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目前处于库存周期哪个阶段?

王静文:库存周期反应更为灵敏,中国显然正在经历一轮新的周期;不过这一周期正在接近高点,政策还需对经济放缓做出适当对冲。
1天前

如何修理中国的金融体系?

普拉萨德:金融改革必须确保更多的信贷流向服务业以及中小企业,并让增长模式摆脱对资本密集型重工业的依赖。
1天前

中国风险之辩:金融为表,实体为里

钟正生、张璐: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国企预算软约束,强监管的金融环境只会更多冲击民营企业,不管是实体还是金融的去杠杆终究都是无本之木。
1天前

逆周期调节致6月经济数据超预期

蔡浩:6月经济数据普遍超预期,固然有欧美经济强劲支撑外需因素,但更多是依靠财政政策发力和边际转好的楼市政策。
2天前

不能忽视美国通胀偏低

戴维斯:美国通胀连续第4个月出人意料地偏低。就连最初对此不予理会的美联储,也不敢再忽视这个问题了。
2天前

亚投行的国际性与中国的主导权

顾宾:中国是亚投行的倡议者,也是主导者,其对重大决策事项具有事实上的一票否决权,但仅凭这些能说明亚投行是“中国的银行”吗?
2天前

短线观点:经济增长赋予中国央行底气

不久前在人民币中间价计算公式中引入逆周期调节因子的中国央行,上周提到拓宽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对此最好的解释是眼下不需要收紧控制。
3天前

中国海洋战略的眼下与远方

中外对话高级研究员张春:中国的第二个海洋经济发展五年规划显示,海洋的危机和机会从未像现在这样受到重视。
3天前

低调的A股遇上高规格的金融工作会议

黄凡:从金融会议的精神来看,货币继续宽松不能指望了、新股发行常态化预期是要继续、对不规范的监管与打击是会不断强化。
3天前

金融工作会议突破和保留了什么?

沈建光:即便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其职能范围与人士安排等都是悬念;会议聚焦防范金融风险,但并未更多提到金融与财政的关系。
3天前

中国金融改革的历史三峡

徐瑾:金融改革要点不仅在于金融体系,更在于国企与财政,要解决资产质量恶化,不仅需要对国企进行市场化改革,也需要扬弃投资拉动增长模式。
4天前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流动性紧缩和杠杆再平衡

邵宇:中国可能即将来到金融周期的高峰时段,比照美国次贷危机前后的特征来看的话,2018年前后很可能会滑落。
2017年7月14日

彩虹经济的“供给侧”改革

陆海娜、Longarino:除了LGBT群体的消费经济外,“彩虹经济”有更丰富的内涵,反歧视的工作环境有助于经济增长。
2017年7月14日

中国风险之辩: 利率汇率的近忧远虑

赵洪岩:名义利率四月来快速上升,实际利率年初来显著上升。经济趋弱而汇率利率走强,使市场对中国经济产生忧虑。
2017年7月12日

加州遇见四川:中美地方气候合作升温?

冯灏:随着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中国七省建立了合作关系,中美地方政府之间的气候合作是否将迎来一个高潮?
2017年7月11日

特朗普G20峰会表现令人担忧

萨默斯:特朗普在峰会期间的言行令美国盟友不安,并证实了一些人的担忧,他们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是美国安全的最大威胁。
2017年7月11日

中国能否实现金融监管改革破局?

刘胜军:中国将迎来被几度延期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但从目前形势看,改革能否实现真正“破局”并不乐观。
2017年7月11日

如何改进中国的经济学教育?

邹至庄:一个国家要推进经济学的教育与研究,最重要的方法是增加一流经济学家的数量。同时,中国需要一流的经济学教师。
2017年7月10日

中国企业对美投资的政治考量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在美投资的政策仍不明朗,考虑在美收购的中国企业应当密切关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和电信小组的政策变化。
2017年7月7日

全球经济复苏仍然面临多重风险

沃尔夫:世界经济复苏所面对的最大风险并非货币政策收紧过快,也不是总需求再度疲软,而是全球合作的崩溃。
2017年7月7日

中国出境游持续高热,入境游亟待提升

全球化智库与携程旅行网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与中国游客出境游的持续高热相比,中国入境旅游的发展并不理想。
2017年7月7日

中国才是亚洲金融危机的胜利者

中国曾是亚洲金融风暴最勤奋的学生,此后中国严格按照自己的条件接纳国际资本,让“索罗斯们”无能为力。
2017年7月5日

G20前瞻:气候这张牌,默克尔该怎么打?

G20研究小组创始人科顿认为,德国总理不应纠结《巴黎协定》,而要在具体项目合作层面把特朗普拉回气候行动。
2017年7月4日

中国三四线城市房价上涨之谜

由于纯投资性客户占比较低,三四线城市房价短期尚有支撑,但受购买力约束和一二线城市房价滞涨影响,涨幅将逐渐收窄。
2017年7月4日

从“智能”到“智能金融”

张震:金融科技增加了大众获得金融服务的可能性,但是从业者要做到“普”并不难,关键是如何真正做到“惠”。
2017年6月30日

香港回归20年的不变与变

梁海明:香港过于满足其中介人的角色,实质是在作茧自缚,摆脱不了长期扮演被动的、被规划角色的命运。
2017年6月30日

中国风险之辩:反思金融自由化

施东辉:金融自由化带来畸形繁荣,甚至金融危机。中国应该如何面对金融业过度繁荣、资产泡沫隐现等问题?
2017年6月29日

中国风险之辩:如何化解金融风险

张明:近年一系列金融异象,根源是金融改革与实体改革的节奏不匹配;当前已经到了中国推进实体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时间窗口。
2017年6月28日

中国风险之辩: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胡伟俊:金融风险源于微观主体的市场化不足,背后是中国经济未完成的转轨过程。资源错配是中国债务和房地产问题的症结,也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
2017年6月27日

中国经济之辩:新周期到来了吗?

何帆、朱鹤:如果中国政府希望维持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要么采取传统的“强刺激”,要么及早推出“强改革”。
2017年6月12日

与FT共进下午茶: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

鸠山谈及东亚共同体、冲绳美军基地、日本右倾、领土争端等等问题;他表示,在一个右倾的社会,所谓政治正确就是政治错误。
2017年5月19日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