的年轻人指出一条相对不太正统、但并非无人走过的道路。
2017年7月10日

中国风险之辩:反思金融自由化

施东辉:金融自由化带来畸形繁荣,甚至金融危机。中国应该如何面对金融业过度繁荣、资产泡沫隐现等问题?
2017年6月29日

中国风险之辩:如何化解金融风险

张明:近年一系列金融异象,根源是金融改革与实体改革的节奏不匹配;当前已经到了中国推进实体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时间窗口。
2017年6月28日

中国风险之辩: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胡伟俊:金融风险源于微观主体的市场化不足,背后是中国经济未完成的转轨过程。资源错配是中国债务和房地产问题的症结,也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
2017年6月27日

中国应积极填补美国的领袖空缺

黎蜗藤:美国退出后中国继续支持巴黎协定展示领袖风范。在接收难民和参加世界军事治理方面中国也应有所作为。
2017年6月14日

中国经济之辩:新周期到来了吗?

何帆、朱鹤:如果中国政府希望维持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要么采取传统的“强刺激”,要么及早推出“强改革”。
2017年6月12日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