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第二季度增长6.9%

中国经济有望实现自2010年以来的首次全年增长加速。持续火爆的房地产市场是中国经济仍能以较高速度增长的一个主要原因。
2017年7月17日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流动性紧缩和杠杆再平衡

邵宇:中国可能即将来到金融周期的高峰时段,比照美国次贷危机前后的特征来看的话,2018年前后很可能会滑落。
2017年7月14日

中国央行向银行体系注入3600亿元人民币

中国央行通过中期借贷便利向银行体系注入3600亿元人民币。这是政策制定者放缓激烈的去杠杆努力的最新迹象。
2017年7月14日

我为何会预测对人民币走势?

去年底市场传言人民币将大幅贬值,但过去一个月里,人民币唯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它没有在关于中国的讨论中被提起。
2017年7月14日

高收益债券市场中资不再活跃

市场人士担心,未来数月将更难获得来自中国的资金,原因在于:发达国家放弃零利率;中国的资本管制日趋严格。
2017年7月13日

中投向境外分散投资

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以创纪录规模对外投资之际,对华长期投资者、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警告,中国可能出现信贷紧缩。
2017年7月12日

中国掀起新一轮国企合并潮

由政府主导的合并依然是中国国企改革的重点,新一轮大规模整合主要发生在煤炭和电力、重型机械和钢铁行业。
2017年7月12日

中国风险之辩: 利率汇率的近忧远虑

赵洪岩:名义利率四月来快速上升,实际利率年初来显著上升。经济趋弱而汇率利率走强,使市场对中国经济产生忧虑。
2017年7月12日

中国试图用创意产业擦亮锈带

昔日的厂区被清理成“绿色园区”,利用低廉租金、新潮休闲、文化设施和工业别致设计来吸引高科技和创意产业公司。
2017年7月12日

中国能否实现金融监管改革破局?

刘胜军:中国将迎来被几度延期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但从目前形势看,改革能否实现真正“破局”并不乐观。
2017年7月11日

深圳创业孵化器虚火太大?

中国政府提出的构建科技实力的目标以及随之而来的政府和风投资金促使大批创业孵化器成立,很多并不成功。
2017年7月11日

嘉兴牛仔布工厂的贸易启示

特朗普政府希望借助对钢铁和铝制品进口的调查展开保护主义举措,但中美两国纺织品行业的故事提供了启示。
2017年7月11日

如何改进中国的经济学教育?

邹至庄:一个国家要推进经济学的教育与研究,最重要的方法是增加一流经济学家的数量。同时,中国需要一流的经济学教师。
2017年7月10日

担保圈风险与大数据之道

刘新海:被称为“信贷之癌”的担保圈风险缘何频发?又为何容易发生在实体经济发达、民营经济活跃的地区?
2017年7月7日

中国“社会信用”评分计划出现问题

由于担心利益冲突,中国政府缩减了授权科技企业主要根据消费者的在线活动对其进行“社会信用”评分的计划。
2017年7月5日

中国才是亚洲金融危机的胜利者

中国曾是亚洲金融风暴最勤奋的学生,此后中国严格按照自己的条件接纳国际资本,让“索罗斯们”无能为力。
2017年7月5日

一座希望与质疑并存的中国新城

雄安新区规划吸收了以往经济特区的经验。但批评者指出,在深圳和浦东背后,全国有很多不了了之的经济特区。
2017年7月5日

中国三四线城市房价上涨之谜

由于纯投资性客户占比较低,三四线城市房价短期尚有支撑,但受购买力约束和一二线城市房价滞涨影响,涨幅将逐渐收窄。
2017年7月4日

中国式次级债:“这次完全不一样”?

黄凡:借给了缺乏还款能力的买房人按揭贷款是典型的“次级债”,而且国内证券化程度并不高,一旦房价掉头向下,坏账需要银行自己消化。
2017年7月4日

香港回归20年的不变与变

梁海明:香港过于满足其中介人的角色,实质是在作茧自缚,摆脱不了长期扮演被动的、被规划角色的命运。
2017年6月30日

高瓴资本为何逆势收购百丽?

押注一家陷入困境的老牌鞋类零售商,意味着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面临双重挑战:重塑百丽和自己掌管的投资公司。
2017年6月30日

中国风险之辩:反思金融自由化

施东辉:金融自由化带来畸形繁荣,甚至金融危机。中国应该如何面对金融业过度繁荣、资产泡沫隐现等问题?
2017年6月29日

谁将接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关注中国人民银行的人士认为,下述几人是接班周小川的潜在人选。无论是谁最终当选,都将扮演重要角色。
2017年6月29日

中国风险之辩:如何化解金融风险

张明:近年一系列金融异象,根源是金融改革与实体改革的节奏不匹配;当前已经到了中国推进实体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时间窗口。
2017年6月28日

中国影子银行风险不容低估

对理财产品的热情基于两条“公理”:中国经济增长将永远持续;政府会为所有投资担保,但这都不可能是真的。
2017年6月28日

中国风险之辩: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胡伟俊:金融风险源于微观主体的市场化不足,背后是中国经济未完成的转轨过程。资源错配是中国债务和房地产问题的症结,也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
2017年6月27日

李克强:中国未采取“大水漫灌”式刺激

中国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致辞称,中国有能力维持强劲的经济增长,一些领域的风险发现了也会及时处置。
2017年6月27日

如何分析中国经济转型?

邹至庄:十多年来笔者在报纸上写文章介绍和分析中国和世界经济发展趋向;中国经济转型背后的动力是什么?历史因素是什么?
2017年6月22日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本轮复苏动力何在?

沈建光:关于中国经济新周期讨论一个基本问题便是,本轮经济向好的动力究竟何在?是消费、投资抑或是净出口?
2017年6月21日

“债券通”有何意义?

巴晴:成熟债券市场对人民币承担国际货币职能起到支撑作用。债券通为之提供国际制度和平台,减低交易成本和信息壁垒。
2017年6月21日

中国利率是否太高?

刘利刚:央行会采取更积极态度防止货币市场利率进一步上涨;资本管制加强和稳定的人民币汇率,加强了货币政策独立性。
2017年6月20日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